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帽SEO黑帽SEO黑帽SEO

衣服褪色还原的办法[长篇连载]《是谁把你送到我身边》....

衣服洗涤的次数多了,穿的时间长了,往往会失去光泽,甚至褪色,如若在洗涤时对症采取下面一些措施就可以使旧衣变得光鲜:
第22-26回
  第二天上午刘华刚刚上了一节课心中不觉又烦躁了起来,他知道自己是又思念张五娟了,他于是看了看课程表,地三节课还有他的一节课不觉又烦闷起来,他知道去国化商场来回至少要花他四十分钟的时间再加上中午下课的时间,最多也只能和张五在一起呆十五分钟的时间,短短的十五分钟怎么能行呢?但是不去见她刘华相信下面的两节课时间是更难熬了,昨天晚上也没有来得及和她约会,都怪自己喝的太多了,不然即便是凌晨3:00刘华相信自己也会到那个饭店门口在给她说上几句话。刘华最喜欢看她那美丽的一笑,简直会让他全身每一个细胞都兴奋的沉醉,不知她现在怎么样了,是不是昨天晚上还在店门外等我很久呢。想到这里刘华的脚步无意思的匆匆离开了学校,直奔国化商场的方向走去。….
  刘华胳膊窝里夹着一本英语书不知不觉的已上了国化商场的二楼,由于不是下班的时间和礼拜天,所以国化商场的生意也显得特别的冷清,远远的刘华看到身着洁白衬衣和黑色半步裙的张五娟和另一个穿着同样工作服年龄和她差不多身材稍胖的服务员正在聊天呢,由于里的比较远,刘华只能看到她们边谈边不时的捂着嘴笑可没有听到她们在谈什么,但从她们的表情看一定是让她们非常开心的事。刘华缓缓的走了过去,在将近还有5米左右时张五娟眼睛一瞥突然发现了刘华,脸上露出了惊讶的神色,脸上的笑容随着那惊讶的表情也很快消失了,问道:你怎么来了?这时和张五娟正在谈话留着一头散发长得胖乎乎的服务员转过身来上下打量了以下刘华后问张五娟道:就是他!张五娟羞赧的点了点头,很不错的!那你们谈的开心点,我有事先走了。说着话那服务员笑嘻嘻的离开了。刘华看另一个服务员走了笑了笑害羞的说道:我想见你,实在坚持不住就来了,如果你不高兴的话,我以后就少来几次。张五娟听后笑了笑问道:没有课了吗?有,我第四节课还要上课,最多只能呆十五分钟。可我不来就上不下去课了!张五娟望着刘华高兴而又有几分责备的说道:你这人怎么这样,一点自控能力都没有,你怎么来的,是不是步行?张五娟望着满脸通红的刘华问道。刘华点了点头,笑道:我步行惯了,只花了20分钟!张五娟忙从衣袋中拿出了块洁白干净带有清香味的拍子递到刘华面前道:傻乎乎,快擦一擦额头上的汗吧!望着刘华那痴呆呆看着她的眼神不由得幸福的笑了笑,问道:昨晚你干什么去了?刘华一边擦额头上的汗一边说道:有两个学生叫我去喝酒,一个是市委书记的儿子,一个是交通局长的儿子。刘华擦完汗后看到洁白的拍子上沾满了污迹,于是有几分尴尬的说道:这!还是我洗干净再还给你吧?张五娟生气的伸手拿回了拍子,说道:早知你这样婆婆妈妈的就不给你用了。停了一下笑了笑道:你知道吗?你昨天晚上要的面还没吃就走了,老板娘非闹着让我买单!刘华听后很不好意思,自己是走的太仓促了竟把那事给忘了,忙问道:那你买了吗?张五娟佯装生气道:当然买了。刘华道:真不好意思,忙从衣袋里掏钱。张五娟吃惊的望着刘华道:你这干什么?刘华到我吃饭不能让你负钱呀!老板娘也有点太不象话了,我今天晚上去不会再给她吗!张五娟听后不知说什么好,半天说道:你气死我了!刘华还木呐地不知所措的说道:把钱拿着 吧,我要你的钱干吗,我有钱。张五娟白了刘华一眼道:我不是说了吗,老板娘给我闹着玩的。刘华一听是闹着玩的,笑了,道:五娟,你真逗,原来是闹着玩的!我以为她真的要你钱了呢。此时张五娟也不再说话了,一脸不悦的站着一动不动,刘华看了一下表,已经超过5分钟了,于是望着张五娟说道:五娟,你真漂亮,我最喜欢你对我笑,你再对我笑一下吧?我得走了,我想要不多久还得再来看你。张五娟看着刘华再也那样笑出来。刘华慢慢的转过身去,自言自语地说道:看来她不太高兴,还是不能来这里看她了。张五娟听后是更生气了,说道:我是不太高兴,而且非常的生气,你以后都不要见我了!也别去那家面馆!刘华听后忙转过身来措不迭失的说道:对不起,真对不起!陪着笑脸灰溜溜的离开了…….
  四统一考试一天天的逼近曹蓉蓉全身都不舒服了起来,她每天都不由自主的在前前后后的思索着往事,那些黑暗的日子太可怕了!现在牛强是那么努力的帮助她如果在考不出成绩来谁不让她认为自己白痴也不行了,那时她可真的不会再有任何动力把书读下去了。一个礼拜天曹蓉蓉学习学累了便向她外公葛树德家走去,她也好久没有去那里了,曹蓉蓉的童年几乎是在葛树德家度过的,所以那里有太多的东西能给她带来乐趣,她也和就没有见到外公外婆了心理也有很多想念,正好还可以顺便放松一下,曹蓉蓉边走边想心中不由得高兴了起来,慢慢的推开了葛树德的门,正好余莲莲也在,家里只有外婆,听余莲莲说葛树德已到河边钓鱼去了,曹蓉蓉在葛树德家呆了一会并没有她原来想象的那么好,反而感到无名的烦躁了起来,于是便和余莲莲一起带着三条小狗向河边走去,曹蓉蓉和余莲莲一起到了一个有沙滩的码头,因为在她们的记忆中那里可是葛树德钓鱼首选的地方,曹蓉蓉已经很久没有看到葛树德钓鱼了,她喜欢看到鱼出水面时葛树德面上浮出的那一丝惬意的微笑。她更喜欢让外公的劳动成果分享给她一部分。在葛树德手里调制的鱼汤可比饭店里的新鲜美味多了,至少曹蓉蓉是这么认为的,但这些只是其中的原因之一,还有个重要的原因是她每次与外公一起垂钓时都回得到一些可爱的小鱼让她带回家去带到她卧室里的小玻璃缸中去喂养,那些小生灵会给他带来很多的生活安逸和生机,她喜欢看到她门静伫时的安详,受惊时的逃窜,她们在水中的每一个动作都完成的是那么的完美无暇,虽然如此曹蓉蓉可也不会把她们养得太久边从新把她们放回去,不然她们就会死掉,她们本属于宽广水域中的生灵在那狭小的空间里根本不适于她们生活。,虽然只是供养几天可也会给他带了很大的满足,更何况曹蓉蓉的心情正是在这中情况下,说来也怪,曹蓉蓉虽然那么喜欢养鱼,但她却对供养在水缸中的金鱼却没有任何兴趣。所以她卧室里的小鱼缸至今还是空着的。当曹蓉蓉和余莲莲到达时只见有三个老头正在那里聚精会神的垂钓却没有看到葛树德的影子,曹蓉蓉有几分失望的对余莲莲说道:外公到哪里去了?怎么不在这里呢!我怎么知道,蓉蓉,我们回去吧,外公不在这里。两人无奈的在岸上静立了一会。不,我们在这里玩会吗?回去闷的要死,哎,表姐,你在这里等会,我去问问这几位老人看能不能要条小鱼回家养几天正好解解闷。要它干吗?你不是快考试了吗,那有是间养它们?回去我帮你买条好看的。不,我就要这样的,曹蓉蓉边回答边从岸上冲了下去。那三位老头当天的收获都挺丰富,曹蓉蓉一到了水边就把离她最近的老人身边的绿丝网笼给提了上来,里面的鱼扑哧扑哧欢跳个不停,拍打第二水面噗嗤噗嗤的直响。老人看了一眼曹蓉蓉有写不高兴的说道:姑娘,不要这么整我的鱼!不但把我的鱼给整死了,连水里的鱼也给吓跑了!曹蓉蓉看了一眼那位态度不太好的老头气怏怏的走向了另外的一个人。她又用同样的方法把别人的鱼提出了水面,这位老头垂钓地正起兴,连看都没有看她一眼便说道:小姑娘,到一边去玩去!曹蓉蓉恼火的瞟了他一眼心想:这种人问他要鱼他也不会给!正在此时只见离他不远的一为老头钓上了只有一寸多长的小鲫鱼,曹蓉蓉想如获至宝的叫喊道:老爷爷,老爷爷,给我,给我!…..
  可是那老头看到那鲫鱼刚出水面时就没有要留它,所以还没有提到岸上便在水边丢了几下便跑掉了等曹蓉蓉到时鱼早没了踪影。曹蓉蓉还是走了过去有几分埋怨的说道:老爷爷,你怎么那么快就把它放跑了呢 ?你没听到我要要吗?这位老头看上去还够和蔼,他看了看曹蓉蓉笑着道:你如果能早说几秒钟我也帮你留下了。曹蓉蓉垂头丧气的蹲了下来,把这第三位老头的丝网给提了起来可是里面没有她想要的那种鱼,全是大的。曹蓉蓉望了望那老人恳求道:老爷爷,你能为我再钓一条小的上来吗?老人笑了笑道:这可很难说,只要小的吃我就能钓上它,如果它不吃的话我可也没办法,你去看看另外两位老爷爷那里有没有你想要的那种小鱼。曹蓉蓉垂头丧气的离开了。她抬头看到岸上的余莲莲正不怀好意的看着她笑,一股无名的怒火袭上心头,她又看了看不远处那两位态度不好的老头嘴边不由得泛上了一丝微笑,对岸上趴在余莲莲身边的三条狗叫喊道:啊黄,碌碌,赛赛,过来!三条小狗听到主人的召唤飞一般的冲向了曹蓉蓉。曹蓉蓉带领着三条狗来到了那两位老头中间的一片空地点发号施令的叫道:赛赛,咬啊黄。啊黄,咬碌碌。咬咬…
  于是那条小黑狗开始对着那条大黄狗汪汪的叫了起来。啊黄咬碌碌,咬,咬呀!碌碌咬赛赛,咬咬…..。同样的事情发生了,河边一时间充满了狗叫声。气得两位老头不时的用不耐烦的眼神看着曹蓉蓉,余莲莲却在岸上的树阴下咯咯的笑了起来。不大会曹蓉蓉第二次提网的那个老头看来实在憋不住气了,对曹蓉蓉说道:哎!这位姑娘,你别让你的狗在这里叫了好不好,你没看到我们在钓鱼吗?曹蓉蓉听后高兴的乐了道:哎!这位老先生,你怎么能这么说呢,这里又不是你们家的地方,也不是你们的私人鱼塘,你钓鱼管我什么事,我又不是没让你们钓,你难道没看到我在训狗吗?另一个人听后也沉不住气了道:你训狗为什么跑到这里来训,是我们先在这里钓的鱼!这人真是!我真是什么啦,我爱在那里训狗就在哪里训狗,你这么说是不是只要你钓过鱼的地方都属于你的了?那你不是成了地主了!你要知道现在可不存在地主了!啊黄,咬咬….。曹蓉蓉满脸得意双手叉在腰间又指挥着她的狗儿们互相狂叫了起来。那老头气得白了一眼曹蓉蓉对另外一位老头说道:这是谁家的孩子!谁知道!还是个女孩子,比男孩子还捣蛋!你们说什么?我就喜欢这样,你们能怎么样!哈哈,我就是比男孩子还捣蛋,比男孩子还男孩子!碌碌咬咬….咬啊黄..
  曹蓉蓉以便得意地抖动着一条腿一边指挥着她的小狗们欢叫个不停。不大会两个老头看钓不下去了,都收起了渔具,正在这时,另一个老头走了过来对曹蓉蓉说:姑娘,别让你的狗再叫了,噢!好的,老爷爷,是不是也惊到你的鱼了,?没有没有。老李,老陈,你们就看看,你们的鱼网中有没有小一点的鱼。给这位姑娘一条让她走算了。那两位老头看了看曹蓉蓉道:这丫头,就是有鱼也不能给她!曹蓉蓉一听可来了气,道:哎!你凭什么叫我丫头!丫头这个名字是你叫的吗?现在给我鱼我还不会要呢!老爷爷,你回去钓你的鱼,我看这两位小老头想给我吵架,明说了,我这阵子心理烦着哪,今天可算找到了对手,来!是老李先给我吵还是老陈先来?要说吵架我可乐意的很,我可是专门为训练吵架来的!曹蓉蓉翻动着她的一双大眼睛满脸可都是挑逗的笑容。这可气坏了两个老头,两人收起鱼具对另外一个人说道:唉!现在的女孩子都成了什么样子了!我看她是投错胎了,真够泼辣的!那又怎么样?哽!哽!那又怎么样!我就是泼辣!两位老头看着曹蓉蓉摇头晃脑的没有一点正经样气得在也没有了语言,拿着鱼具嘀咕着气呼呼的离开了。曹蓉蓉看那两个老头要走又在后面喊道:别忙走呀,我们还没吵完呢!一为老头转过身来道:谁与你吵,去回家与你爸妈吵去吧真没教养!你说什么!你个死老头,别走那么快,小心把牙磕去了!哈哈哈……,曹蓉蓉说完后又高兴的笑了起来。余莲莲在河岸上看到曹蓉蓉的表现笑得是前伏后仰。曹蓉蓉看把那两人气跑了,再呆下去也没什么趣味性了,于是带领着三条狗向余莲莲走去,边走边笑道:表姐,今天玩的太有意思了,比坐在学校学习能提起精神多了,我可好久没有这么开心过了,你看那两个老头气得,回去可能要熬药吃了!蓉蓉,我可真是佩服你,你还真够行的!这算什么,只可惜那两个老头走的太快了,不然我精彩的表演还在后面呢!可惜没能有机会向你展现。曹蓉蓉又装出一副很惋惜的样子。两人说笑着正要离开时一片浓密的小树后面一个人影一闪进入了曹蓉蓉的视线,是刘华!他正嘴角挂着微笑用一种好笑地眼神看着她,很明显她刚才的表现全被他看到了。曹蓉蓉连个微笑也没敢向刘华回应,她快速的低下头,羞红脸的对余莲莲说:快!表姐,我被老师发现了!余莲莲此时也已发现了刘华,曹蓉蓉的话还没落两人便灰溜溜的逃窜了…….
   切说那刘华怎么会在那里出现呢?那本来也是一种巧合,那段日子刘华因为苦恋上了张五娟而张五娟有不让他去国化商场所以也是闷得心慌,所以没事时便会一个人游逛,永丰城并没有太多的景致,所以那片沙滩地也是刘华经常观顾的地方,由于当天他去的比较早,看到有几人钓鱼,他便在小灌木后无聊的观看了起来,不想却遇到了曹蓉蓉和几个钓鱼老头吵架的事,刘华慢慢的回忆着刚才的经过不觉笑了出来,心理:想真看不出来,她那阴柔彬彬的外表下还有这种泼辣表现,是有些调皮,不过够可笑的!刘华想着有趣的事心情也好多了,转过身来慢慢的向永丰一中的方向走去 ,他心理想为什么五娟不能象曹蓉蓉那样呢?如果象她这么泼辣可能就好追多了,现在难题有摆在了他的面前,他是个在感情上一无所知的人却爱上了一个不怎么爱他的人,五娟心理到底再想什么呢?不然他又怎么忘记她呢?我的上帝啊,我快要疯了!刘华边走边用手轻拍着自己的额头,离开了河边…
   刘华从河边回来以后一筹莫展的扒在办公室的办公桌上,咚咚咚,办公桌面的响声惊的他赶忙抬起了头,只见乔敏正一脸霸气的站在他的对面说道:星期一的可给我调两节?乔敏又来调课了,,这种不礼貌的行为已不知她做了多少次,也怪当初由于张五娟的原因刘华心情高兴才没有多出事端,可他当天不同,看到乔敏心中无名怒火便浮了起来,冷冷的看了她一眼道:想调课到一边调去!我这边不欢迎你!乔敏看到刘华那样的态度对她心中也不觉火了起来道:耶!你还头上长角了?与你调课是看得起你!你发什么火呀!你看你那一身穷酸样你认为在永丰一中你还能翻起什么花来?刘华一听她那么说可也不示弱,道:我是翻不起什么花,我是穷,但是别人并没说穷酸的人不能教好书吧?总比那些狗仗人势,穿着华丽衣裳,天天都有学生打小报告逼着下课的废物强!其他老师一看他们吵成了那样忙向前劝阻道:刘老师,算了算了,为小事,不值得!… 乔老师,你别生气,周一我有课,与我调…. 乔敏气得全身哆嗦,泪水都流出来了,指着刘华道:刘华,你有能耐!你等着!说完转身离去了,等者就等着,去打报告去吧!我受够了!刘华说完也气得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
  杨东独自都快炸了,在办公室双脚象踩到了火盆里一可也没法停止,乔敏在他办公室里的哭声更是让他心烦,刘华他也太放肆了!就因为调个课他也会如此的嚣张吗!他自从进了永丰一中所做的事几乎可没有一件是另他满意的,要想进永丰一中可也不是件容易的事,只怪当初刘杰的关系他才接受了这位年轻老师,,他不但不感恩不说,没想到他还道恩将仇报了!你说该怎么办吧!我妹妹早对你说那刘华目无一切,一欺负她不只一次了可你就是不信,现在你信了吧!以后我妹妹还有办法在这学校呆吗?杨东,杨校长!我可对你说了,人事局那边有我呢,在一个星期内你要不把那混蛋给我踢出永丰一中咱们可就完完了!乔敏的哭声能够还没熄,杨东的妻子乔艳有开始爆啸了。杨东气得嗨了一生解释道:艳艳,一个星期咋行,我这么一来别人不更说我公报私仇了吗?再说那小子现在竟有这么大的胆子咱也不得不提防着点,侃侃他后面有没有什么后台?得调查一下还要等些日子吧?杨东还是想法设法的拖延些时间,刘华虽然让他生气可他也不想立即把刘华踢出永丰一中使自己捂不住其他老师的嘴。等!,还能等到什么时候,那敏敏呢?敏敏怎么办!你放心,我不会让刘华好过的,我们就这么一脚把他踢出其不是太便宜他了,要是杀也要多砍他几刀才能让他死!还是用老法子!我就看刘华怎么个狂法!
  乔艳听后不再说话了,安慰乔敏道:敏敏,别哭了,你姐夫会给你出这口恶气的!….
  中午曹蓉蓉和余莲莲坐在饭桌边陪着外婆静静地等待着葛树德的到来,由于曹蓉蓉也很久没有到葛树德家去了,所以那天中午的午餐她外婆做的特别丰盛,鸡,乌鱼,虾蟹,鱿鱼….,不但如此,她外婆贾氏还专把曹蓉蓉最爱吃的虾为她做了好几样,有白灼的,有红烧的,还有生吃的…..。曹蓉蓉和余莲莲看着那一桌丰盛的饭菜独子可早就不听使唤的咕咕叫了个不停,可是葛树德没有到她们是干流口水可没有敢动筷子,余莲莲看着曹蓉蓉那看着桌子上的白灼虾时嘴角忍不住在裹动的神情偷偷笑了个不停。直到13:00时院子木门终于被推开了,葛树德戴着一顶草帽一手提着鱼具一手提着一兜鱼的走了进来。高兴的曹蓉蓉飞一样的跑了出去,外公,我可想死你了,怎么到现在才回来?葛树德看到册额也惊喜道:蓉蓉!你什么时候来的,外公可也想你。今天上午刚来,唉,这阵子学习忙,不然我会每天几次地来看你。曹蓉蓉一边说一边帮葛树德接下了手里的鱼,跟随着他走进了屋子曹蓉蓉一边翻动着鱼兜一边生气的说道:外公,这鱼怎么都死了!咋没给我留条活的小鱼?唉,我怎么知道你今天来呢,改天再留吧。贾氏看葛树德和曹蓉蓉进了屋便对葛树德说道:你快去洗洗吧,这两个孩子在这里饿的都快受不住了,可你没来我让她们先吃她们都不愿意动筷!葛树德听后高兴的笑了道:哦!莲莲,蓉蓉,看来外公没有白疼你们!曹蓉蓉和余莲莲听后看着葛树德高兴的笑了笑。等葛树德转身离去后贾氏看着在地上仍在用一根树枝拨弄鱼的曹蓉蓉说道:蓉蓉你也把手洗洗,还在触鱼干啥,你看腥气地!曹蓉蓉应了一声笑着洗手去了。不大会曹蓉蓉跟随着葛树德进来了,等葛树德坐下后曹蓉蓉忙为他递上了一双筷子,议价人开始吃起饭来,等到一家人吃得正起兴时,贾氏好象突然从梦中惊醒似的抬起 了一直低着吃饭的头,她望着曹蓉蓉吃起那盘白灼虾,一边粘着海鲜酱一边吃得狼吞虎咽的样子说到:蓉蓉,你都是怎么大的姑娘了,得改一改了!不能在象小时侯那样了,你看你婆婆拉拉的简直象个男孩子,别人看了会笑话!曹蓉蓉一边咀嚼着嘴里塞得满满的饭菜一边回答道:外婆,我知道,我只是在自己家人面前才这样,在外面我可是标准式的淑女!余莲莲听后想起了中午吵架的事再也支持不住了,几乎把嘴中的饭菜全喷了出来。一家人都惊讶的看着余莲莲。葛树德有几分不明白的问道:你笑什么莲莲?没,没笑什么,余莲莲强忍着情绪,听了一会等收住笑脸说道:我笑蓉蓉把自己的形象说的也太夸张了把,还标准的淑女形象呢!曹蓉蓉没好气的白了余莲莲一眼,让后看了看葛树德和贾氏又向余莲莲递了个眼神。两位老人可没有发现这些。停了一会贾氏又若有所思的说道:蓉蓉你在这方面是应该向莲莲学习点,现在虽然讲什么改革开了,但一个女孩子家还得象个女孩子,男孩子还得象个男孩子。只听葛树德,嗨!了一声道:你就别提现在外面的事了,我看我们家蓉蓉是愈来愈好得多了,你要看到别人家那些女孩子才让你气得吃不下去饭呢,今天我钓鱼回来遇到了我的钓鱼伙伴老王,我看到他今天钓的不少,就问了这段时间经常和我一起钓鱼的另外两个渔友,老李和老陈的收获怎么样。结果你知道他告诉我什么吗?贾氏停下了筷字睁大了眼睛问道:他说什么?他说他们被谁家的姑娘骂跑了。贾氏吃惊而不解的问:他们那么大岁数了那姑娘骂他们干啥?嗨,白提了,听老王说那姑娘开始说是向他们要条小鱼,后来又说是专门找人练吵架的,找到他们俩当靶子使了!说着夫妻俩忍不住的笑了起来曹蓉蓉想笑又不敢笑只得偷偷的底下了头眼睛滴溜溜的望着余莲莲,不时的给他递着眼神不让她笑出来。等葛树德和贾氏收住笑容后,葛树德又向贾氏夸道:蓉蓉这孩子,你看比以前好的是没法说了,再说人无完人吗,慢慢来,我们家蓉蓉就是再顽皮的时候,远远赶不上她!蓉蓉这孩子算是好的了。余莲莲听后再也忍不住了,一口饭全喷了出来,多亏她早有预防,所以都喷到了桌子的下面。葛树德和贾氏望着余莲莲不解的说道:这孩子,今天是怎么啦!噢,噢!表姐她是听到你讲的那谁家的姑娘太淘气了,所以是想笑忍不住了。余莲莲听后再也止不住了笑,笑得几乎摇摇晃晃的向洗漱间走去,曹蓉蓉也忙站起身来对葛树德和贾氏说道:噢!我去看一下表姐,她别笑得载到脸盆里去了。说完曹蓉蓉便跑向了洗漱间,两人在洗漱间里笑的再也直不起了腰,,葛树德和贾氏再叫她们吃饭她们也不敢回去了,因为只要她们一在一切就会忍不住的要笑。衣服褪色还原的办法[长篇连载]《是谁把你送到我身边》....(图1)等了很久,余莲莲好象情绪稳定很多了,对曹蓉蓉说道:蓉蓉,我把这件事告诉外公吧?如果我告诉了他们我回去就不会笑了。这一顿饭我可没吃饱。你敢!你要敢说出去你会后悔的!我后悔什么?我这顿饭没吃饱才是最后悔的!再说,也没什么,你都把事情做出来了还怕我说吗?余莲莲说着话得意地拍着曹蓉蓉的肩膀。你敢说,你是知道我曹蓉从不吃亏的!哦!我余莲莲还从不吃亏呢,你说我后悔,我为什么要后悔!我就说!蓉蓉,你别吓唬我,你今天吃亏是吃定了!余莲莲说着话学着曹蓉蓉在河边的摸样得意地是摇头晃脑,曹蓉蓉沉思了片刻眼睛一亮笑了笑道:那你去说吧,我可要先告诉你,我今天下午就打算去你家,在姨妈和姨夫面前说肖思民地坏话。余莲莲地笑容很快收敛了,蓉蓉你敢!肖思民有什么地方不好了?你有本领去说吧,你认为我怕!曹蓉蓉笑了道:他即便什么地方都好我也可说成不好呀,反正姨妈他们不喜欢他,你这么聪明的小脑袋怎么变得不好使了呢?曹蓉蓉边说边轻轻拍着余莲莲的头,余莲莲思索了半天说道:我也告诉姨妈你喜欢上哪个理科王子了!曹蓉蓉听后脸上是一怔,但很快又笑了起来,道:别说不喜欢他,就是我真的喜欢上他你也没办法,是我爸妈让我与他做在一起搞好关系的,你说的话我妈会信吗?哈哈,你没办法,怎么样表姐?余莲莲心理不服的把嘴巴弯成了弧行,只得屈服地说道:蓉蓉我答应你我们谁不说谁行不行?曹蓉蓉笑着点了点头道:那你得答应我一个条件才得,不然的哈你看着办,你知道我这人是说出来就能做出来的!余莲莲知道引火上身了,但还不得不让火烧上身来,余莲莲思索了一下道:蓉蓉,你说吧,你可不要让我太为难了,不然有一件事我不会告诉你。曹蓉蓉得意地笑了笑道:好的,你是我表姐我当然得好好照顾你了,你看你现在这么能吃,将来一定会胖得不成样子,所以淑女形象旧很难保持了,你知道我什么样都无所谓,所以接下来我要去吃饭了,你就呆在这里吧,因为你太掌不住气,爱笑!说完曹蓉拍了派余莲莲的肩膀转身走了出去,余莲莲再也忍不住了忙拉住了曹蓉蓉道:蓉蓉,你让我去吧,我不笑了,我保证不笑了!曹蓉蓉又转过身来道:可是我一看到你我也想笑,所以你还得……。蓉蓉,那你就别想知道这件秘密事,就是关于今天我们在河边遇到的那位老师的!曹蓉蓉听后心理还真的感到有些好奇,于是便说道:好吧,我答应会让你回去吃饭,不过要等到我高兴的时候。余莲莲听了还想讨价还价,曹蓉蓉却一脸不耐烦的样子转身要离开了,余莲莲的脸难过的收缩在了一起,曹蓉蓉扭头笑道:表姐,你早该想到算计我的人会有什么下场!余莲莲听后再也说不出话来,只得无奈的带在了洗漱间里。曹蓉蓉进了大厅葛树德和贾氏问道:莲莲呢,她怎么不来吃饭?噢,她得了笑病,现在还在洗漱间里笑呢,来外公外婆,我们先吃,莲莲姐说了,等她不在想笑时就会来吃饭了。说着曹蓉蓉坐了下来。偷偷地笑着吃起饭来….,葛树德不能理解似地摇了摇头,对贾氏说:这孩子,真是!看来以后在吃饭时不能再讲笑话了。贾氏赞同的点了点头又叫了一声道:莲莲,快来吃饭吧。只听洗漱间里传了余莲莲的声音:我吃饱了,你们吃吧。贾氏和葛树德也不再管她了,夫妻俩又一次吃起饭来。于是曹蓉蓉又喊道:表姐,现在你就尽情的笑吧,等我们吃好饭我想你的笑病就好的差不多了,就可以来吃饭了,说完曹蓉蓉又忍不住的咯咯笑了起来,笑得葛树德和贾氏又一次停下了吃饭莫名其妙的望着傻笑地曹蓉蓉….
  曹蓉蓉笑嘻嘻的望着那一口接一口把饭吃得很香的余莲莲问道:表姐快把你知道的秘密告诉我吧。余莲莲以便吃饭一边道:其实也没什么秘密,我是怕你不让我吃饭故意说的,就是王雄的儿子喜欢你,这你知道的,前几天晚上他花钱请今天我们在河边遇到的那位老师吃饭,听说想把成绩提上去。曹蓉蓉听后有几分生气的说道:真倒霉!今天吵架的事怎么能让那该死的老师全看到了呢!看来要不多久这事或许会被那王八羔子知道!余莲莲听后惊讶道:他知道又怎么样!你难道还在乎他!我告诉他了,他一点希望都没有,我说现在有好多男孩子喜欢你,你呀只对其中的理科王子满意。曹蓉蓉一听气得跳了起来。问道:你什么时候说的?余莲莲看到曹蓉蓉那么反常的表现紧张道:怎么怎么了,才刚刚说没多久!这样他不就不会打扰你学习了吗?你知道什么呀!谁让你管我的事了,我姨妈为何养了你这头猪!我好不容易才骗他认为我和牛强闹反!这下好了,他又要找牛强麻烦了,我们也别想安心的学习了!曹蓉蓉说完气得嗨了一声甩手离开了,余莲莲睁着大大的眼睛,此时才好象明白了一点…..
  
  一连数日刘华都没敢再到国化商场去看张五娟,更有一点是爱于面子,别人既然不让去那刘华可也不想硬贴过去,更让刘华吃惊的是张五娟除了与他发生矛盾的那天晚上他偷偷的看到她在那个面馆上1、白衣服穿久了会发黄,把它浸泡在加有靛蓝的溶液里漂洗,就可以使其洁白如新;或者在清水内滴入少量柠檬汁,浸泡洗涤泛黄的衣物,返白效果尤佳。 2、深色的衣服,如红、黑、深绿等颜色的衣服,在洗涤时,往水中加几滴乙酸或食醋,就能恢复原有色彩。
3、蓝色的绸缎衣服穿久了如果变成淡紫色时,用硼砂溶液浸泡一小时左右,就能恢复原色。
4、毛线、毛衣等织物,经过多次洗涤,原有的光泽会逐渐褪掉,遇到这种情况,先把洗净的衣物在清水中漂洗几次,再在清水中加几滴乙酸或食醋,用量根据衣物多少而定,搅拌均匀后将衣服浸泡一段时间,就会恢复原有的光泽。 5、洗涤呢绒衣服时,可以用一盆清水,再加入少量氨水,然后把干净的白布浸泡在溶液中,拧干后再把它铺在呢绒衣服上,用熨斗熨烫,不但可以去掉旧呢绒衣服上的皱褶,还可以翻旧如新。
6、人造纤维衣服洗涤时,要在水中加一些食盐;洗高级的衣料可在水里加少量的明矾,这样就可避免或减少衣服褪色。
7、洗涤有色布料衣服时,在洗涤剂中加2匙食醋,能防止衣服褪色。
8、用直接染料染制的条格布或标准布,一般颜色的附着力比较差,洗涤时最好在水里加少许食盐,先把衣服在溶液里浸泡—5分钟后再洗,可以防止或减少褪色。
9、用硫化燃料染制的蓝布,一般颜色的附着力比较强,但耐磨性比较差。因此,最好先在洗涤剂里浸泡5分钟,用手轻轻搓洗,再用清水漂洗。不要用搓板搓,免得布丝发白。
10、先接半盆的水,然后在水里倒入二分之一的啤酒,再倒入一点点的蓝墨水,搅拌均匀。把褪色的衣服放入浸泡,过半小时后便可拿出,用清水清洗,晒干即可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黑帽SEO » 衣服褪色还原的办法[长篇连载]《是谁把你送到我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