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帽SEO黑帽SEO黑帽SEO

报告文学丨何石:人面桃花相映红紧急寻人:遂宁八旬老人走失,戴黑色帽子,穿红色上衣

最新消息:经家属反馈,走失者已安全回家,请关注此事的好心人放心!为保护当事人隐私,现将其姓名、照片及家属联系方式撤下。

此前消息:

报告文学丨何石:人面桃花相映红报告文学丨何石:人面桃花相映红

人面桃花相映红(中篇报告文学)

编号:18005

性别:男

——新宁县桃花村“村治民动”建设“青山碧水”美丽新农村纪实

年龄:85岁

文/何石

“桃花岛上本无桃,只缘一抹桃花‘蓝’”。这句当地的古谚道出了桃花岛岛名的由来。

特征描述:身高165cm,走失时头戴黑色帽子,上身穿红色上衣,下身穿黑色裤子、皮鞋;患轻微老年痴呆

长眠在河南临颍的宋代抗金民族英雄杨再兴(?-1140年)归顺岳飞前,在家乡崀山曾有一段聚啸山林、占山为王的历史,他的养马场就在水草丰美的桃花岛。那时候,一个叫蓝桃花的八峒瑶族姑娘,跟着“弼马温”的父亲养马医马,父亲随归顺的杨再兴北上抗金后,她依然留守在桃花岛继续为岳家军养马。有一年,因马瘟流行,传染给了百姓,全靠她采草药熬汤祛瘟。一天,她攀上马園岭的悬崖采药,不慎掉入夫夷江殉难。岛上居民为纪念她,遂将岛名命为桃花岛。

——楔子

夫夷江从广西资源顺流而下,绕过十八道弯,甩下世界自然遗产地——中国崀山一路登峰造极的象形景观“将军石”“天一巷”“辣椒峰”“骆驼峰”“八角寨”……流出崀山,又写意出一路美不胜收的画廊。自上而下至县城,可观赏到“崀笏朝天”“莲潭映月”“花渡春风”“放生晚眺”等夫夷胜景。落日黄昏,登上“放生阁”,但见长堤柳岸,金岭如黛,粼粼碧波,霞光荡漾,山川城廓尽收眼底。江畔两岸,或悬崖峭壁,或古木森森,喧鸟噪林;槐荫柳樾,野渡无人,舢舟自横……流出县城,便是一片脐橙的海洋,沿江两岸如衣如带贴身相随百余里的数万顷脐橙产业观光园,构织成“百里脐橙连崀山”的生态人文风景。

走失时间:2018年1月29日下午3时

至泥湾、湘塘、堡口、泡水渡口,夫夷江便变得异常开阔,温驯而平静得像湘西南美丽多情的少女。这便是晚清楚军几个著名的水陆演兵基地,曾经操弄出纵横驰骋、所向披靡的一方劲旅,这支1851年由江忠源募集乡民组织起来的地方武装,就是他们与“湘军”联手改写了太平军的命运,让气数已尽的晚清政府得以苟延残喘了几十年。以至于铸就了晚清七大总督中新宁崀山独占两席(一为刘长佑,一为刘坤一),出现了“隔墙两制台,对河两提台;七里五番台,十里八道台”四品以上大员多达242人的官宦盛景,将星之璀璨,蔚为壮观。

走失地点:遂宁船山区遂乐路

泡水渡口就是外人登临桃花岛的码头,为晚清记名提督陈希祥所建。因他夫人陈氏是桃花岛人,加上与之相关的“堡口豆腐桃花酒”的渊源,在他衣锦还乡大兴土木时修建了他老家堡口码头的同时也建起了泡水码头。正是有了码头,又有了世袭艄工的摆渡,便不断有移民迁徙而来,桃花岛也人丁兴旺起来。那沿岛临江自上而下排列在新田车、黄家车、何家车、曹家车、杨木车等地段的七、八架日夜翻滚的竹筒水车,见证了这方水土上农民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劳碌,正是那“远看蜘蛛织网/近看棍棍棒棒/四十八把酒壶筛酒/中间弹琴吹唱”的童谣,激发了抗战时期短暂旅居新宁的著名诗人艾青的灵感,便有了他《水车》的千古绝唱:

你旋转着/旋转着

据家人介绍,老人走失时未携带任何防护用品,家人多方寻找无果,万分焦急,望附近好心人留意,如有线索,烦请告知,家人感激不尽!

水不止息/你不止息

头条寻人是一项面向全国的免费公益项目,致力于帮助各类家庭寻找走失者,其原理为在走失者失踪地点附近弹窗寻人信息,借助头条的庞大用户,大大提升可能目击者帮助寻人的几率。过往成功案例已经证实,头条寻人的精准地域弹窗对短期内走失的老人、精神障碍患者等移动能力较低的人群,有较高的寻人成功率。

带着困苦/带着倦怠

跨越过浪/象巨兽般沉吟

邮箱:xunren@toutiao.com

……

紧急寻人:遂宁八旬老人走失,戴黑色帽子,穿红色上衣

其实,桃花岛的历史要追溯到舜帝南巡时起。据传,那时节,舜帝“涉洞庭溯资水南巡狩”到新宁,在桃花岛的马園岭祭神,侍者把他引向一个天生的“良”字形石头的香炉边插上香,舜帝躬身俯首,猛然一阵狂风大作,将他的“山”字形皇冠吹到一个石头上去了,他抬头间,忽见远处的崀山群峦叠起,丹峰舒卷,如膜拜顶礼而来。舜感慨万千,良久无言,再观香炉之“良”与皇冠之“山”,即双目如芒、击掌长叹:“山之良者,崀山崀山!”这便为“崀山”山名之由来。如今桃花岛的香炉石和皇冠石仍在,只要微微风起,那“山”形皇冠石便会轻轻摆动,发出悠远而慨叹的幽鸣。

既然“桃花岛上本无桃”,如今却杨桃、碧桃满坡,“桃花春色暖先开,明媚谁人不看来”,全国各地的游人纷纷奔“桃”而至。这个历经沧桑、几度移民搬迁的小岛,居然一跃成为资江流域一颗乡村振兴最闪亮的明珠!她不仅荣膺全国文明村、全国乡村治理示范村、湖南省重点移民工作整村推进示范村等荣誉称号,湖南省改革办也对桃花村“协商民主”“村治民动”治理模式发专题简报推介,并引起湖南省乡村治理专家、国防科技大学黄朝峰教授关注而慕名前来专题调研;而且因“户户有花园,地上无纸屑;桃花岛上开,芳草碧连天”而声名远播,进而因“四季有花香、天天闻鸟语”成为享有“人间天堂”美誉的乡村旅游打卡地,天天游人如织,车喧马啸。

走进桃花岛,除了人文故事的神秘邃远之外,还有青山如黛、夷水如练、草蕤鱼肥、百鸟和鸣的自然风景,更让人惊叹的还是这方水土的每一个人,他们爱岛护家、山水与共,高度自觉的乡村之恋。

桃花为什么那样红?岛上人家的脸上何以如此灿烂?让我们抽丝剥茧,为您揭开新宁县清江桥乡桃花村以“协商民主”“村治民动”乡村治理新模式,把桃花岛建设成为“青山碧水”美丽新农村的斯芬克斯之谜!

“桃花姑娘”彭艳慧:几多悱恻几多乡愁

站在极富武林传奇、有“好把式难过赤木氹”之称的“赤木古道”的山坡上俯瞰桃花岛,它三面环江,背倚九牛山脉的群峦,像一条磅礴恣肆的蛟龙伸出巨大的嘴巴在夫夷江戏水,而那苍茫而又嶙峋的身体却在群山间逶迤;又像极了一条晶莹碧透的翡翠,恰到好处地围裹在一袭盛妆的丰腴少女的玉颈上,让她与山水同色、绿意盎然。

难怪光绪年间的《新宁县志》记载:明正统十四年(1449年),因八峒瑶民杨文柏起事,烧毁金石县城,县令甚惧,以“县城不应临近乱源”(指八峒)为由,拟东迁赤木氹对面的桃花岛,另置县治。试想,如此前有护城河后有大靠山的风水宝地岂有不心仪之理。要不是县籍名流、时任两广总督的李敏派人以“劳民伤财”力劝,恐怕桃花岛早已是有近1500年历史的山水洲城了。

从堡口和对面的湘塘码头往东,夫夷江平静而开阔的水面被陡如刀削的一堵峭壁拦腰撞了一下,水流开始湍急起来,如果不是在赤木氹被铜墙铁壁一般的赤木岩壁一夫当关堵回来,夫夷江就不会形成这个山环水绕的半岛绝景。靠山吃山靠水吃水的桃花岛人本来就是十几个杂姓的外来移民,每一个姓氏的人迁来之后,抱团生息聚在一起,也就有了今天的杨家院子、曹家院子、何家院子、黄家院子……他们亦农亦渔,那依水而筑、星罗棋布的爿爿鱼塘和日夜琴瑟和鸣、渔歌互答、不知疲倦的竹筒水车,就是桃花人赖以生存的利器。正是有了这些诗意的水车,才有了如今改称杨家车、何家车、曹家车……的组别。然而,这份宁静的田园生活被上个世纪90年代初的一次工业革命终结了,政府在紧靠桃花岛北端的一个峡口拦河修筑了桃花坝电站,随着拦河水位的提高,原来的鱼塘、水车几乎全军覆没,接着便是筑堤挡水,全线搬迁。搬迁以后的桃花人,大多往马園岭、何家山的山脚集中,原来依傍夫夷江潮涨潮落、悠然自得的那份“靠水吃水”的优越感没有了;一些牵汤挂水舍不得搬迁的户头,也因饱受围堤决口浸水而退避三舍。

彭艳慧(又名彭艳萍)就是桃花大搬迁的时候卖掉父母留在桃花的老屋的。她原本就不是桃花人,其祖父避难迁徙至堡口乡(现属清江桥乡管辖),后因在高桥乡任食品站长兼会计的父亲“四清”的时候下放到桃花村,把她生在了桃花岛后,又因全家吃的是“国家粮”,所以父母和她们姊妹没有分到桃花一分半厘的田地山土,也就成了“半生不熟”的桃花人。儿时的她也能光着脚丫在沙滩上打滚,一声唿哨就可以与男孩子杀个“密子”潜入江中,然后游到对面的赤木码头;放学的时候骑着老牛歪着脖子听着水车机械地重复着“吱吱呀呀——啪”的鸣唱,禁不住发出“扑哧”的怪笑。但这一切随着她考上大学和父母过早离世,加上修电站拦河移民,她家姊妹几个不得不半送半卖将几间老屋处理给了好邻居何加良,自此那些妙趣横生的童年记忆也渐渐淡出了她的脑际,她自己都把自己排除在桃花村之外了。

彭艳慧在邵阳日报工作过,后面又去了某区文化馆。有一定文学艺术底蕴,也有很好的人脉资源。不然,当桃花村黄家车的曹诗文、曹文君姐弟俩要寻找他们失散12年的母亲陈水香时,她何以能很快帮他们寻亲成功?陈水香与曹才红在广东打工,正准备去浙江换个工资高的厂子。那时的广州火车站整天是人流如织、熙熙攘攘,曹才红一不小心把个手机挤丢了。老实巴交的曹才红只顾找手机,竟而又把老婆搞丢了。那时节,打工人只要两情相悦就住在一起,根本还没有弄清远在贵州的陈家的子丑寅卯,只可怜曹才红茕茕孑立12年未娶。好在曹才红偶尔在“美篇”上看到彭艳慧写的《桃花盛开等你来》,进而联系上彭艳慧,诉说了自己的伤心往事。连他们自己也没有想到,就凭彭艳慧在“美篇”上一篇《妈妈,你在哪里?》的文章,一个星期过后就替曹才红可怜的儿女们找到失散12年的母亲。

自从利用网络媒体优势帮曹家姐弟找到母亲,彭艳慧与桃花的互动也多了起来。2017年的清明节回到阔别已久的桃花村时,满岛都是五颜六色的塑料袋在肆虐狂飞,她走到江边,那江畔树上挂的、水中漂的,莫不是垃圾和塑料袋。原来村民把装垃圾的塑料袋倒在江里,江风吹动时袋子又飘回村里;村里还有50多条鱼船在连班作业,白天用网拖,晚上用电鱼机疯狂地捕杀,整个岛上升腾着腥臭难闻的味道;沿江的围堤内,养鱼的、种莲子的、种稻子的拉拉杂杂,乱拉电网、乱开堤口;岛上的房屋没有规划,“江景房”“风水房”“占山为王(房)”随处可见;“鸡鸭满天飞,处处见烂粪;猪在山上跑,狗在村中吠……” 给人以满目疮痍、泛滥无序的苍凉和隐忧。

彭艳慧上看下看、左看右看,总觉得这个地处世界丹霞自然遗产地、国家5A级风景名胜区——崀山全域旅游核心区域,紧邻舜皇山国家森林公园、宛旦平故居景区,与最美生态乡村示范村——湘塘村隔江相望,与回龙寺镇天坑、风神洞石漠公园隔山相连,三面环江,林茂水丰的湘西南水乡,不可能是现在的样子。她执意跟几个老人要走进屋背后的马園岭,她要看看童年走过的曾经商旅繁华的堡口茶马古道,要找寻掩没在荆棘和柴草中重达十余吨即摇即摆的“童摇石”(也就是“山”形皇冠石),还有神龟石、香炉石(即“良”形石)、马蹄石、轿顶石、金蟾石、钓鱼石、龙椅石等奇石幽岩。因为常年封山,刺草满径锁住了去路,彭艳慧在微信群里倡议大家动手,砍通通往马園岭的路。2017年国庆节期间,声势浩大的马園岭风景区砍山路公益活动轰轰烈烈地开始了,时任驻村第一书记石光平,村支书陈祥书、主任蒋文斌、秘书李云刚、妇女主任李小琴都身先士卒来带头参与,何勇、曹才华、曹小兵、曹满平、曹海华、林文盈等爱心人士特意外地赶回,最远的莫过于海南某单位的驻村扶贫书记尹伟青。这些在外的游子,为了响应彭艳慧发展家乡旅游的倡议,他们不仅亲自赶回来给砍山助力,而且为活动赞助费用。活动开始不久,曹满平的脚趾一不小心被石头砸得血肉模糊,而他只做了简单包扎后硬是咬紧牙关坚持到最后。他们高涨的热情感染了在家的所有人,连隔壁楠木村的李昌富也专程赶来助力,村里在家的群众近百人兴致勃勃地赶过来一起参与,小朋友何琴也跟在爸爸何加松后面帮忙来了,小小年纪的她,开心地跟在大人身后把砍下来的杂草杂枝往边上拉,全然不顾汗水湿透了衣服。三十多年未曾通行的马園岭老路,完全被荆棘丛生的杂草杂树封闭,根本看不到原来的面貌,因为只有何劲风、曹燕武使用的二台除草机根本不够用,为了尽快完成任务,大家只能兵分三路一点一点用柴刀去砍开山路,直到青石板古道和嶙峋奇特的怪石现出原形,大家欢呼雀跃着,看到这些奇景露出“庐山真面目”,心中充满了期待与希望。

此刻,站在马園岭观看桃花岛和桃花湖,顿时眼前豁然开朗,此前村里脏乱差的不快,被“敝帚自珍”“孤芳自赏”的情怀所遮掩,依次可以观赏到观音岩摩崖碑刻、古建筑遗址“陈氏(晚清记名提督陈希祥)家庙”的石门牌楼,陈母“皇亲誥封一品夫人墓”;维妙维肖的狮子岩、恢宏连天的江天彩壁、神秘莫测的鲶鱼潭;“野渡无人舟自横”的村野小渡,渡口浣纱洗菜的村嫂村姑,远处垂纶者和打鱼人挑逗调笑、山歌野语不绝的汉子;湖两岸金色的田野、古朴的村舍、成片的果园……与空蒙的远山、翻飞的白鹭、袅袅缥缈的炊烟、悠闲自得的牛羊,以及那倒影清晰、一平如镜的湖水,构成一副美不胜收的彩色山水长卷,一抹人与自然和谐相处、原始生态令人向往的绝妙风景!

家乡原来这么美!彭艳慧的心澎湃起来,她在心里盘算开了:在脱贫攻坚和乡村振兴的时代背景下,凝聚众人智慧,结合水乡农业特色与丰富的人文景观,以“公司+合作社+农户+移动互联网金融”的经营模式,发展独一无二的“水韵桃花”乡村生态文化旅游项目,并推进修建堡口大桥连接东西两岸,倾力打造“湘塘旅游区-堡口豆腐街-桃花岛-桃花湖-赤木旅游区-桃花坝”的“水韵桃花”黄金旅游线路,让秀美迷人的桃花岛成为清江桥乡的形象名片,成为新宁又一张全域旅游的金字招牌。

有了这个想法以后,她即刻在自媒体、个人公众号上注册了“水韵桃花”的域名,接着向所有桃花在外人士和关心桃花发展的仁人志士发出《桃花岛乡村生态文化旅游开发倡议书》。那诚挚的话语、缱绻不舍的情怀、切实可行的计划、吹糠见米的举措,感动着每一个人:

日出桃花红胜火,春来夷水绿如蓝。美丽隽秀的桃花岛,地处湖南省邵阳市新宁县清江桥乡桃花村,一面靠山,三面环水,四面八方山青水秀,或沉醉果香,或渔歌唱晚,湖光山色,叹为观止。为了充分利用家乡独有的旅游资源,借助“大崀山”全域旅游之势,满足大众旅游消费需求,打造一个具有“水韵桃花”特色的旅游风情小岛。在此,我们共同倡议:

一、坚持绿色发展。加强对资源的保护和开发,尊重自然规律,充分利用地区资源禀赋,从本地实际出发,挖掘地域人文特色,努力给后代留下更多绿色遗产。桃花岛现有的柑橘林、脐橙林、桃花湖、十里堤坝、夫夷江两岸人文地理风光、马園岭风景区有国内仅有的即摇即摆的童摇石、还有金蟾石、神龟石、香炉石、马蹄石、钓鱼石、轿顶石、新田车与狮子岩攀岩基地、白鹭湿地、垂钓休闲鱼塘等等景点基本形成,在此基础上重点建设“十里桃林”,营造“中无杂树,芳草鲜美,落英缤纷”的桃花源美景。再让渔家乐、生态农庄、民宿别墅点缀其间。鸡犬相闻,且“有良田美池桑竹”。

二、坚持科学规划。突出规划、策划先行。坚持以乡村生态文化旅游为核心,着力桃花岛与桃花湖两个支撑点,倡议修建堡口大桥连接东西交通大动脉,倾情倾力打造“湘塘旅游区-堡口豆腐街-桃花岛-桃花湖-赤木旅游区-桃花坝”“水韵桃花”黄金游。

三、坚持特色培育。聚焦风情特色,注重对清江、堡口地域特色文化内涵的挖掘、提炼和传承,注重乡村生态旅游的个性培育。

四、坚持互动融合。加强“生产、生活、生态”三生融合,推进型态、业态、生态“三态”统一,努力为游客提供特色化、差异化、人性化、个性化、多样化旅游产品和服务,满足游客深度体验需求,提高“水韵桃花”建设的经济社会生态效益。

五、坚持多方筹资。一是争取桃花岛乡村生态文化旅游开发项目尽快立项,并得到各级政府认可支持扶植;二是争取得到社会各界有识之士的赞助推广;三是进行招商引资、或以股份制、合作社众筹资金方式开发。

……

倡议书发出以后,彭艳慧便紧锣密鼓发起、组织一系列环境保护的行动,并开始着手筹划2018年“桃花岛上闹端午”赛龙舟活动。要举办大型赛事,必须改变桃花的外在形象,让村民自觉养成讲卫生、爱整洁的良好习惯。彭艳慧联合邵阳市环保协会、新宁县环保协会、邵阳市双清区音乐舞蹈家协会等单位,向桃花岛的脏乱差和重大环保问题发起鞑伐;她带着邵阳的环保与文艺公益志愿者来到桃花岛,一部《桃花村的秘密》的情景微电影正式开拍,电影直指桃花村的垃圾问题,并为村里治理垃圾提供了解决问题的钥匙。

为了彻底改变桃花人的环保理念,彭艳慧特意从邵阳带了十几个志愿者过来,他们一手提个布袋子,一手拿把铁夹子,从沿河近十里的河堤到各组聚居的生活区,从马園岭、何家山的山麓,到通村公路的沿线两边,无论是塑料袋、牛屎、臭狗屎,还是纸屑、烟头、鸡骨头,都没能逃过他们的视线,当背着大包小包垃圾的志愿者从村民眼前走过,村民心里刀绞一样地痛……是啊,只要是血肉之躯,谁还会无动于衷?彭艳慧要的就是这个结果——看你还乱扔么?看你还有脸面让城里人来为你收拾垃圾么?彭氏“苦肉计”还真管用,尽管也有人冷嘲热讽,也有人始终不解,但垃圾入篓、广用布袋装物的多了,塑料袋漫舞的现象逐渐绝迹了。

2018年端午期间,“水韵桃花”首届“智科立华杯”龙舟文化艺术节如期举行。以桃花泡水码头为核心,向湘塘、堡口、赤木辐射的广阔水面,连成了千帆竞渡、船歌互唱、鼓角争鸣的欢乐海洋,来自县内外的近百艘披红挂彩的龙舟和色彩缤纷、喜形于色的人流,展开了激烈而友好的竞渡。活动得到桃花村村支两委和广大村民的认同和积极参与,清江桥乡党委政府和县里有关部门及时跟进,给予了相应的互动和支持。活动在网络上现场直播以后,“桃花岛”和“水韵桃花”的芳名不胫而走,一度成为网络热词。

那一阵,人缘极好的彭艳慧每逢周末就往桃花走,每次回来总有一帮人跟着,而她总喜欢把桃花通的老邻居何加良老师叫上,原来她要让马園岭的石头“唱歌”了,要赋予桃花的草木石头以故事了;她还鼓励村民在桃花岛广种黄桃,及早结束“桃花岛上桃不多”的历史;为了寻求桃花岛未来发展方向,她带着热爱家乡的爱心人士何勇、李昌富、曹才华、曹小兵等十余人,二次不远千里去广东清远市乡村旅游品牌“隐世桃花源”取经,又邀请”隐世桃花源”创始人莫惠星来为桃花岛做规划、出主意、搞联盟。

2018年,桃花村也正式成为县政协主席蒋新雄的“美丽乡村建设”驻村点,时任政协秘书长李少先常在桃花村穿梭,与县质监站扶贫队、村支两委的同志戮力同心,致力于将桃花、湘塘、赤木三村作为清江桥乡“水文化旅游小镇”中心区域的名片外推。2019年3月,名声在外的桃花村终于迎来了新宁县政协扶贫工作队的“三剑客”,桃花村的各项事业才真正步入扶贫攻坚和乡村振兴的快车道,从基础设施建设、环境卫生治理、植树造林、民居庭院改造等方面入手,桃花岛迈开了慷慨激越的铿锵步履。

政协扶贫“三剑客”:一曲“协商民主”的弦歌

政协新宁县第九届委员会的秘书长周光辉是个文学情怀很深的文化人,他的系列文化散文在业界有很大的影响。他与桃花的结缘是

在彭艳慧把桃花炒得炙手可热的2018年。那年的春末,同是县里“笔杆子”出身的清江桥乡党委书记焦海忠邀请周光辉、陈德乐等几个文化人士就增加桃花的“文化元素”采风、把脉。已经对桃花的文脉惶恐得毕恭毕敬的周光辉,几乎从踏进泡水对面的赤木起就“小心翼翼”起来。这条曾经繁华而传奇的茶马古道映照过两千年的星月,留下过几多倥偬而峥嵘的蹄印;赤木渡那废弃的养殖场和悬崖边一排排曾经客流不息的吊脚楼,诉说着古渡历经沧海桑田的变迁;早已面目全非、付之一炬的观澜亭上,由湘军鼻祖江忠源题写的“来路艰难履坦莫忘回首处,前程远大偷闲敢作息肩时”的对联不知流落何处,只有那沉吟不息的夫夷江水仍然在弹奏着楚军将士亦悲亦喜的忠烈弦歌。

来到码头,一脚伸进渡船,一脚还在地面,就望见鲶鱼潭前“水开莲花”的绝境,那水下曾经每逢深夜波光粼粼、雾岚迷蒙,宛如观音坐莲、珠光绽放。相传曾文正的先祖曾是堡口一带游学的私塾先生,自从从风水先生口中参得“肉身独摘‘莲花’必旺后世”的天机,待母亲过世便将老孺人赤身裸体水葬其间,自此波光黯淡、“莲花”不开。私塾先生却为躲避千夫所指的骂名远走湘乡荷叶塘(今双峰),竟而成就了曾氏一脉“中兴将相、柱石之首”的英名。回想起愚忠而辉煌的楚军堙没在星光煜煜的湘军史册里,扼腕之余凭生几多凄怆的悲悯。

上得岸来,便是悠远的堡口老街延伸过来的历史烟云,一句“钢化庐州,墙倒陕西”的俗谚,只因新宁“钢”“江”“墙”“祥”谐音,故而,又把战死在安徽庐州(合肥的旧称)的楚军创始人江忠源(安徽巡抚,追认总督衔、谥封忠烈公)和病死在川峡作战火线上的楚军的另一重要将领——记名提督陈希祥联系在了一起。

历史的长卷翻过一百多年之后,当抛却功过是非的争鸣,去追寻陈希祥成长的足迹和袅袅升腾在乡间的碎片,发现他对于故乡堡口,乃至一衣带水的三面环水的一湾半岛——桃花岛,也是那般的缱绻和流连,让一行人对这个驰骋疆场、杀人如麻的一介武夫多了一份婉转的认知,犹如一路流来、千转百回的夫夷江水,有险滩,有飞瀑,也有柔情,有低鸣……

爬上马園岭,早前脑海里定势的大宋时期为抗金民族英雄杨再兴养马的蓝桃花和她的父辈是岛上最早的养马人,然而他们也仅仅只是桃花岛牧马史上的一个过客,而早在汉武帝元朔五年,长沙定王之子、汉景帝之孙刘义封为夫夷侯并在距桃花村不远的夫夷江畔梅州建夫夷侯国,传国七代达半个多世纪(有说传代跨度达一百一十年)之久,桃花村的马園岭就曾是夫夷侯国的养马场。不知2000多年前的桃花岛上,风流倜傥的夫夷侯带着他的一众红颜打马在桃花的青石古道、夷水之滨时,遗落了多少落魄王子的无奈和隐忧?而那些香炉石、皇冠石、钓鱼石、金蟾石、马蹄石等奇形怪状的石头,也都灵动起来,以各自悠远的故事和动人的传说向他们敞开心扉、娓娓道来。

而何家车靠近江边的一爿冷浸地,早已栽植了40多亩黄桃,此时已是一片青绿,那满枝累累甸甸、面色微醺的桃果正向他们招摇着,仿佛在发出桃子即将成熟时摘果的邀约,而那正承载丰收喜悦的扶苏枝叶,欢快而友好地与微澜不惊的夫夷江水唱和着、戏谑着……就这样,周光辉和同行的所有人,无不被夫夷江清江湾里这座美丽迷人的半岛所吸引,回家后周光辉乘兴写了一篇《清江桥美丽的乡村传说》的文字发在“美篇”上。从此,桃花村就留存在他那美好的记忆里,那如莲子般令人回味、如桃花般美好的人生际遇,也在崔护的《题都城南庄》“去年路过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的联翩浮想中荡漾起来。

报告文学丨何石:人面桃花相映红

也许是《清江桥美丽的乡村传说》中的桃花岛太美了,也许是蒋新雄主席觉得周光辉对桃花村太了解了,2019年2月的一天中午,蒋主席把周光辉叫到自己的办公室,面露桃花而又不无严肃地说:“秘书长,桃花村在你的笔下已经很美了,但这个重点移民村还有蛮多人捧着金饭碗在找饭吃,组织上要请你出任扶贫工作队队长,带两个同志,你们三剑客进驻桃花村,去把桃花打造成名副其实、村美民富的魅力乡村!”

周光辉身上震颤了一下,诚如他自己一段文字中写到的:“人啊,往往一个不经意的念想,偏偏那念想就会成真,真可谓‘想什么来什么’”。还能推却么?作为县政协党组成员、秘书长,单位三个村的扶贫任务把大家“一个萝卜一个坑”地塞得严严实实,哪还有什么挑肥捡瘦?他也只是稍微估量了一下工作的难度,于是,那些自然和人文凄美而悠远的风景又飘渺开来,他随即也就清了一下嗓子,便爽朗而干脆地答应了下来。就这样,周光辉、李涵喆、李振明三个平均年龄54岁的老男人便一脚踏进了桃花村。

“游览桃花村的脚步是浪漫而轻松的,而走进桃花村扶贫与建设美丽乡村的脚步却是沉重而凝滞的。扶贫要实现脱贫摘帽,责任有如泰山压顶;美丽乡村建设白手起家,压力犹如借梯登天。等真正了解桃花村后,三个老男人六目相对,一丝苦笑撇过嘴角,三张沧桑的老脸上掩饰不住失望的表情。”周光辉《在桃花村的日子里》一文的这段回味正是当时心境的真实写照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黑帽SEO » 报告文学丨何石:人面桃花相映红紧急寻人:遂宁八旬老人走失,戴黑色帽子,穿红色上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