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帽SEO黑帽SEO黑帽SEO

求国庆祝福语郭洪体:“夜色”——纪念海子去世二十周年(转载)(转载)

2009国庆祝福语推荐:十大最新国庆祝福语

1.60年的风风雨雨,60年的艰苦奋斗,终于迎来了新中国欣欣向荣的景象。中华人民共和国万岁!


2.国庆佳节,举国同庆,一庆祖国越来越昌盛,二庆日子越过越红火,三庆心情越来越欢畅,愿这盛大的节日带给您永远的幸运!


3.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顺心;你庆我庆大家庆,普天同庆!


4.我将满满的祝福塞潢信里,在国庆节之际,寄与远方的你。祝你国庆节快乐,心想事成,事业蒸蒸日上!


5.欢国庆祝国富民强,渡佳节愿家美人乐,祝愿您天天开心快乐,事事幸福如意!

【转载】王晓纯 吴晚云主编《大学生GE 阅读》第二辑,中国传媒大学出版社2009年6月
  版。
   “夜色”
   ——纪念海子去世二十周年
  
   郭洪体
  
  
   海子(1964-1989)毫无疑问是中国当代最杰出的诗人。自有汉语新诗以来,中国诗
  歌界涌现出了不少优秀诗人,但在主题的深度与广度、语言的自觉、诗体的独创性和诗歌
  创作的现代意识方面,海子所达到的成就却是无与伦比的。本文撷取了海子诗歌中一个重
  要的词“夜色”, 尝试从三个方面对其进行阐释:作为诗歌生存之“极”的大自然的夜
  色,作为内心深渊之“黑暗”的夜色,作为历史性之“大地”的夜色。第一方面主要显明
  了海子诗歌创作的“自然”根基,第二方面则探讨了海子诗歌创作的“燃烧”本性,第三
  方面研究了海子诗歌创作的历史-时代背景及其意义。阐释是建立在海德格尔哲学和诗学
  的基地之上的,因而也可以把阐释看成一种对话,所谓“思与诗的对话”。我们要阐释的
  “夜色”一词来自海子一首简短的小诗《夜色》:
   在夜色中
   我有三次受难:流浪、爱情、生存
   我有三种幸福:诗歌、王座、太阳
  
  一、 作为诗歌生存之“极”的大自然的夜色
   这首小诗写于1988年2月28日,是海子第二次到西藏的途中写下的。这是海子对作为
  诗人的自己的一次自我省悟、自我见证和自我表白。诗句简单、直接,没有任何的修辞和
  雕饰。很明显,这首诗的中心意象是“夜色”。整首诗就以此作为标题,诗的首句也是“
  在夜色中”,这首诗后面的日期,诗人也特别注明是2月28日夜。所以“夜色”首先是大
  自然的夜色,是诗人写这首诗时身处其中的夜色。诗的后两句就统一于这种最基本的情境
  和氛围——“夜色”之中。也正由于此,才保证了这首诗是一首诗,而不是一种散文性质
  的表白和陈述。
   对“夜色”——“黑夜”、“夜晚”、“黑暗”——有一种突出的、敏锐的感受,是
  具有浪漫主义气质的诗人的一种共同特征。德国浪漫派诗人诺瓦利斯就以其不朽的《夜歌
  》而著名,有“黑暗诗人”之称的特拉克尔也写有一组共十二首夜歌。这种对黑夜的敏锐
  气质也同样突出地表现在海子身上,在海子早期诗歌中最著名的一首《亚洲铜》中,就出
  现了这样的诗句:
   亚洲铜,亚洲铜
   击鼓之后,我们把在黑暗中跳舞的心脏叫做月亮
   这月亮主要由你构成
   需要指出的是,在有意识的追求上,海子并不是一个认同于德国浪漫派诗人的人。把
  海子称为一个浪漫主义诗人,顶多只说出了一小部分事实,甚至偏离了和掩盖了海子诗歌
  真实的位置(?rt)。毋宁说,在追求上,海子恰是反浪漫派的,反对浪漫派的那种
  强烈的主观甚至病态气质。即使单就对黑夜的感受上,海子与浪漫派诗人也有质的不同。
  在上述诗句中,跳舞的心脏通过黑夜和黑暗映射(Spiegeln) 为天上的月亮。重要的是
  这颗跳舞的心脏,这颗心脏显然不能简单理解为只是那个抒情主体的心脏,诗句中的“我
  们”明白指示,它就是海子后来所说的“人民的心”——“人民的心是唯一的诗人”。正
  是在这一点上,把海子与浪漫派区别开来。海子的诗歌所探索的那个东西的位置,不是在
  一己的自我和主体之中,而是在于远较此更为根本、更为源始的地方。
   海子还有两句写夜和月亮的诗:
   月亮还需要在夜里积累
   月亮还需要在东方积累
   这里的月亮,通过夜的联结,而又通向了心脏。月亮和心脏是海子早期诗歌和诗论中
  相当富有象征意味的词语,这二者的联系又是通过“夜”来进行的。只有在夜里,心脏才
  跳舞,只有跳舞的心脏才能映射为月亮。而心脏是什么?“心脏”的本质是“跳舞”的心
  脏,也就是“激动”的心脏。而跳舞和激动的心脏又直接联系着“血液”:
  可能有一种新的血液早就在呼唤着我们。种子和河流都需要这样一种大风。这风也许是从
  夜里来的,就像血液是从夜里来的一样。这是一个胚胎中秘密的过程。母亲微笑着感受新
  生者的力量。这是一个辉煌的瞬间。我和我的伙伴们守候着。有些句子肯定早就存在于我
  们之间;有些则刚刚痛苦地诞生——他们硬是从胸膛中扣出这些血红的东西;还有些仅仅
  是一片留给明天的空白。那支给朋友们的歌已这样唱出:“月亮还需要在这里积累/月亮
  还需要在东方积累”。
   对于血液来说,激动和澄清会不会是同一个过程呢?
   可见,血液是从夜里来的血液,而血液又是新生者的血液。这新生者是什么?是“句
  子”——诗歌之诗句。诗歌之诗句诞生于血液,而血液又来自于夜。诗歌之诗句的诞生可
  不是一个轻易随意的事,它需要胚胎和孕育,需要痛苦,它的诞生则是“一个辉煌的瞬间
  ”。而月亮是什么?月亮就是诗歌之诗句,所以:
   月亮还需要在夜里积累
   月亮还需要在东方积累
   月亮从来不是作为一个地球的卫星的月亮,不是宇航员乘坐宇宙飞船降落其上的月亮
  ,它从来就是在人民的生存中的月亮——大自然中的月亮。与白昼里太阳的强光不同,夜
  里的月亮总是有限地照射着事物而同时又保持其为朦胧和秘密。这种朦胧和秘密就适用于
  孕育和诞生。在海子的词语里,月亮是特别与诗歌语言的诞生连在一起的。写于1986年8
  月的一则日记更明白地指出了这一点:
   是的,中国当前的诗,大都处于实验阶段,基本上还没有进入语言。我觉得,当前中
  国现代诗歌对意象的关注,损害甚至危及了她的语言要求。
  夜空很高,月亮还没有升起来。
   而月亮的意象,即某种关联自身与外物的象征物,或文字上美丽的呈现,不能代表诗
  歌中吟咏的本身。它只是活在文字的山坡上,对于流动的语言的小溪则是阻障。
   但是,旧语言旧诗歌中的平滑起伏的节拍和歌唱性差不多已经死去了。死尸是不能出
  土的,问题在于坟墓上的花枝和青草。新的美学和新语言新诗的诞生不仅取决于感性的再
  造,还取决于意象与咏唱的合一。意象平民必须高攀上咏唱贵族。语言的姻亲定在这个青
  月亮的夜里。即,人们应当关注和审视语言自身,那宝石,水中的王,唯一的人,劳拉哦
  劳拉。
   我们在此不能详细解说这段意蕴丰富的话。只是想指出,“月亮”这个诗意词语在海
  子这里特殊的含义和表情,以及它与“心脏”、“血液”、“语言”这些词语之间的关联
  ,这些关联都通过作为大自然的“夜”而统一了起来。诗人之为诗人,就在于这种能够在
  感性中发现事物(也就是语言)之间相互生发相互关联的能力。而海子发现的这种关联和
  统一的奥秘还有待进一步揭示。
   这些词语之间的关联以种种变化的形式又出现在海子后来的许多首诗歌里头。显著者
  如写于1986年8月的《海子小夜曲》:
   以前的夜里我们静静地坐着
   我们双膝如木
   我们支起了耳朵
   我们听得见平原上的水和诗歌
   这是我们自己的平原,夜晚和诗歌
   ……
   这是一首专门写夜的诗歌。在这首诗里,仍跳动着一颗“在黑暗中跳舞的心脏”,只
  是这颗心脏已有月亮的映射转变为平原、平原上的水和诗歌。如木的双膝和支起的耳朵使
  夜的安谧清晰地从这首诗歌里传出来。凝聚这夜之为夜的还是那颗心脏,当然它绝不是哪
  一个“自我”的心脏,而仍然是“我们”的心脏——这颗心脏既在大自然中,也在诗歌之
  中。可是至今我们还没有好好追问:什么是夜?什么是夜之为夜?
   为此,我们还需要认真聆听诗的下一段:
   如今只剩下我一个
   只有我一个双膝如木
   只有我一个支起了耳朵
   只有我一个听得见平原上的水
   诗歌中的水
   在这个下雨的夜晚
   如今只剩下我一个
   为你写着诗歌
   这是我们共同的平原和水
   这是我们共同的夜晚和诗歌
   “你”和“我”的爱情之夜转变为诗人一人孤独的咏唱之夜。在这首诗里,重要的不
  是海子指出夜晚、平原和水这些自然事物的关联,而是海子独创性地指出了这些自然事物
  与诗歌之间的关联。水既是平原上的水,又是诗歌中的水。同样,平原和夜晚既是它们自
  身,又是诗歌中的平原和夜晚。这种关联被诗人清晰地道出,它是诗人的杜撰吗?不,它
  是诗人真正的发现。
   在这首小夜曲中,最终把这一切拢聚在一起的,仍然是那颗虽在诗中没有出现但可以
  被我们清晰感觉到的“跳舞的心脏”。这颗心脏到底所指什么呢?它就是海子在《太阳-
  断头篇》“诗人的独白”一节里出现的“歌王”和“老歌巫”:
   就这样
   夜是古老的
   就在你脊背里
   一直长着这种黑暗
   的东西。夜
   是古老的
  
   夜是这夜。就是这夜
   歌王诞生
   ……
   最早的世界
   歌
   属于一点一滴的
   对于大地的感受
   和回忆
   经验之水
   所有的诗人都是后来的
   老歌巫第一个
   坐在夜晚
   所有的夜都是歌者之夜
   这些诗句明白道出,什么是夜?“夜是这夜。就是这夜”。夜就是作为大自然之夜,
  日与夜的交替之夜。这日与夜的交替是大自然的一个主要事实,因而诗人说:夜是古老的
  。其古老与原始被诗人如此感受为:“就在你脊背里/一直长着这种黑暗/的东西。”可见
  ,夜乃存在于我们的根基之处。而人的存在基于何处?人的存在不是基于大自然之中,又
  能基于何处呢?人归属于自然和大地。
   人归属于自然和大地,就像植物和动物也同样归属于自然和大地一样。可是,人和植
  物、动物又并不相同。海德格尔说,人是必须见证他之所是的那个东西,“人之成为他之
  所是,恰恰在于他对本己的此在的见证。这种见证在此的意思并不是一种事后追加的无关
  痛痒的对人之存在的表达,它本就参与构成人之此在。” 那么,人见证什么呢?人见证
  人与大地的归属关系。
   此种见证乃赖于人有语言。“语言不只是人所拥有的许多工具中的一种工具;唯语言
  才提供出一种置身于存在者之敞开状态中间的可能性。”语言乃人类此在的最高事件。那
  么,什么是语言呢?“诗乃是一个历史性民族的原语言(Ursprache)”。所以,海德格
  尔认为,人类此在的根据就在作为存在之创建的诗上。“在诗中,人被聚集到他的此在的
  根据之上。人在其中达乎安静;当然不是达乎无所作为、空无心思的假宁静,而是达乎那
  种无限的宁静,在这种宁静中一切力量和关联都是活跃的。”
   所以,“诗歌”就这样出现在海子的夜曲中:
   这是我们共同的平原和水
   这是我们共同的夜晚和诗歌
   所以,我们就听到了海子这样的诗句:
   最早的世界
   歌
   属于一点一滴的
   对于大地的感受
   和回忆
   这就是诗歌之本质。而所谓诗人,就是唱歌人,对于大地的感受者、回忆者——见证
  者。见证什么?见证大地,见证人对大地的归属。此见证者中的第一个乃是“老歌巫”:
   所有的诗人都是后来的
   老歌巫第一个
   坐在夜晚
   所有的夜都是歌者之夜
   如果说白昼属于行动和劳作,那么夜晚则属于感受和回忆,属于歌曲和歌唱,属于诗
  人和诗歌。“所有的夜都是歌者之夜。”——
   除了歌王
   谁能伴我们度过长夜
   睡在土壤上
   歌子就是人民自己
   歌王就是人民的心
   因为只有在黑夜里,我们人类此在的根基才向诗人展露,存在的秘密才向诗人敞开,
  诗歌才诞生,歌王才诞生。海子说:
   诗歌生存之“极”为自然或母亲,或黑夜。
   这句话里的“极”也可以看成是“基”。在海子看来,诗歌之存在乃基于自然之上,
  这个自然当然不是“自然物”,而是作为创造者的“自然”,本义的自然。所以这个自然
  也被称为“母亲”,由于其原始性,也被称为“原始的母亲”。而原始的母亲在人类感受
  上又类似于“夜”——夜晚和黑夜。所以这三者只是同一所指的不同名称,由于从根本上
  讲它是无法表象的,所以海子同时称其为自然、母亲、黑夜,来共同完成对这个不可指称
  的东西的指称。
   至此,我们终于可以肯定,海子之所以如此迷恋黑夜、肯定黑夜,完全不是从一己之
  私人体验,而是从作为存在之建基的诗的角度出发的。“所有的夜都是歌者之夜”,因而
  对于海子来说,所有的夜也必是神圣之夜。这就是海子的“夜色”的第一层含义:作为诗
  歌生存之“极”的大自然的夜色。
  
   二、 作为内心深渊之“黑暗”的夜色
   海子对“夜晚”的迷恋与感受,随着生命痛苦的加剧,创作速度的提高,就迅速由对
  作为外界景色的“夜晚”的抒情向作为内心深渊的“黑暗”的洞察迁移。这个时候他讲了
  “燃烧”:
   那只火焰的大鸟:“燃烧”——这个诗歌的词,……我的燃烧似乎是盲目的,燃烧仿
  佛中心青春的祭典。燃烧指向一切,拥抱一切,又放弃一切,劫夺一切。生活也越来越像
  劫夺和战斗,像“烈”。随着生命之火、青春之火越烧说旺,内在的生命越来越旺盛,也
  越来越盲目。因此燃烧也就是黑暗——甚至是黑暗的中心、地狱的中心。
   这句话见于1987年11月14日的一则日记中。其时,海子已写完他的长诗《土地》。创
  作的危险最充分地体现在这句话中。海子明确指出“燃烧”是一个“诗歌的词”,可见这
  是海子又一个重要的诗意词语。那么,什么是“火焰”的“燃烧”呢?
   海德格尔在分析特拉克尔的诗歌时指出,“精神是火焰,而且也许只有作为火焰,精
  神才是一个飘忽的东西。特拉克尔首先不是把精神理解为圣灵(Pneuma),理解为心智,
  而是把它理解为火焰,它熊熊燃烧,奋力向上,不断运动,变化不息。火焰乃是炽热的闪
  光。燃烧乃是出离自身(das Ausser-sich),它照亮并且让它物闪闪发光,但同时也能
  不断地吞噬并把一切化为白色的灰烬。”
   可见,所谓燃烧,指的是精神的燃烧。只有精神才能燃烧。这里的“精神”(Geist
  )不是指柏拉图主义的与“物质”对立的精神,而是就其源始意义得到理解的,“因为g
  heis意味着:激怒、使惊恐、出离自身。” 所以精神被理解为火焰,而精神之燃烧不是
  自我保持的,相反,燃烧乃是出离自身。火焰也就是精神在燃烧照亮它物之时,却出离自
  己,吞噬自己,并把一切化为灰烬。所以海子说“我的燃烧似乎是盲目的,燃烧仿佛中心
  青春的祭典”,它不计后果,“指向一切,拥抱一切,又放弃一切,劫夺一切”。在“给
  我的瘦哥哥”凡高的一首早期诗歌中,海子写道:
   你的血液里没有情人和春天
   没有月亮
   面包甚至都不够
   朋友更少
   只有一群苦痛的孩子,吞噬一切
   瘦哥哥凡高,凡高啊
   从地下强劲喷出的
   火山一样不计后果的
   是丝杉和麦田
   还有你自己
   喷出多余的活命时间
   其实,你的一只眼睛就可以照亮世界
   但你还要使用第三只眼
   ……
   在这首诗里,海子把燃烧思为“喷出”,用海德格尔的话说,这是一种“过度的涌迫
  ”,“诗人出于一种过度的涌迫而诗意地思入存在之根基和中心处”。 这种燃烧,这种
  喷出和过度的涌迫,其结果是显而易见的,“燃烧也就是黑暗——甚至是黑暗的中心、地
  狱的中心。”
   在这里,已经涉及到一个诗学的中心问题,即诗歌创作问题。我们不得不花一些篇幅
  来稍许探讨一下这个问题。只有从创作的角度,我们才能更好地理解海子其人其诗,也才
  能更好地理解什么才是我们这个时代真正的诗人。
   海子所说的“鸟”——“这只火焰的大鸟”——就是指的精神。在海子的诗意词语里
  ,“鸟”即精灵,精神和灵性,《源头和鸟》的最后几句话点明了这一点:
   最后我讲了鸟。充满了灵性。飞是不可超越的。飞行不是体力和智力所能解决的。它
  是一次奇迹。如果跨入鸟的行列,你会感到寂寞的。你的心脏在温乎乎的羽毛下伸缩着。
  你的心脏不是为防范而是为飞行所生。地上的枪口很容易对准你。在那蓝的伤心的天幕上
  ,你飞着,胸脯里装着吞下去的种籽,飞着,寂寞,酸楚,甚至带着对凡俗的仇恨。
   作为精灵之鸟的“飞行”是不可超越的,是奇迹,它的直接相对者就是凡俗。凡俗并
  不必定是一个贬义词,毋宁说生活总是凡俗的,生活也总要求着凡俗。唯凡俗才保证生活
  的安定。但精神(鸟、火焰)作为“飞行”、作为“燃烧”却仇视着凡俗,因而与之相伴
  的不能不是寂寞、孤独、酸楚甚至受伤。海子的另一首诗《天鹅》更充分地道明了这一点
  :
   夜里,我听见远处天鹅飞越桥梁的声音
   我身体里的河水
   呼应着她们
  
   当她们飞越生日的泥土,黄昏的泥土
   有一只天鹅受伤
   其实只有美丽吹动的风才知道
   她已受伤。她仍在飞行
  
   而我身体里的河水却很沉重
   就像房屋上挂着的门扇一样沉重
   当她们飞越一座远方的桥梁
   我不能用优美的飞行来呼应她们
  
   ……
   在这首诗里,海子的诗意词语“鸟”更具体地转化为“天鹅”。天鹅的飞行也就是精
  神(灵性)的飞行。而“我”的飞行——“我不能用优美的飞行来呼应她们”——所说的
  则有两层含义,一方面,“我”不是精神(天鹅),因而在本质上“我”是不能飞行的,
  但另一方面,“我”又渴望着飞行,渴望用我自己的飞行来呼应精神的飞行。所以“我”
  的飞行仅只是一种作为呼应的飞行,它与精神本身的飞行并不一样。“我”的这种飞行,
  所指就是诗歌创作。
   唯有创作,才把诗人带入飞行的状态之中。因而创作,从本质上说,也是一种飞行,
  它乃是呼应着精神的飞行。创作是一种飞行,但它更是一种呼应。而对于诗人来讲,创作
  往往显得太笨拙,难以用“优美的飞行”来呼应诗歌本身——即精神——的飞行。
   在这里,海子是用精神(鸟、天鹅)来思诗歌本质的。诗歌之本质就是精神的。在其
  著名的诗学文章《我所热爱的诗人——荷尔德林》里,海子更明确地把诗歌的本质思为“
  精神的”:
   诗歌不是视觉,甚至不是语言。她是精神的安静而神秘的中心。她不在修辞中做窝。
  她只是一个安静地本质,不需要那些俗人来扰乱她。她是单纯的,有自己的领土和王座。
  她是安静的,有她自己的呼吸。
   就在这段话的上一句,海子把诗歌创作思为“一场烈火”:
   从荷尔德林我懂得,诗歌是一场烈火,而不是修辞练习。
   诗歌创作是“一场烈火”?我们不是把创作思为呼应着精神的飞行吗?的确,诗歌创
  作既是呼应着精神的飞行,又是一场烈火。那么,这两种说法之间的差异如何协调呢?
   这里就涉及到两个重要的诗学词语:精神和灵魂。
   在《天鹅》一诗中,我们注意到,呼应着精神(即天鹅)的飞行的,首先不是诗人的
  作诗活动。诗人明白道出:“我不能用优美的飞行来呼应她们”。真正呼应精神的飞行的
  ,是我“身体里的河水”。
   我们前面已经分析过,精神的本质是“鸟”(天鹅),作为鸟,精神才获得了其轻盈
  、向上的本质,即飞行的本质。而“河水”的本质则是沉重的,在重力法则下,河水在大
  地上流淌着:“而我身体里的河水却很沉重/就像房屋上挂着的门扇一样沉重。”那么,
  海子这里的“河水”所指到底是什么呢?
   如果说飞行是精神的,属于精神的轻盈本质,那么“河水”之沉重就是属于灵魂的。
  “河水”,就是灵魂。关于“精神”、“灵魂”以及二者之间的关系,海德格尔在《诗歌
  中的语言——对特拉克尔的诗的一个探讨》一文里曾作过这样精辟的分析:
   因为精神之本质在于燃烧,所以精神开辟了道路,照亮了这道路,并且踏上了这道路
  。作为火焰,精神乃是“涌向天空”并且“追逐着上帝”的狂飚(第187页)。精神驱动
  灵魂上路,使灵魂先行漫游。精神投身于异乡者之中。“灵魂,大地上的异乡者”。灵魂
  是精神的馈赠。精神是灵魂的赋予者。但灵魂反过来也保护着精神;这是根本性的,如果
  没有灵魂,精神就也许永远不能成其为精神。灵魂“养育”精神。如何养育?要不是灵魂
  把它的本质所具有的火焰交精神支配,又如何呢?这火焰乃是忧郁之迸发,是“孤独灵魂
  的温厚”(第55页)。
   海德格尔的这段话尚有待解说。在这里,我们直接把海子的诗意词语“河水”断定为
  “灵魂”,毕竟是太唐突了。这里涉及到一个如何理解思与诗(Denken und Dichten)的
  关系问题。根据海德格尔的说法,因为思与诗和语言之间都有着一种“突出的”的关系,
  所以两者之间的对话不仅可能,而且必要。“思与诗的对话旨在把语言之本质召唤出来,
  以便终有一死的人能重新学会在语言中栖居。” 这正是我们现在进行的探讨的依据。惟
  有在思与诗的对话中,而且不避冒武断的风险,我们才能辨清海子诗歌的诗意言说及其位
  置,从而使我们更好地聆听诗歌本身:
   夜

6.欢渡国庆,共渡中秋!在这美好日子里,让我用最真挚的祝福伴您渡过。祝:万事大吉,心想事成!


7.国庆中秋,双喜临门!无论你是打算出游还是在家休息,别忘了给亲人朋友捎去一份关怀和祝福。


8.金秋的岁月,丰收的季节,愿我最真诚的笑容伴随你,深深的祝福你,国庆节快快乐乐,事业辉煌腾达!


9.国庆中秋双双庆,求国庆祝福语郭洪体:“夜色”——纪念海子去世二十周年(转载)(转载)(图1)在这特别.美好.难忘的日子里,让我们所有的华夏子孙共祝愿祖国盛!家团圆!人幸福!


10.万紫千红迎国庆,片片红叶舞秋风。举国上下齐欢畅,家和国盛万事兴。愿这盛大的节日带给你永远的幸运!


2009国庆祝福语推荐:十大经典国庆祝福语


1.国庆中秋相聚,亲朋好友相聚,情人恋人相聚,你我他相聚,大家一起为明天更好而相聚吧!


2.把这满天飞舞的毛毛细雨,化着关切,遥寄给你。但愿我们间的关切,不再是国庆佳节来临的时刻。


3.国庆国庆举国欢庆,祝你在这温暖的大家庭里生活得幸福、安康、甜甜蜜蜜!


4.山河壮丽,江山不老。岁月峥嵘,祖国常春。热烈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60周年!


5.有国才有家,有家才有你,有你才有我,祝我亲爱的爸妈国庆快乐!身体健康!


6.刚刚送走了美丽的嫦娥,又迎来了祖国的华诞。借此机会我呈上对你衷心的祝福:祝你一切顺利,万事如意!


7.前人栽树后人乘凉,幸福的人们欢度国庆,愿祖国繁荣昌盛!祝福你笑脸常开,祝愿你心想事成!


8.没有国,哪有家;没有家,哪有你我。国庆来临,让我们共祝愿国圆家圆,家和万事兴!


9.愿你国庆假期天天都有好心情,夜夜都做甜蜜梦,让你时时有人关心、处处受人呵护!美梦成真,幸福快乐!


10.你是我的巧克力,我是你的朱古力,见到你啊多美丽,想你想到浑身无力。国庆佳节,盼望与你相聚!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黑帽SEO » 求国庆祝福语郭洪体:“夜色”——纪念海子去世二十周年(转载)(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