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帽SEO黑帽SEO黑帽SEO

[长篇连载]春胃,师大女生自杀笔记(1)船形帽解放帽,贝雷帽棒球帽,究竟哪种军帽哪更好看?

春 胃
  ——--师大女生自杀笔记
  
  

从8月1日起,我军将统一换发佩戴夏常服帽。新军帽男式为长檐帽,女式为卷檐帽。与被取代的贝雷帽相比,款式风格与夏常服更加协调配套,主体材料和帽体颜色与夏常服裤相同,整体穿着效果得到提升;帽徽、帽饰带、帽檐花采用刺绣工艺,图案庄重、新颖、美观;长帽檐后帽墙采用立体网眼和轻薄帽体设计,增强遮阳、透气功能,佩戴舒适,轻便易携。

船形帽解放帽,贝雷帽棒球帽,究竟哪种军帽哪更好看?

军帽军人佩戴的帽子,按季节和用途区分,种类繁多。佩戴军帽显示了军人的威严和严谨,是军人的尊严的标志。人民军队从成立那天起,就开始配发军帽,建军80年来,先后更换了种各式各样的军帽。

船形帽解放帽,贝雷帽棒球帽,究竟哪种军帽哪更好看?

1928年5月,工农红军在江西宁岗县这卒古老的祠堂里,利用极其简陋的工具,成立了红军第一个被服厂,从此红军有了自己的制式服装。在土地革命战争时期,红军的军服是灰色粗布中山装,戴八角帽,缀布质红五星帽徽和红领章。八角帽不是红军首创,也不完全是哪一个人设计的。八角帽是借鉴或仿制了当时流行的列宁帽。

船形帽解放帽,贝雷帽棒球帽,究竟哪种军帽哪更好看?

工农红军长征抵达陕北以后,有部分部队的军服改为中国人民红军抗日先锋军的制服。

船形帽解放帽,贝雷帽棒球帽,究竟哪种军帽哪更好看?

图片:1937年,美国记者在陕西云阳拍摄到的即将接受改编的工农红军,这是改编为八路军之前的红军精锐部队,使用晋造汤姆森冲锋枪。红军在东征期间消灭了大批晋军,也缴获了大量的晋造汤姆逊冲锋枪。

船形帽解放帽,贝雷帽棒球帽,究竟哪种军帽哪更好看?

图片:这身军服的穿着可不是日军,而是正儿八经的中国人民红军抗日先锋军,使用“花机关枪”,也就是德国MP-18式冲锋枪。

船形帽解放帽,贝雷帽棒球帽,究竟哪种军帽哪更好看?

1937年抗战全面爆发后,红军改编为八路军和新四军,军服基本与国民党军队相同。八路军、新四军都佩戴青天白日帽徽,在臂章上标明自己的身份。

船形帽解放帽,贝雷帽棒球帽,究竟哪种军帽哪更好看?

图片:新四军和八路军臂章

船形帽解放帽,贝雷帽棒球帽,究竟哪种军帽哪更好看?

抗战初期,八路军的军帽是直筒加围的圆顶帽,上佩有国民革命军的小帽徽,后逐步取消。八路军全军还在秋冬季都换成了有护耳的山地帽。

船形帽解放帽,贝雷帽棒球帽,究竟哪种军帽哪更好看?

抗战争胜利后,八路军、新四军仍沿用原来的番号。在1945年至1947年的这段时期,我军的服装样式与抗日战争时期相同。当时所穿的军服,除了帽子上没有青天白日的帽徽外,从式样上看,它和国民党军队的服装是一样的。

船形帽解放帽,贝雷帽棒球帽,究竟哪种军帽哪更好看?

到了解放战争时期,按照区域划分的各个解放军野战军,军服都不相同。其中东北解放军已经开始发放制式皮帽子,或者羊剪绒棉帽子。

船形帽解放帽,贝雷帽棒球帽,究竟哪种军帽哪更好看?

1949年1月,我军首次统一了军服,军服颜色被确定为草绿色,材料为棉平布,胸前佩戴《中国人民解放军》布胸章,军帽为圆型短檐帽,这种帽子后来被称为"解放帽",陆续改为佩戴统一制式的八一红五星金属帽徽。此时的军服被称为49式军服。

船形帽解放帽,贝雷帽棒球帽,究竟哪种军帽哪更好看?

1950年1月4日,解放军统一实行新的军服样式,简称50式军服。全军干部、战士夏季均戴大檐帽,以服装颜色、大檐帽帽徽图饰区分军种。在电影《我的战争》里女文工团员的漂亮迷人的短裙遭到很多观众的质疑,其实这并没有错误,那就是50式军服。女军人夏服和冬服为连衣裙,立翻领,套头长袖,中腰有布腰带,裙子下摆到膝盖以下;女军人的列宁服为小翻领,双排十粒扣,紧袖口,西式裤。团以上干部和女文工团员配毛呢衣料和长筒马靴,后期配发配穿马裤。很长一段时间女军人列宁服成为我国女性最流行服饰。

船形帽解放帽,贝雷帽棒球帽,究竟哪种军帽哪更好看?

1955年10月1日,我军起开始配发55式军衔服装。这一天是建国五周年大阅兵,受阅部队指战员身穿55式军服,佩戴肩章、领章,军容严整地通过天安门广场。55式军服设置礼服、常服、工作服3系列,军官佩戴军衔肩章、兵种勤务符号领章和帽徽;士兵佩戴帽徽和军衔领章;男军官夏季戴大檐帽,女军官戴无檐帽,陆空军士兵戴船形帽。

船形帽解放帽,贝雷帽棒球帽,究竟哪种军帽哪更好看?

55式军服采用船形帽作为士兵的制式军帽。解放军在建国初期的建军战略是全面学习苏军,从装备到服装无一不如此。因此,早期的解放军军服带有强烈的苏联风格。船形帽在我军的出现,和学习苏军有很大关系。

1955年军队首次实行军衔制以后,官兵开始配发55式军服,设置礼服、常服、工作服3系列,军官佩戴军衔肩章、兵种勤务符号领章和帽徽;士兵佩戴帽徽和军衔领章;男军官夏季戴大檐帽,女军官戴无檐帽。解放军陆军和空军的士兵则佩戴船形帽。这种帽子与苏联的M44式士兵版土黄色“pilotka”式船形帽类似。

船形帽解放帽,贝雷帽棒球帽,究竟哪种军帽哪更好看?

55式军服的条令规定:男士兵服为小翻领、紧袖口,夏季戴船形帽,冬季戴栽绒帽。此处士兵特指陆、空士兵(海军士兵穿水兵服戴无檐水兵帽)。帽颜色为土黄色,材质为平纹布。船形帽上缀小圆形“八一”红五星帽徽,钉于外层帽墙前缝的中间处,其下缘距外层帽墙下缘0.8公分。

船形帽解放帽,贝雷帽棒球帽,究竟哪种军帽哪更好看?

船形帽,也称为国际帽。是一种形似船只的软体制式军帽,打起仗来很方便,利于在外面佩戴钢盔,不易被勾挂,士兵既可当帽子戴,又能当毛巾擦汗洗尘。最早的船形帽是西方近代军队的军官制式军帽。由于设计简洁、功能实用,长期以来都是世界上很多国家军队的标准军帽。后来分苏式和美式两种,苏联红军从1935年开始戴用船形帽,陆军只在士兵、军士、军校学员和军事建筑人员中戴用,海军除上述人员外,军官亦可戴用。

船形帽解放帽,贝雷帽棒球帽,究竟哪种军帽哪更好看?

很罕见的解放军海军50式军服所配备的船形帽,这应该是我军最早的苏式船形帽。

船形帽解放帽,贝雷帽棒球帽,究竟哪种军帽哪更好看?

许世友将军下连时所佩戴的士兵船形帽。

55式军服士兵所佩戴的船形帽,很可能由国内审美观不同,遭到大多数官兵差评,不久又改回了解放帽。1955年改用苏式新军服以后,士兵的船形帽曾经遭到我军基层战士的极大反对,为此军队曾经专门组织过思想动员工作。

船形帽解放帽,贝雷帽棒球帽,究竟哪种军帽哪更好看?

据说当时有战士戴船形帽上街,被小孩子追着喊“美国兵”。气得回到领导面前,把帽子一摔说;再也不戴这牛B帽了!

船形帽解放帽,贝雷帽棒球帽,究竟哪种军帽哪更好看?

1958年7月22日,对军服式样再次进行修改,终于明确陆军、空军士兵取消船形帽,改为解放帽。1959年春天,经国防部批准,陆、空军士兵夏季改发解放帽,不发船形帽。改发解放帽后,陆、空军士兵一律不再戴船形帽。至此尘埃落定,船形帽也成为我军历史上佩戴时间最短的制式军帽。

船形帽解放帽,贝雷帽棒球帽,究竟哪种军帽哪更好看?

由于废止船形帽,部队军需后勤部门尚有大量库存,如立即停止使用,会造成很大的浪费,于是我军后勤单位利用库存的船形帽,改制成手套、加工成挂包小袋,或者士兵冬常服的上衣兜等,开展增产节约运动。

船形帽解放帽,贝雷帽棒球帽,究竟哪种军帽哪更好看?

1965年,我军取消军衔制,随即废止55式军衔服装,全军干部、战士一律戴解放帽,佩带红五星帽徽和全红领章。

船形帽解放帽,贝雷帽棒球帽,究竟哪种军帽哪更好看?

船形帽解放帽,贝雷帽棒球帽,究竟哪种军帽哪更好看?

那时候,全军干部和战士、男军人和女军人服装和式样基本相同,人们只能从衣服口袋来区分干部和士兵。1975年,又为女军人着夏服时配备了无檐帽。

船形帽解放帽,贝雷帽棒球帽,究竟哪种军帽哪更好看?

1965年4月,海军开始配发65式灰色军服,取消大檐帽和水兵帽。颜色采用海军灰。这套海军服被称为解放军历史上最难看的军服。由于65式海军服的颜色和款式都相当难看,当年老百姓甚至把65式海军服称为“灰耗子”,所以65式海军服最糟到官兵反对。

到1974年5月1日,海军配发74式海军战土服,军帽改回了55式的苏式水兵帽,但由于极左思维下,欧式水兵帽飘带是纪念特拉法尔加海战中阵亡的英国海军名将纳尔逊寓意,个别军队领导以不能为帝国主义披麻带孝为由,要割掉“资本主义”尾巴,于是将水兵帽上的飘带取消了。

船形帽解放帽,贝雷帽棒球帽,究竟哪种军帽哪更好看?

1976年10月,74式军服再次改进,水兵帽后的飘带得以恢复,水兵服肩章仍为红色。到1985年更换为85式军服的黑色铁锚标志的肩章。

因65式布料军服易褶皱、掉色,冬服臃肿,军容风纪不整。1971年解放军仪仗队开始穿用新军服,夏服凡尔丁,冬服大衣马裤呢。不再佩戴毛主席像章和为人民服务语录章。1972年驻外武官、军乐团、文工团、军以上宣传队开始配发毛料军服。其他部队仍为棉布军服。

从1981年开始,我军便着手新一轮军服改革工作。新军服于1985年装备部队,定名为85式军服,85式军服仍然沿用55式军服样式。仅解放帽改为大檐帽,佩带圆形“八一”红五星帽徽和军种肩领章。

船形帽解放帽,贝雷帽棒球帽,究竟哪种军帽哪更好看?

1987年,我军开始配发87式军服,常服配军官、士官、士兵大檐帽,将校官礼服大檐帽、军乐团及仪仗队军官礼宾服大檐帽有金黄色帽檐花,样式同常服大檐帽。

船形帽解放帽,贝雷帽棒球帽,究竟哪种军帽哪更好看?

船形帽解放帽,贝雷帽棒球帽,究竟哪种军帽哪更好看?

同时还配发了作训帽,样式为平帽顶、直帽墙、宽帽檐。用料、颜色均与夏作训服上衣同。

船形帽解放帽,贝雷帽棒球帽,究竟哪种军帽哪更好看?

1999年,我军开始换装新一代99式军服。主要包括陆、海、空军男女长、短袖夏服上衣,男女茄克夏服上衣和921男女夏裤。99式军服最明显的特征是配发了夏季常服贝雷帽。分陆、海、空三种,为国际通用式样。陆军为深棕绿色,海军为深藏青色,空军为深蔚蓝色,分别缀钉陆、海、空军的电脑提花布质帽徽,用料为进口澳毛。

船形帽解放帽,贝雷帽棒球帽,究竟哪种军帽哪更好看?

船形帽解放帽,贝雷帽棒球帽,究竟哪种军帽哪更好看?

2011年9月,在长春举行的首届空军航空开放日上,空军三支特技飞行表演队首次集体亮相,队员身穿新式连体飞行服,都佩戴着一顶类似美国空军的船形帽,这是空军首次为飞行员配发船形帽。

船形帽解放帽,贝雷帽棒球帽,究竟哪种军帽哪更好看?

空军和海军属于特殊作战岗位,由于战机和战舰内部空间狭小,官兵佩戴的工作帽,应该轻巧无牵挂,平时与常服一起配发的普通大檐帽并不适合空军和海军等有特殊要求的部队使用,为此中国军队单独设计配发了工作帽。

船形帽解放帽,贝雷帽棒球帽,究竟哪种军帽哪更好看?

1985年,海军为组织北海舰队核潜艇支队的403艇进行90昼夜长航试验,特别试制了一批船形帽,配发给403艇和参加试验的官兵,这种船形帽采用蓝色呢子布料,相当高档,仅试制了一批,现在已成文物。

船形帽解放帽,贝雷帽棒球帽,究竟哪种军帽哪更好看?

据人民海军报报道,从2011年10月份开始,海军新一代的潜艇工作防护服系列已经选定由北舰某潜支的363艇艇员试穿。该系列服装主要包含12个品种、18种款式。主要有:船型帽、棒球帽;连体服、分体服、编制腰带;潜艇工作皮鞋、潜艇皮凉鞋;长(短)袖抗菌内衣、抗菌袜子、抗菌毛巾、阻燃毛毯等。

船形帽解放帽,贝雷帽棒球帽,究竟哪种军帽哪更好看?

船形帽解放帽,贝雷帽棒球帽,究竟哪种军帽哪更好看?

2013年,我国首艘航空母舰辽宁舰率先为舰上官兵配发棒球帽。海军核潜艇部队则继续佩戴船形帽。空军也少量配发船形帽,但官兵反映还是棒球帽最好看、最符合审美观。

[长篇连载]春胃,师大女生自杀笔记(1)船形帽解放帽,贝雷帽棒球帽,究竟哪种军帽哪更好看?(图38)  
  蚊帐埋进土里去,床被土占了大部,电脑桌上也一样。
  窗帘撩起,旗袍独自在随风飘舞,豆瓣样的小花纹。我每每仔细观赏它们,有时它在晚上会发出奇怪的光芒,真的,上面的珠片齐刷刷的,在下摆上,象一排鱼牙。晚上。它还象一个孤独的灵魂,真的,我记起这一切,它像个灵魂这个事实的一切就不曾睡得好觉。夜风穿过落地窗吹过来,均匀打在身体上,手掌两片叶子样,舒缓伸展,变得幻灭不清,音乐奏起在山峰上,白白的一个波起了,又一个白白的波没了,真的,全是这样动人的景观,我多么沉醉的景观,多么骚扰人的心,可我还是睡不着觉。
  我是红屋的第三代主人。叫韦晓想。我是个奇怪的人。
  这个病态状态有一年半了,我把旗袍当做勾践的苦胆,每每痛定思痛,折磨自己。
  一年半过去了,我无法把一切回忆归纳干净。每个日子照常运转,我警告自己,看吧,日子在运转呢,你呢。你怎么无动于衷。你怎么坐而不管。
  你怎么麻痹大意,你怎么搞的自己。
  你不是要喝水吗,那就多喝点吧,不是要唱曲儿吗,那就多唱点吧,不是要让人看自己吗。一个民工看到了我他不断地回头,回头,回头,再回头。
  你就回吧,我鼓励着他的眼神,我对他笑着 ,他一开始不确定是我笑,后来确定了,他一下兴奋起来,他几乎要靠着我这边的人行道走了。
  可我继续笑着,他鸣了一下笛,跑掉了,他浑身颤抖。
  人就是要有这点勇气的。
  我知道,可知道了。
  我就叫Wei ,也叫韦。也叫晓想,本叫小想,后来成了晓想。
  有时我象老人样,确实告诉自己要回忆。必须回忆。
  我觉得我自己的事是哲学意义上的全世界的事了。
  当痛苦来时,一个世界都替你来承担,你会轻松多少,可一个痛苦袭来,它突然变成世界的了。
  可我能逃避世界吗?
  我的痛苦是世界的了,我可以逃避世界吗?
  当世界的痛苦变成我的了,循环形成了。
  当世界的痛苦成为我的了,我就很痛苦,我就必须承担了。
  我看着鉴粉,她是我的痛苦吗,不是。她是我的快乐吗,不是,她是什么?
  她是什么?
  哦,不要,师大怎么可能发生这样的事,世界上所有的师大都是伟大的,师大是呀。Olivier的师大也是伟大的。
  Olivier的师大就不伟大了吗?
  师大还是发生了这样的事,我的师大,碧波荡漾,河水流连,上面踩船的老人,用枯藤老树昏鸦的手掌去撑船,他抹一下自己的汗水,顺便抬眼看一下我们,他的眼睛里面全是甘甜。他再看一下桥的对面,是条河,他想这是与我所在的河同一条的河呀,他开始唱歌。
  他又看一下对面,看到一群师大美女,哦,他的头发开始随裙子飘,他的裤子开始打卷。
  师大河水里有青春的体液,然后,它们让水变的绿,里面熙熙攘攘,好像是一个个春天的蜂窝。
  可人物,我的人物,还是来到了师大,成了我一个痛苦。
  世界上的痛苦还是说:你,韦晓想,你来承担,全部承担。
  
  好,我果真答应了,说:我来承担就我来承担。那我如何承担。
  我痛苦可以吗?
  我知道,如果世上掌管“世界上痛苦”的神如果存在,他会说,不可以。
  痛苦其实不可信,痛苦其实很容易,怎么说呢,它会消失掉,跟时间进墙壁一样,慢慢消失掉,变的呢,他会说,变的跟快乐分不清了。
  痛苦不可信,真的,你想没有人肯一辈子痛苦下去。
  那为了赎罪,你要不然快乐吧?或许他这样说,我是说掌管“世界上的痛苦”的神。
  我真的,我哭,我真的,我一度以为痛苦就可以惩罚我了,一年半了,我后来竟开始想象着痛苦来痛苦了。
  去年4月份,我发现自己可以吃下饭了,我的胃不痛了,不像石头了。
  去年6月份,我骗自己,说,可以穿一下裙子了,果然我穿了裙子,去了新华路上繁华的地方,买了一双带水晶跟的凉鞋。
  去年8月份,我买回了一台电脑,我在上面写了一首诗,我允许自己放纵了自己的情感,我允许自己恢复了自己的习惯。
  去年10月份,我躺在被筒里,我将双手交叉在自己胸前了,我碰到了自己的乳头,我开始手淫。
  去年11月份,我手淫,呓语。虽然第二天,我狠狠地咒骂了自己。
  可到了去年11月份末时,你们猜想我堕落到什么地步,我竟然想去回老家看一看,我觉得自己有足够的钱。就拽了。
  去年12月份,我用姚鉴粉的化妆品,涂满了脸,我闻到要命的芳香,我其实一直禁着我的芳香欲。
  今年1月份,我一点都不痛苦了,我对着枕头,竟然微笑了起来 ,我觉得身体好舒服。芳香遮蔽了我,我的头发贴合着我的头皮,很光滑。我一下子跃了起来,床象个船了。我突然意识到我很快乐,我的脸马上沉下来,我说:为什么我不能快乐。
  为什么。我不能快乐,我还活着干吗?
  我真的放纵自己到这个地步。
  那是今年1月份。
  今年2月份,我去了生理保健商店,我买回了一个橡胶玩具,挑了半天。
  今年3月份,我申请了宽带。
  今年4月份,我在榕树上发表了一篇文章。我连续两天点击“送鲜花”与“扔鸡蛋”。我开始顾及别人的眼光了。
  我不断背离我制定的那个原则。我给自己找着借口。而有时我连这个原则都抛在脑后,欲望来时,根本不知压抑一下下,我就放纵自己成习惯了。
  我说过,痛苦不可信。
  痛苦本身成了一个借口,直到它一天变得象水一样淡,直到那天。
  痛苦成了我一个突破口,我告诉自己,哼,我在痛苦。实际上,我已经脱离它。可我还假装痛苦。于是我成功骗过了自己。
  我怎么可以骗过自己呢。
  我是天蝎座,我怎么可以骗自己呢。
  我是A型血。
  我应该专一,负责,我应该不再痛苦?
  我是可以脱离它,但是上周,有人不原谅我了。她做成了一件好事。
  我加入了一个玫瑰俱乐部。举办了一个鸡尾酒会。
  晚上,我回家,12点,我领了小分回来。
  几个回合,他睡过去了。
  我去卸妆,因为画了很浓的妆,我走进洗手间,打开水龙头,我拧开redearth,卸妆水,淡黄色的。
  我一下看到了镜子中的自己。
  它是姚鉴粉的妈。
  我看一下自己,可镜子中的自己一点不变,我慌张了,赶紧洗脸,可我却不敢再抬头看了。
  姚鉴粉的妈到来了,这说明了什么。只有我自己知道。
  不断翻动的回忆,象可乐泡沫,它们击垮了我,我瘫坐在地上。
  有的东西是逃不掉的,是放不下的,是捕不牢的,是埋不进的,是盛不满的,是驱不散的。
  我在鸡尾酒会上,遭到众多男士青睐,我喝了酒,脸酡红,吃了片柠檬片,脸变白。我男士很多,我带了小分回来。
  姚建芬的身体却在我眼前招摇了,她永远泡在浴缸里,她是一朵咖啡花。
  是我的小洛丽塔呀。
  她去了哪里?她被我赶出了红屋,而现在我是这里的一切,而她的妈妈最终出现。
  原因是我不再痛苦,不再受惩罚。她的妈出现,似乎顺理成章。
  我把化妆水瓶子砸向镜子。
  
  我去触小分,他因为喝了混在一起的酒,睡得很熟。
  他不是每天都来,而是几天来一次。
  我知道他有自己的老婆,他很爱她,但是他又要跟我再一起。
  我拉了一下他,他说:你应该认错的,真的。
  
  
  原来,我一年半要做的恰是要忘记自己的罪恶!
  我的方式就是与不断上涨的欲望作斗争!
  我要让这个斗争慢一些,是因为想让自己活的长久一些!
  我其实在借这个东西苟延残喘!
  于是,很自然,当我明白了自己在作什么,能作什么,明白了痛苦是没用的,折磨也是没用的,我无法安慰任何亡灵,只能辱没了自己。
  我知道了还有一个事实——就是自杀还是在相应的时候会显示出它的作用。
  其实,当我死了,上帝会不会要我的贱肉,收留我的孤魂,我都怀疑 。
  如果可以死10次,弥补我的缺口,我的空洞,我的悬空,我是宁愿的。
  看来,当初,我没有逃离红屋,也是为了等待这一天,不是吗?
  我逃不掉的。姚鉴粉的妈不是来吓我,只是要说,最好的方式还是死,你,韦。
  你这样很快就会得到安静了。
  想想,真的算自己死了10次吧,拖累到今天。
  原来,活着就是对死的最大蔑视!
  
  
  
  胸脯上面一个一个桑葚粒儿,又酸又涩的桑葚粒儿,刚开春儿的样子——我一直试着把它们揉热,俯下头,用舌尖儿舔舔,给它们一种温情。
  砾石上看起来也象生了个人眼,直朝我瞪,我把那眼睛蒙上。
  除夕?
  除夕。
  选择除夕,是勇气,还是矫情?
  烟火是鬼火,画在窗帘上,浦东那边放烟火,全国人民在观看。烟火歪歪斜斜,象瞎枣奶奶的走路姿势,——空气太浓了,它倍受阻挠。
  大刀。小刀。剪刀。启瓶器。瑞士军刀的食指,拇指,中指,无名指兄弟们,相互交叉着,吹捧着。它们亲爱着,粘绊着,谁都不原放弃,放弃什么?战斗,以后的胜利,还有荣誉与未来的奖金。
  十字形国徽说明这一切,它说军刀就是军人的荣誉,是军人的生命。Olivier说,就这一点薄薄的金属,它一辈子不褪色,就这个十字架。
  军刀更是,兄弟们抱成一团,力量无穷。可以传世,可以欺负一个家族,用一个杀手,反正是很厉害的,就象那个古日尔曼童话里的凶宅事件,那样的味道。
  但是,我只用其中的一个,就是大刀兄弟。它长的有点象我小时收集的镜子的碎片。
  一点点异质的赭色石碴儿迅速划破我胸脯的皮肤,血马上变成巧妙的冰糕上的水粒了。我把那颗长了人眼的石头捂着。
  上周,自杀这个概念慢慢成形后,我开始想象了怎样具体实现它。想象一种痛苦。想象一种解脱。
  割脉,应该是最好的方式。因为这样一个景观会出现:血液从洞口缓缓涌出,带着一股魄力,一种压抑的美。大提琴低沉缓慢的节奏。
  血拥着自己流淌了,甚至让自杀的人感到拥抱的温暖,身体慢慢变干,自己身体被奉献出,但磅礴的气势也营造出了。
  一片鲜红,无法自拔,自杀人浸在自己独一无二的所有里,会觉得安全,自由。
  魂魄飞升了,血液变云彩,你看到自己离开了自己,回一回头,最终还是离开了,就象一个柳莺离开它的巢,在枝头蹁迁一会,放下一个温柔哀怨的媚眼,但最终悲叹一声,还是飞走吧!
  绝!
  解脱的美也与日俱增了。
  这几天身体反而焕发出了新鲜的色泽。右肩头那一块,几乎如女婴在过自己的六月。
  神经放松得象一块抹布,那个松软如面包的皮囊发生奇迹变化。
  镜子中,眼神焕发出泉水光采,睫毛不用睫毛膏,都自始至终上翘着,毛细血管一抹红霞隐在嘴角皮肤后面,平添了一份温柔妩媚。
  尤其是性欲更加强烈了。
  想必生殖系统,知道自己要流血了,特别兴奋。因为死亡意味着与它对着干,违背了它生产生命的使命。或许也有它们自己独立的道理。它们为自己主人的选择高兴吧。但它们表达愤怒或高兴一样,听起来都是些蓝调小夜曲,从腹中缓缓奏响,整个过程中时不时跳起着溪流对撞的俏皮声。
  看看自己那根青脉时,一股急遽的痛苦突然窒息了我,脚底开始一片痉挛。血液逆流。
  不知它配合不配合我呢,一次割不断,还有力气割第二次,还有勇气?
  应该有的。
  我坚信。
  值得庆幸的是最后工具是0livier的军刀。据说它是除了医用钻石刀之外最锋利的了。 Olivier当初给我,只是为了让我削水果时节省点时间。
  我却这样发挥它的特长。
  这是他始料不及的,正如他始料不及自己的死在我之先。
  切脉是个不新鲜的事,但是对于我自己是一个创意,第二个让我兴奋的事是则是想遗留一篇写我的经历的纪实材料。
  故事总是有人要读的,因为它本身是故事,是生命力的延续,是生命力的衰落。
  是一个你也想知道,我也想知道的事情,它不像苹果,你吃了就没有了。
  故事,你可以跟别人说一百遍,竟然不少一点。
  想来真奇妙。
  我本是一个平时爱涂鸦的女孩,中文系毕业,我平时也给文学杂志写过小说,我写这个东西也是为了告诉你们一个不一样的故事。
  千万不要认为它导致了我的自杀,故事就了不起了。
  我还是那句话,死亡不可怕。重要的是体验。我经历了一年半的时间去体验,直到今天终于明白还是要自杀。
  这个体验的过程才是伟大的。
  博尔赫斯说过,一个人的痛苦是世界上的人类的痛苦,人类应该试着为它承担。
  是的,有时痛苦大时,象戏剧时,你会想,我在看戏,不是我的痛苦,太大时,真的,你竟然超脱了。
  但另一方面,如果这些痛苦都不去承担怎么办。
  根据质量守恒的率也说不过去。
  人还应有个人类的良心。
  如果你知道痛苦,你还是勇敢承担吧。
  有些骨头渣一样的罪,我们应该勇敢承担。
  上帝安排九只头的猫,就是告诉我们,有时死是不足道的。
  重要的是一种抽象与傻帽的大义。
  我这一生经历了漂亮的。声色俱佳的。我享受过人生美丽的痛与冰激凌样的嫉妒。看过男人的奇迹。品尝过女人的纤维丝样的娇美甘甜。
  我有个不幸的童年,给我一种破碎的美。我有个妈妈,疯掉了,我想起她就给我了想象的空间。有个突然冒出的继父,他给了我金钱,还有他后来抚慰照顾妈妈,我一直很感激,实话。
  这个故事绝不是虚构,一年了,有些细节已经忘记,但更多的却保留了下来,基本上照实写,等于说追溯。基本上不出纰漏吧。
  请读者相信我,我的记忆力在慢慢恢复。
  如果作为孩子的家长,读这本书,其实也有它的益处,我觉的,作为一个家长,要让孩子自由发展,但不能不懂人情世故,不能太任性。
  防止他走了偏路。
  
  
  
  
  
  羊大为美
  骂死他,骂死你。
  这是妈妈的声音,在六岁时,她经常这样骂我。她的辫子很长,很漂亮,她是个漂亮妞,她的鼻子很高,眼睛有时笑起来象月牙。但是自从生下我之后,一切都改变了,用她的话说,我是她的客星,而她是我们家的客星。
  我爸爸,中山装,民办教师,我小学跟他读书,但自己那时从不称他爸爸,而是奇怪地叫他老师,我记得他办公室上有很多办公用品,红墨水,蓝墨水,粉笔盒,教案夹,学生作业,教鞭,他还有一扇糊了半脸人民日报的窗。那时我就伏在窗底下,推窗,连比划带喊说老师,我想喝一杯水。
  爸爸在跟一个不穿乳罩只穿外套的中年女教师打乒乓,乒乓球像在我家后面大水坑上打水漂,那女老师两个暗点也来回漂浮,让我不断地轮流看这三个圆球,最后产生晕眩的感觉。
  爸爸老师回过头答应我,乒乓球摇身变成一小型流弹,发出了吃奶力气,砸在他玻璃镜片上。
  亏的厚。
  女教师说。女老师用了蛮力,胸部也终于晃得厉害,我就笑了,真的,那时,我也就笑了,知道女老师的厉害了。
  我妈妈继续说了,快来吃晚饭,不要疯。
  她的声音在田野里传的很远,没结婚时她传不了那么远,没生我之前她也传不了这么远。
  结婚之后尤其是生了我之后,她的声音越来越远了。
  田野的光很暧昧,一丝丝的夜里的柳树,站着,象一个精灵,还有远远的天,因为是平原,可以看的很平,于是觉得世界太平面化了,爸爸那时告诉我,我应该拿筷子拿得远一些,这样就可以走的远了。
  村庄经常很寂静,到了夜里更安静,经常有狗吠,小孩子哭的声音,当然某天某时也有我的哭声,小孩子的哭声经常很大,很响亮,而且很野蛮。大人的声音于是会更大,更响亮,更野蛮。最终几记耳光之后,小孩子声音就没有了。因为小孩子就怕疼了。
  小孩子还是干不过大人的吧,我妈妈看别的小孩子被打之后委屈的抽泣就说。可我知道她只是表面上说说罢了,她知道在韭菜姜这个村儿,有一个小孩子是不怕大人的。她就是小想。
  
  Olivier走了以后,我不断往心理咨询中心跑。他们庆幸我能死里逃生,说 ,我属于有些强迫症与自闭症的抑郁症,大概我回答问题不够连贯,还淌了口水,引起了他们的怀疑。
  原因却来自于我妈,我与咨询师达成共识。他们搬出弗洛依德和他的《精神分析学》,边捻纸张边寻找灵感,一副如梦初醒的样子,最终他们说:西格蒙德弗洛依德,你妈?
  我就捂了双眼,很怕那一长串的外国名字。
  我就捂了双眼,我是待宰的小鹅,屁股上马上要扎一刀,下厨,一个女咨询师像操杨条的妈妈,一个像把蛋黄与蛋清搅匀的妈妈。
   妈呀,怎么不早问我妈呢,我端详着前面两个不一样的妈妈说。
  妈妈做姑娘时候患过精神分裂症!
  “分裂”给五岁的我的感觉就是脑颅从中间劈开了。
  妈妈的老父亲骂我爸穷,身板弱,掀翻了满桌子酒水。哐啷啷,妈妈拎了军用书包、军用水壶往外面赶,倏一下消失在门槛上。
  月形的小脸一仰,上面还荡着菜汤儿。
  爸爸吃豆饼吃野菜,吃高粱吃河蚌长大,吃的却眉清目秀,于是,妈妈终于在与爹娘的持久战中重创。
  妈妈的爹妈最终答应了宝贝女儿,于是去农市场挑选陪嫁家具,跟家具贩子吵了架,妈妈吓坏了,跑回,被夏天一个小小的雷击中,于是发了疯。
  那才开始她的不幸。
  我一直认为肯定是夏天的雷起了作用,而不是一对老人。可我似乎也没有见过夏天的雷,据说是像道青色神经红色神经将黑色天空的大头颅突然劈开。
  夏天的雷应是这样艳丽动人的,像满天空撒下了青红玫瑰丝,是我喜欢吃的月饼佐料。
  妈妈被邻居们看作坏妈妈,这样慢慢结束了她的两人世界,我个妮子出生了,街坊邻居才开始认为她正常了。乡亲们都很淳朴,他们认为流产,生产都能改变一个人的人生。而我充当了妈妈的救星。
  我,小想,破土发芽于韭菜姜,韭菜姜是一块破地图,我是上面一滴不小心的墨汁。精子与卵子不可原谅的遇合,无期的罪孽,而妮子终于蔓延了,鼓起两腮要洗净羊水的气味了,要构造自己那比妈妈乳房还要高点儿的势力山头了。
  用她那看上去跟农具很相似的手,在床头摇了几下就生下了我。一山一山的白鸡蛋,碎壳儿扮镜子。隐隐口臭让嗅觉灵敏的我难受。我似乎还在母亲两腿之间听到了猪圈那边冷漠的猪叫声。我从小就知道,它藏在倒挂成林的青豆与蒜辫子后面,猪食黏了半张脸,它是个冷漠的哲人。
  冷漠极了的猪,想用猪的语言告诉我,我就是从母体上移植下来的病。我是个祸胎孽种,呵呵。村庄里从那时开始流行这样的寓言,说芬子的疯病总算好了,这妮子儿,三斤八两重,三斤八两的病呢他们说,嗨嗨嗨。
  五岁,我认为分裂症是头皮开裂的那一年。一个夜终于来临,我因为在地里玩的棉裤湿了,妈妈手执那个夏季收获的杨树条,跟我亲密接触了N次,我开始了孤独的超度。
  我拨弄着有我浪漫体温的杨树条,一下子不会哭了。我暗喜着,不会哭,就是不会再难过了呀。第二天夜里,我家菜田里多了个小小的影子,它像一个掘地鼠样在菜地里出没,一个跟头接着一个跟头。
  像提一个女人的头发样拔光了所有青蒜苗,我知道那头发是妈妈地头发。我还佯装着苦笑了苦笑。
  因为有人强大所以有人就要挨打,后来我开始凶狠地打堂弟了,他往往是先打一个鲤鱼似的惊挺,好久过后才哇的一声,好响亮的地哭出。
  窗户洞里射进的阳光,在北方天空里那么明亮,像是村庄工厂里一束玻璃纤维丝的白光,跟爸爸吵架的妈妈,1岁就断奶的我,那是一个剪影。
  奶水被小麦与水稻喝光了的妈妈,乳头瘪成了豆片的妈妈,红砖房子里仰着了月晕的月亮脸,迎着窗户里射出的逆光与爸爸打架的妈妈。
  一样凶狠的爸爸,让我有了呆在萝卜白菜窖里的感觉的爸爸。
  呵,我看我们还是打一架吧。爸爸经常这样说。
  他们密谋离婚时就把我关在小西屋里让我对着窗看生木耳的湿墙根。
  晚上,叫爸爸的与叫妈妈的,弓起大大的好看的身子,将被子弄成大大的柔软的波浪。可那仅是一个波浪,小河里到处都是,我小想什么不知道。
  可那中午案板上的那点肉屑呢,到底是谁身上的肉。谁揍的谁的肉,是妈妈还是爸爸,还是是猪肉?可我好久都没吃到猪肉了,于是我又开始恨恨想哼,你们背着我吃猪肉。
  那时我家有个夹尾巴狗,它好玩的很,单遛墙根走,狗屎结成不同形状的甲,贴在它尾巴上,它时常张大过嘴巴,对我微笑,或者生气。
  墙头外是雨后放晴的大泥脚花,它们躺在那里,在阳光下慢慢变形,静静变形。我于是赶紧踏上去,及时的很,它们就变成一个比一个大的船儿,我没坐过船,就想象它是船,我故意摇两下。
  我觉得撑船高兴时就哼起了幼儿园新教的儿歌。
  邻居悄悄出动,走到一个胡同突然停下来,伸开两条长腿,大骂。隔着墙头,一个我以为很善良的邻居姐姐,开始骂:X你妈,X你妹,X你姨的妹。
  我去上幼儿园的路上,经常遇到,手里捏根染色的鸡毛鸭毛,说偷鸡的人会变成不下蛋的鸡。
  我一个扭身,勇敢机灵,就避开他们,如果我小板凳上沾上了鸡毛,就会以为我就是那个不下蛋的偷鸡的人。
  
  那时的我还经常有一个小小梦想,那就是,我韦小想终有一日要变的让人们觉得我不一样,跟昨天不一样,跟小朋友们不一样。无论在小朋友们间,还是在我家,还是在幼儿园,即使我做不成老大,我起码要做老二吧。我为这个目标而努力。
  这样说来我马上变的很幸运,那段比较荣耀比较有自尊的时日终于如期而至。
  而带给我这个机遇的人是幼儿园同班同学小红。
  我跟小红一个长单眼皮的女孩交上了朋友。她会玩一种用网兜和铅笔包扎成各类皇宫人物的木偶游戏,扎上网兜的铅笔表示公主或王后,网兜就是她们的漂亮饰物和晚礼服,光杆的铅笔则代表国王或王子。其实我最喜欢包扎国王与王子他们了,因为他们是男人,不需要服饰,很方便。
  小红还有一个身份,那她就是邻居表叔小三的女儿。
  那时我玩得开心,剧情故事往往凄婉动人,有时公主被绑架了,头发簪子全都乱了,被锁在一个铅笔盒做的船上。公主还有王子日夜守着。我总是赶在其他小朋友前面去救公主。这时她们本是我的盟友的,会突然变成我的敌人,因为演员不够,她们往往就客串角色,有时她们也有点跟我对着干的想法,我这也明白。那时宫廷斗争往往很惊险,我经常冲不出铅笔丛林的重围,总是救不出公主,有时我就死在乱刀横砍中。
  公主很漂亮,我一直这样认为,她穿的衣服是小朋友们家最好看最新的网兜,于是我经常表现很勇敢,我用力摆动手腕,与铅笔丛林作战。那一年,我周岁6岁,虚岁7岁。
  6岁那年,我还得了腮腺炎,爸爸用唾沫涂在我腮上,慢慢就痊愈了,不传染了,我高兴自己又能跟小红玩了。
  三叔,叫韦三德,跟我爸一个爷爷,那时也就是二十六七岁,他住我家斜对门。他脸很长,眼睛很小。他长得很丑,这一句是佝背头佝到脚背的瞎枣儿奶奶的评语。他俊还是丑的事还引起了我们胡同一场争论。一次,瞎枣儿奶奶门前枣树下,大家乘凉,说起这胡同里谁俊谁丑。我爸顺便说了一句小三还不错吗。全树下的人都反对,瞎枣奶奶还因为不同意我老爸,当场不理他了。
  但我爸就是我爸,是教师,他说话常有教育小孩子的职业语气。他说:长脸秀气,小眼睛有神,他有点象城里人。那次枣树事件后,虽说瞎枣奶奶不服气,但暗地里大家都开始认为小三并不丑,还比较符合一种城里人的好看。是爸爸这种有文化人才能明白的俊。
  三婶,是个动作麻利,嘴巴爱骂的人儿。在我们那群孩子眼中,她可是世界第一号大美人。她是三叔从南方贩服装时带来的。她长得又白又嫩,干北方活儿晒北方太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黑帽SEO » [长篇连载]春胃,师大女生自杀笔记(1)船形帽解放帽,贝雷帽棒球帽,究竟哪种军帽哪更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