黑帽SEO黑帽SEO黑帽SEO

梦里玫瑰(长篇连载12)新冠肺炎疫情期间,哪些医院门诊停诊了?患病需要就医怎么办?

不是前言

2 月 8 日,西安市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领导小组办公室 8 日发布通告称,西安市域内各类门诊部、诊所(含中医、中西医结合)即日起全面停诊。

此外,西安市域内的口腔科、耳鼻喉科、眼科、整形(美容)科、健康体检等专科医疗机构与综合医院相关专科,除急症诊疗和必需的择期诊疗项目外,暂停诊疗活动,并按照相关防护要求严格落实医院感染防控措施。(中国***网)

开封发布 2 号通告:各类诊所、门诊部全面停诊

为有效减少人员聚集、遏制疫情在开封市医疗机构发生和扩散,全力维护全市人民身体健康和生命安全,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传染病防治法》《中华人民共和国突发事件应对法》等法律法规,以及河南省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一级响应的有关要求,现就加强开封市医疗机构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有关事项通告如下:

一、开封市域各类诊所(含中医、中西医结合)、门诊部即日起全面停诊。

二、未设发热门诊的各级各类医疗机构(包括基层医疗卫生机构)一律不得接诊发热病人。(新浪***)

苏州各类门诊部、诊所 2 月 9 日起继续停诊

2 月 8 日,苏州市卫生健康委员会发布《关于进一步加强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期间全市医疗卫生服务工作的通告》。医疗机构应当做到:

一、根据《关于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防控期间有关医疗服务的通告》,各类门诊部、诊所(含中医、中西医结合)自 2 月 9 日起继续停诊。

二、口腔科、眼科、耳鼻喉科、整形(美容)科、健康体检等医疗机构与综合医院内相关专科非必需诊疗项目全部暂停,只保留必要的急症服务。

三、医疗机构暂停择期等非急需的手术、检查,尽量减少非必须的住院。(现代快报)

贵阳发布通告:全市独立门诊部、个体诊所全部停诊

为有效切断新型冠状病毒肺炎传播路径,遏制病毒扩散,按照国家卫健委将新型冠状病毒纳入「乙类传染病甲类管理」及贵州省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一级响应要求,决定自即日起,严格管控近期医疗卫生机构(含体检中心)接诊行为。现将有关事项通告如下:

一、除省管 10 家、市管 18 家发热门诊外,其他医疗机构一律暂停发热病人的接诊行为。

二、全市独立门诊部、个体诊所全部停诊。

三、全市口腔专科医院和贵阳辖区综合医院口腔科门诊一律停诊(急诊除外)。

四、暂停全市体检中心体检项目。(澎湃***)

大连所有门诊部和诊所全部停诊

2 月 7 日,大连下发通知:全市门诊部、诊所(含中医、中西医结合)类医疗机构即日起全面停诊。全市的口腔科、眼科、耳鼻喉科、整形(美容)科、健康体检科、中医针灸科、中医推拿科等专科医院,以及综合医院内相关专科择期诊疗项目全部暂停,只保留必要的急症诊疗,并按照相关防护要求严格落实医院感染防控措施。(大连发布)

江西口腔专科门诊部及诊所全面停诊

2 月 3 日,省卫生健康委下发《关于做好春节返程期间重点场所卫生监督工作的通知》,要求各级卫生监督机构加强各类车站、码头、机场候车(船、机)室、商场、超市、集中供水单位以及各类学校、口腔专科门诊、个体诊所、村卫生室、社区卫生服务站的卫生监督和督促指导,阻断此类场所的疫情传播渠道,尽力降低疫情扩散风险,加强消杀及对发热病人及时救治或按规定做好转诊服务,督促全省口腔专科门诊部及诊所全面停诊。(江西日报)

济南市口腔医院常规门诊暂时停诊

根据济南市卫健委关于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期间规范口腔诊疗工作的通知要求,保护您和家人的身体健康和生命安全,济南市口腔医院特别提示您:常规门诊暂时停诊:自 2020 年 2 月 4 日起,我院暂停口腔修复科、口腔正畸科、口腔种植诊疗中心、特诊科、口腔医疗美容中心等科室常规治疗服务。仅保留必要的急性牙痛、牙外伤、口腔颌面外伤和感染等口腔急症诊疗服务。儿童口腔急诊暂调至 A 座九楼就诊。(爱济南***客户端)

四川宜宾决定临时停诊门诊部、诊所等医疗机构

2 月 3 日,宜宾市卫生健康委员会正式发布「关于临时停止部分诊疗工作的公告」,决定临时停诊门诊部、诊所等医疗机构。(新浪***)

南京各类门诊部、诊所(含中医、中西医结合)全面停诊

2 月 4 日南京市发布《关于加强医疗机构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工作的通告(第7号)》,原文如下:为全力维护南京地区公众身体健康和生命安全,坚决有效遏制疫情在南京地区医疗机构发生和扩散,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传染病防治法》《中华人民共和国突发事件应对法》,国务院《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条例》等有关法律法规的规定,以及江苏省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一级响应的有关要求,现就南京地区加强医疗机构内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有关事项通告如下:

一、南京地区的各类门诊部、诊所(含中医、中西医结合)即日起全面停诊。

二、南京地区的口腔科、眼科、耳鼻喉科、整形(美容)科等专科医院与综合医院内相关专科择期诊疗项目全部暂停,只保留必要的急症诊疗,并按照相关防护要求严格落实医院感染防控措施。(网易***)

杭州疫情防控期间暂停全市民营门诊部及民营诊所

2 月 3 日从杭州市政府***办举办的发布会上获悉,为有力有效有序做好杭州市医疗机构疫情防控期间的疾病诊疗工作,减少人员聚集和院内交叉感染机会,杭州市卫生健康委员会制定了相关措施,包括疫情防控期间,将暂停全市民营医疗机构中的民营门诊部和民营诊所的诊疗活动。


  关于青春的青涩记忆,应该是每个人一生中很难抹去的绯红。尤其是对曾经上过中专或大学的学生来说,这绯红可能更要着色一些。那时,年轻的我们,或许因为轻狂,犯下一生为之后悔的错误;或许因为拘谨,错过了一世情缘;或许因为中庸与谦和,给了伊人一些难以托付的理由和借口……
梦里玫瑰(长篇连载12)新冠肺炎疫情期间,哪些医院门诊停诊了?患病需要就医怎么办?(图1)
梦里玫瑰(长篇连载12)新冠肺炎疫情期间,哪些医院门诊停诊了?患病需要就医怎么办?(图2)
  中北医科学院检验系九七级学生会副 叶宏受到了邻班同学薛凤杰的仰慕与喜欢,两人建立了师徒关系。出身穷苦家庭的叶宏感觉到了凤杰给他的温馨,但自卑的他尽量克制着自己的情感。学习之余,当同学们谈情说爱的时候,叶宏参加了更多的社团活动,让自己变得更加出色。因为客套,叶宏喜欢上了九八高护的师妹周英,并不得不处起了朋友。可好景不长,两人因为误会决然分手。叶宏神伤之余,在实习医院里,碰到了他的梦中情人——赵晓婷,虽然她已是一位四岁女孩的母亲,但叶宏还是疯狂地爱上了她……薛凤杰对叶宏最初的花开,选择了不离不弃,当她真正体会到叶宏对赵晓婷的情意时,最后还是选择了离开……
  曾经拒绝爱情的叶宏,当爱情悄然走进的时候,却又醉心于她的浪漫与瑰丽,如庐山的云雾,在他记忆的天空中徜徉——就在这风花雪月中,叶宏看似麻痹着自己,欺骗着明天,但他没有忘记责任与使命,没有忘记父母汗流浃背的挣扎,没有忘记兄弟姐妹那期盼的眼神……
  花开花落,往事如风。叶宏生命的痕迹划出了优美的弧线,走过的路永远地印在了心底,幸福也罢,痛苦也罢,其实真的很美,因为岁月不会重新来过。
梦里玫瑰(长篇连载12)新冠肺炎疫情期间,哪些医院门诊停诊了?患病需要就医怎么办?(图3)  这是一段人生的歌,听过之后,或许让您往事如梦;这是一段人生戏,或许让您雾里看花;这是一杯人生酒,品过之后,或许让您醉里挑灯看剑……
  
  
  算是前言
  玫瑰,共三束,一束红的、一束黄的、一束紫的,散放在书桌上。红的,那样的火;黄的,那样的亮;紫的,那样的艳。
  叶宏手里拿着摺了的信纸,脸朝墙的方向,半蜷着腿躺在床上,在梦中疯狂着……
  酒,确实是好东西:让你能够忘掉一切烦恼,让你心血沸腾,领悟生活的真谛;也能让你大醉,明白“秋心不是愁”的豁达。
  醉酒之后的叶宏呓语着,翻了身,脸转向了外侧,他的嘴角,泛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
  思想如火,燃烧着一切——
  叶宏正诠释着、释放着激情。周英丰满的身段曲线毕露,白皙的肌肤如羊脂般柔嫩。她的酥胸伴着叶宏轻轻地、缓缓地唇吻而不断起伏着,两粒黑中透红的“樱桃”引诱着叶宏的情绪。他更加用力地缠紧周英的纤细腰身,一只手沿其平滑的小腹向密林深处游移着……
  起风了,吹散了的玫瑰花香,飘入了叶宏的鼻子里。
  叶宏打了几个喷嚏,忽然间坐了起来,手里的信纸掉在了地上。他睡眼惺忪的扫了一下四周,那三束玫瑰和掉在地上的信纸一起扣动了他的心弦!一个曾经再熟悉不过的影子闪进了他的脑海里。
  在昨天晚上,叶宏和赵晓婷两人去火车站送薛凤杰的时候,玫瑰与信被送到了叶宏的寝室。今天还要去车站送寝室里的其他弟兄们,叶宏看着玫瑰花,琢磨着信里的话,摇了摇头,无奈地笑了。
  叶宏是非常爱笑的,无论在何种时候,即使天塌的时候,他也能笑出来。叶宏的心中禀承着这样一句话:与其愁眉苦脸地活着,不如微笑着走进天堂!
  
  今天是一个特殊的日子。周英,已经早早地起来了,她不知叶宏是否忘了。她忧虑,预订的玫瑰是否已经送到了他的手里。
  她已经给叶宏打了五六次传呼,可是没有人回话,所以她今天的心情与运气并不好!尽管她今天穿的很性感——浅黄色的露背装,一条很短的马裤。
  她和叶宏已经分手八个月了,但她还清清楚楚地记得在与叶宏分手后的每一天里,数着阿拉伯数字,虽然男朋友郭平每日都打来电话问候自己,但一想到叶宏的决然离去,她心里还是有种隐隐的疼。所以,一天一天增加的数字,让她的心情变得愈来愈坏:课堂上老师讲的,让她总是想起一些别的东西;校园里成双成对的同学,更引起她莫名的愤恨;系学生会的工作,也让她心烦意乱……
  今天,是九七级学生在校的最后一天。她不能确定叶宏是否要在今天离开。
  昨晚,她梦见了叶宏——他的身体更壮了,她好羡慕,纤纤玉手摸着他那被太阳晒得黑亮的皮肤,同时,那对可爱的“玉兔”蜻蜓点水式的摩挲着他宽厚的胸膛。
  然后,在那片山林中,和叶宏疯狂,一起享受爱的激情……
  
  一切过去了,记忆如风。
  周英还在等叶宏的电话,游移的眼神透露出些许的心烦意乱。
  她的眼睛停在了抛在桌子上的那本名著《gone with the wind》上。她已经看了多遍,不由得想起了书中的结尾:郝思嘉告诉白瑞德,她真的爱他,可是白瑞德已不再相信她,而是选择了离开郝思嘉。被遗弃的郝思嘉站在浓雾迷漫的院中,想起父亲曾经对她说过的一句话:“世界上唯有土地与明天同在。”她决定守在她的土地上重新创造新的生活,她期盼着美好的明天的到来。或许是有了这样的思想,她有些怨恨叶宏的心开始趋于平静——她开始畅想自己的明天,与男朋友郭平两人的美好未来!
  
  
  第一章 勇敢一点
  江北市是中国东北部的一个边陲城市,虽然不大,却素有“北国春城”之美誉,是祖国太阳升起最早的地方,而且还最早被开发的煤矿之一。
  中北医科学院就座落在江北市西南的龙江区。1933年,江北市沦为日本帝国主义的殖民地后,日本宪兵队的司令部曾在龙江区驻扎,所以,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国家煤炭部在江北市成立煤炭系统中北医科学校的时候,也选择了龙江区,目的是利用日本人留下来的房子节省投资。
  在中北医科学院的四周布满了大大小小的商店超市、酒店和快餐店等。“祥和小吃”,就是这其中之一。它距离中北医科学院较近,出学院北门往西走150米到十字路口,然后向北走50米路南就是。
  叶宏和凤杰是在下午三点多的时候,一起走进这家小餐厅的。
  叶宏故作大方地拣了个座位坐下,打量着四周,这家小餐厅里有四个包间和一个大厅。来这儿吃饭的,多是女学生,也有不少男生陪同的。
  叶宏的心,怦怦直跳,幸好没有他认识的学生。耳朵里充满了凤杰与女生的答话声,他脑子里却后悔不该跟着凤杰到这种地方来。直到凤杰在他耳旁问:“喂,师傅,你想吃点啥?”他才回过神来,看了看菜谱上的菜名和后面的价格,寻思了一会,把菜谱又递给她说:“随便吧。”
  “这里可没有‘随便’,别不好意思,点你喜欢的!”凤杰以为叶宏嫌价格贵,不好意思说,打消他的顾虑说。
  “还是你看着点吧,我没来过这儿,不知这儿的口味如何。”叶宏并不是第一次下馆子,但单独与一个女孩子一起下馆子,还是第一次!虽然他不用来回活动,但他的额头已经开始涌出了汗珠子。
  凤杰叫了土豆炖排骨、红焖肉和两个小碗的米饭,看了看叶宏,又让服务员换成了一个大碗和一个小碗。
  在等饭菜的空隙里,凤杰坐到了叶宏的对面,看着不太自然的他,问:“师傅,你怎么啦?脸怎么这样红啊?”
  “没咋样啊,我的脸很红吗?”叶宏习惯性用手摸托了一下鼻子,顺手托了一下眼镜。
  “我明白了。”凤杰看着叶宏的脸,笑了。
  “明白啥啦?”
  “第一次和女孩子在一起吃饭吧!”凤杰说这话的时候,盯着叶宏说,“师傅,我猜得没错吧?”
  叶宏不知道该如何回答,选择了沉默。
  “为什么这样紧张?我又吃不了你。”
  “你怎知我紧张?只不过我是不好意思。”
  “那有啥?不就是一顿吗?”
  叶宏还要再说什么,这时服务员端上来了米饭和菜。
  空中开始弥漫起土豆炖排骨的油香,诱得叶宏直想流口水。肚子已经饿得咕咕叫的叶宏拿起筷子时,忽然想到应该绅士一下,于是做了一个请的动作,将筷子放到了碗上,呷了一口茶水。
  “师傅,麻烦你别再逗我啦,” 凤杰看看叶宏忽然间做出的样子,灿然一笑:“对了,师傅,你喝什么酒?”
  忙碌了半天多的时间,叶宏确实有些累了,真想喝瓶啤酒来解解乏,但考虑到毕竟是第一次同女孩子在一起吃饭,而且对方又是自己的徒弟,于是说:“我不喝酒。咱们吃饭吧。”
  “师傅,请你帮忙写了多半天的字,到现在才吃饭,却不请酒,若付出去,这不叫同学嗑碜我啊。”
  “这有啥,你不说,我不说,谁会知道?”
  “那我不客气啦。”凤杰说完,夹了一块大排骨,放到了叶宏的碟子里。
  叶宏没料想她会给自己夹排骨,刹那间,脸红了。他想,这回可惨了,自己是很讨厌吃猪肉的,这可怎么办?直说吧,又怕驳了她的面子,不说吧,还真赶鸭子上架。
  叶宏与凤杰客气了一番,用筷子费劲地夹着这块排骨,硬着头皮去啃,可它又硬又滑的,叶宏没有吃过排骨,用嘴咬住了一点,手里一松,排骨滑到了桌子上。叶宏感觉到周围有几双眼睛看向了自己这边,脸更热了,额头上的汗开始溢出。
  凤杰看着叶宏的窘样,忍不住笑了,说:“师傅,看来你是真的没有吃过排骨。那你就吃这红焖肉吧。”
  叶宏被凤杰说得更不好意思了,低下头,一个劲地往口里拨着米饭。
  “师傅,你吃菜呀!”凤杰一边说,一边往叶宏碗里夹着红焖肉。
  叶宏只好硬着头皮用碗去接,急得有点结巴:“这……这肉,我真……我真不吃,我从小就不吃猪肉的!你别再往我碗里拨了,还是我自己来吧。这土豆块很香的,别再让我啦。”
  “你看,你这么瘦,又爱熬夜,应该多吃些肉;看我,啥都吃,这多好!”说完,还有意地在叶宏面前转了转其修长的身材。
  叶宏一手端着碗,一手拿着筷子,尽量阻止着,说:“好了,好了,够了,够了,我真的吃不了,真吃不了。”
  “师傅,你以前真的没同女孩子出来吃过饭吗?”
  叶宏也不抬头,“嗯”了一声,问:“不相信?”
  “我不信,”凤杰喝了口水,说:“你既能写又能画,会没有女孩喜欢你?骗谁呀?”
  “真的,谁会喜欢我这样的穷小子?”叶宏已经不是太紧张了。
  “这有啥呀?我觉得你是‘人穷志不短’的那种。”
  “笑话,现在的女孩可都现实着呢!”
  “现实是现实,可也要看怎样个现实吧?我倒觉得你是个优势股!”
  “优势股?”叶宏差点喷出饭来,“看不出,徒弟你对股票也有爱好啊!”
  “那是,我爸在家经常炒股的。”凤杰说这话的时候,显出很俏皮的样子。把吃完的碗筷拿到了一边,用眼睛正盯着叶宏。她打量着叶宏吃饭的样子,特别喜欢。
  叶宏的脸,很红,却好看,如八月的苹果,异常的美丽。
  在凤杰的注视下,叶宏感到周围的空气将要使其窒息,额头上的汗接连滚下来。他习惯性地把手伸进裤兜去摸他的手帕,却扯出了一张纸,他尴尬地放了回去。此时,凤杰把她的白手帕递到了他脸前。叶宏急忙推开她的纤手,但凤杰并没有收回的意思。
  叶宏拗不过她,刚想从她手里接手帕的时候,从里面包厢里出来一个男生,一把抓住了叶宏去手帕的手,说:“大白天的,想干啥呀?”
  叶宏被弄得一愣,抬头一看,原来是凤杰的同班同学马林。马林是江北市当地的,家里很有钱,在学院里是一个十足的公子哥儿。马林被酒烧的脸红红的,一手抓着叶红的手,一手拿着剔牙棒剔着牙,歪着头,看着叶宏。叶宏看了看他,知道他喝得不少,端起水杯,喝他的水。
  马林以为叶宏怕了自己,更加挑衅地说:“小子,我说美女见了我为什么不理我呢,原来是你小子插足呀!”
  这时从包厢里出来两个小伙,喷着酒气,大声叫喊着:“谁欠扁呀?打他。”说着就冲叶宏奔过来。
  凤杰见情形不好,冲着马林喊道:“马林,说啥呢?有几个臭钱,就了不起吗?”
  马林见讨了没趣,把手里的牙签连同手帕一起砸在了叶宏的脸上,舌头有些发硬地说:“姓,姓叶的,下次再让我看见你和她在一起,我打断你的腿。”
  马林走了,可是跟在他身后的一个较瘦的小伙,一把揪住叶宏的衣领,使劲地搡了叶宏一下。叶宏被他这一提,从座位上给拉了起来,被他再一送,自然地弄了趔趄,向后退去,不小心碰倒了一边的开水壶。水壶“砰”的一声,爆了。
  两小伙一看,坏事了,也不管叶宏烫没烫着,推拉着马林跑出了“祥和小吃”。
  凤杰被水壶爆列声吓了一跳,回过神来,马林等人已经不见了踪影。她急忙走到叶宏的跟前,问:“师傅,烫你哪儿了?”
  “没事,幸好暖壶是空的。”叶宏给她看了看。
  “吓死我啦,你怎么不还手啊?师傅。”
  “他喝多了,没必要跟这种人计较。”
  凤杰看了看桌上的饭菜,问:“师傅,还吃吗?”
  经历了这一阵子的折腾,叶宏的心反倒平静了,说:“为啥不吃呀,我还吃饱呢。”
  等叶宏把饭吃完,凤杰说:“哎,师傅,这顿饭你吃了三个点,都能申报基尼斯世界记录了。”
  叶宏抬头看了看天,也笑了:“都是你,我能不斯文一点吗?再说了,你一个劲儿的直盯着我看,我能不吃的慢一点,给你留个好印象呀!再说了,马林又来闹腾了一阵子。”说完,站起身,喊了一句:“服务员,买单。”
  “师傅,今天我请了,下次你再请我吧。”
  “下次请你,我哪敢呀,你没听马林说要打断我的腿吗?”
  “他敢?”
  天上淋起了小雨,淅淅沥沥的,给人一种缠绵的感觉。
  凤杰看见雨下得不紧不慢,犹豫了一下,还是打开了伞,罩在二人的头上。
  秋雨绵绵,暮色已临。
  街灯,秋雨,给这繁闹的城市,增添了一丝瑰丽。
  
  
  第二章 睡在我上铺的兄弟
  121宿舍是一间采光很好的房子,也是一间采撷风景很好的房子,更是一间离水房近的房子。
  房间里只有苏敏、凌子寒、林梦男和陈军四人,姚树乾打开水去了。
  “哎,老六,咱们老大今天交了桃花运啦!”苏敏娘娘腔着。
  “什么,老二?扯淡。大哥交桃花运?谁相信呀?要说我还差不多!”凌子寒说着靠近了苏敏,“咋回事,二哥?”
  “当然是好事啦,我看见咱们老大和薛凤杰去了祥和小吃。他看见我还故意低头,被我喊住,骚了一通,等他回来,有他好事做。”
  “真的吗,老二?老大可正经,他和薛凤杰能扯这种事?再说,谁不知道老大和薛凤杰是师徒关系呀!”林梦男怀疑地问。
  “不一定,老大最近够走运的。现在常有女生打电话找他,今儿下午我已替他接了三个,都是文学社那边打来的。其中一个声音还挺温柔的,好像与大哥关系不一般。”凌子寒说,“咱老大现在是社团活动的积极分子,与很多的女孩子打交道。俗话说‘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的’?所以说,老大走桃花运是正常的,不走桃花运,那才没门儿(东北方言,不可能)呢!”
  林梦男觉着有道理,从褥子下面拿出桂花烟点着,说:“要真是那样的话,谜个(山西方言,明天),找老大说两句,我也加入个协会,也走把桃花运!”
  “信不信由你们,等老大回来就知道了,别说是我说的。”苏敏说。
  “弟兄们,咱们大哥还挺邪乎呢,都唠到这啦,还不回来,”凌子寒说:“回来后,咱们罚老大去打洗脚水好吗?有福同享嘛!”
  “好,我举双手赞成!”林梦男响应着。
  陈军正在上铺看《生理学》课本,狠狠地插了一句:“不行,叫老大——叫老大把弟兄八个的臭袜子全——全洗了!”
  “滚,‘鸡巴’老三,真得(东北方言,骂人的话)!话都说不顺,大人说话,哪轮到你了。”凌子寒给他开玩笑。
  “我看老三的主意不错,别看‘鸡巴’整天要么听‘孟庭苇’要么趴在床上看《生理学》,说话还净整到点子上呢!”林梦男打断说:“大哥既然情场得意,咱们何不要他下一下苦力?下星期轮到我打水了,再罚他一周打开水岂不更妙!”
  “老——老七还是你得!对,让老——老大替咱俩打——打开水。”陈军说完,把耳机插进了耳朵里,听起了音乐。
  苏敏接过话说:“好,咱们就这么定啦。让老大打一星期的水。”
  “鸡巴老三,听啥呢?”凌子寒从自己的床上窜到苏敏的床上,双手抓住上铺的抚手,伸着头问陈军,“又是孟庭苇呀,真是没劲!鸡巴老三。”
  凌子寒好像很无聊,看了看正在喷烟吐雾的林梦男,问:“村长、毛毛和老八都干什么去了?刚才,老二也在的,怎么也不见了?到了周末就是无聊呀!”
  林梦男吐了个烟圈,瞅了瞅老六——凌子寒,问:“怎么了啦,六哥,心情好像不爽?你怎么没陪阮红啊?”
  凌子寒挪步站到了村长的床上,抓住林梦男上铺的抚手,接过烟,说:“她算个鸟!”说完,点着烟,屋里桂花的香气更浓了。
  “怎么啦?被甩了吧。”
  “你才被甩了呢。”
  “那你郁闷啥?甩了就甩了呗,三条腿的蛤蟆难找,两条腿的人到处是。”林梦男吐了口烟圈,说:“犯得着为在一棵树上吊死嘛。”
  “小嘎豆子(东北方言,小孩子),你懂啥?”凌子寒狠狠地吸了一口烟,说:“她不让在大姨那儿包饭了。为此,我俩大吵了一架。”
  “噢,你依她不就得了?”
  “真得,要依她,还用吵架啊?”
  “也是。”
  “老七,你是够得的,老六是舍不得这些弟兄们呀!”从外面端水进来的苏敏听了凌子寒的话,劈头顶了林梦男一句。
  “老二就是老二,哪像你老七,非要人家点破。”
  “啥意思?二哥。”
  “咱们当初包饭就是老六的主意,现在他能因为个人的事,不管弟兄们的情谊呀?”
  “原来是这回事啊,六哥,是爷们,兄弟佩服。”林梦男高兴地弹了弹烟灰。
  “哐当哗啦”一声响,凌子寒从村长的床上滑到了地上,刚好把苏敏打来的水踩洒了。
  “老七,你真得,弹烟灰也不看着点呀!”
  “对不起,六哥,实在不好意思啦。”林梦男磕头捣蒜(山西方言,央求人)地说。
  苏敏看着洒了一地的水,双手一叉腰,泼妇似地喊道:“老七,死老七,快下来,把水弄干净!”
  
  
  
  第三章 口是心非
  叶宏回到寝的时候,弟兄们还没有休息。
  “回来了,大哥?”凌子寒看见叶宏进来了,说:“大哥,一整天干啥去啦?午饭和晚饭都没有见你。”
  “噢,有事吗?”叶宏看了一眼他。
  “事情可——可大啦。”陈军说。
  “啥事啊?老二。”叶宏知道陈军一激动,说话就嗑巴,又看到苏敏笑眯眯地看着他,问道。
  “大哥,烛光晚宴,是不是很有一番滋味?”林梦男吸了口烟,问。
  叶宏从林梦男的话语里,听出了这里面的悬机,知道是苏敏已经在弟兄们中开了小会,他只好说:“不错呀,可惜就是没有吃饱!”
  “是不是秀——色可餐呀?”陈军说:“凤杰对——对你——不错嘛!”
  “对你个头,鸡巴老三,你懂啥?”
  “大哥,别不好意思嘛,我看你俩关系很暧昧嘛,”凌子寒走近叶宏手搭在他肩膀上,摆出一副女人样扭捏着说。
  叶宏打开他的手,笑着说:“老六,是不是阮红经常向你这样啊?”
  “凤杰没有这样对你嘛?大哥,这女人可要哄呀!”凌子寒对叶宏很关心。
  “老六,我可告诉你,我和她之间,根本就没什么。今天上午我给她们班写了几个黑体字,出了一期板报。她感谢我,所以请我吃了顿饭。”
  “没别的啦?那你看见我躲闪啥?”苏敏问。
  “我不想让你知道我和女孩子在一起。”
  “大哥,你这可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呀,心里有鬼!是不是对薛凤杰有那个意思?”
  苏敏的这句话问的叶宏心里怦怦直跳,他心里直骂苏敏:你小子不会是我肚子里的蛔虫吧?怎么自己的想法,就会被看穿呢。
  苏敏看着叶宏的脸渐渐地红了起来,还要再说下去。这时,门“吱呀”一声开了。许辉从外面跑进来,说:“小雨下大啦。”他看到叶宏正站在床前,问:“大哥,和你打伞走在一起的那个女生是谁呀?条子错嘛!”
  “啥时候?”
  “刚才呀。是未来的嫂子吗?”
  “去,老八,别乱说。咱们弟兄们说啥都行,咱们可不能作践人家踏呀。那可是我徒弟!”叶宏说这话的时候,脸不自觉地更有些热了。
  “行啊,大哥,三十六计学得不错嘛!”凌子寒冲着叶宏整出这样一句来。
  “啥意思?”叶宏一头雾水。
  “瞒天过海,暗渡陈仓嘛。”
  “老六,别胡说,你看你大哥是那种人吗?”叶宏明白了凌子寒话里的意思,否认道。
  “大哥,我看这师傅关系,应该是一种假象吧,有机会谈情说爱,是真吧。”凌子寒又点了一句。
  “大哥,我看你俩倒挺合适的,机会不错,大哥,看你啦!”老二从床上一边抠着脚,一边对叶宏说。
  “滚,老二,嘴和脚一样臭,吐不出象牙来。”叶宏不爱听。
  “大哥,你和——和凤杰在一起吃饭,没错吧?”陈军说。
  叶宏没扎磨出什么意思,点点头,说:“是,我是和他在一起吃饭来,碍你啥事?。”
  陈军看了看苏、凌子寒、林梦男等人,说:“大哥,这不——是我的意思,你可——可别怨我!”
  “你——你能不能一口气把话说完?。”叶宏也被陈军气得嗑巴起来。
  “大哥,弟兄们见——见你有美女陪着去——吃饭,心里挺——痒痒的,感觉不——不公平,想让你打——打一周的开水。”
  陈军费了不少劲,说完了,得意地看着他。“什么?要我打一星期的开水?凭啥呀?难道和美女在一起吃饭,就要受这样的待遇?那老六、老五呢?”
  “没——没办法,大哥,这是弟兄们的意思,你就让——弟兄们心里平——平衡一下吗,谁——谁叫你是老——老大呀!”
  叶宏扫了一眼弟兄们,想了想,说:“好,这星期我打,下星期让老六和老五打。”说完,去打洗脚水。
  凌子寒望着叶宏出去的背影说了句:“大哥,连我的洗脚水一块打来吧——”
  
  夜已很深了。
  叶宏在床上躺着,想着最近发生的一些事情……
  课间的间隙里,商玲问:“老兄,给说个事情啊。”
  “啥事?同桌?”
  “有个妹妹想认你当老师?”
  “真的吗?同桌,你开什么国际玩笑啊,就我这‘三脚猫’的功夫,往哪里摆呀!”
  “老兄,可是个美女啊。你真不想收这样一个美女徒弟?再说了,人家可是自动找上门来的,哪有拒之门外的呀!”
  “谁呀?叫什么名字?我见过吗?”
  “你见过的,她叫薛凤杰。”
  叶宏想了想,说:“她呀?怎么她也喜欢这东西?”
  “愿意吗?”
  “我考虑考虑。”
  “考虑啥,就这么定了。”
  ……
  叶宏又想起白天帮助薛凤杰出黑板报,她给他端茶倒水的温顺样子——
  最后,甜甜地睡去了。
  
  
  第四章 不是我不小心
  第二天早上,叶宏做起了打水的工作。
  早饭后,叶宏和陈军两人去打开水,一个人手里提着四个暖壶,来到食堂里的热水供应处。
  虽然是星期天,但前来的打水的学生仍然很多。
  叶宏与陈军只好拣了个学生少的水龙头处等着。就在叶宏站着等候的时候,有人拍了拍他的肩膀。叶宏回头一看,说:“商玲啊,就一个人?吃饭没有?”
  “吃啦,你吃了没有?”说着,回头看了一眼,继续说:“咦,人咋不见了?”
  “谁呀?”
  “你说谁呀,你徒弟呗!”
  “我说呢,你俩一般‘焦不离孟、孟不离焦’的,她呢?”
  “昨天吃的不错吧。”商玲意味深长地说。
  “你还说呢,昨天害我不浅呀!”
  “哟,哟,老兄,咱可不能沾了便宜卖乖呀!”
  “我说的可是真的,要是你陪着我们一起去,昨天我就不会那么尴尬!你说,你是不是害人不浅呀!”
  “老兄,咱可不能冤枉好人啊。帮忙的是你,我小妹请的也是你。我不去,正好让你俩有单独交流的机会吗,你不感谢我,反而冤枉起好人啦,这是什么世道呀!”
  叶宏知道说不过她,向水龙头靠近了一步。商玲问:“老兄,怎么样?我小妹挺可爱吧!”
  叶宏没有回答她,把壶放在了水龙下,接起了水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黑帽SEO » 梦里玫瑰(长篇连载12)新冠肺炎疫情期间,哪些医院门诊停诊了?患病需要就医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