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帽SEO黑帽SEO黑帽SEO

黑色加什么颜色会变成红色啊??瞿 麦 花 语:思 慕(转载)

加什么都不能变成红色,因为红色是三原色之一,三种基色是相互独立的,任何一种基色都不能有其它两种颜色合成。而其它色可由这三色按照一定的比例混合出来,色彩学上将这三个独立的色称为三原色。
搜狗问问
 瞿 麦 花 语:思 慕
  
   
  
   暮春的傍晚,朵朵懒洋洋地坐在一张快要散架的藤椅里,身后是三层高的木架,架上有一些蓝紫色的波斯菊,一些扇子似的火焰花,还有一大排瞿麦。如果你觉得这个名称叫起来拗口,也可以叫它石竹,或者那个为了好卖起的世俗名字“康乃馨”。是的,这是一个花店,朵朵是一位卖花姑娘。当然,这是浪漫的说法,实际上她只是一个守店的女孩,以此为生。
  
   这一大排瞿麦颜色艳丽,有大红的、粉红的、紫红的、嫩黄的、黄带红边的,独独白色的卖完了。仿佛要补上这一色彩似的,朵朵身上穿着白色的细棉布长袖T恤,绿色灯草绒裙子,脚上吊着棕色皮凉鞋,牙疼似的捂着腮,没精打彩地望着路的尽头,好象一株呆头呆脑的马蹄莲。
  
   这是一条支马路的支马路,或者叫小巷更为合适,汽车开不进来,只有三轮车可以通过。两旁都是些占道经营的小摊,主要是饮食和小百货、服装。这些东西之所以存在,是因为这里有一所大学,环境优美、艺术类专业多,说不上著名,却以女生漂亮而引人注目。由此引出了一类新的生意:开花店。以方便那些恋爱中的学生,以及外界一些虎视眈眈的男士们。本来这里只有两家花店,现在已发展到了五家,生意越来越难做了。在这个既非周末又非节日的平常日子,买花的人就更少了。
  
   这条街上光秃秃的没有一棵树,只有这些没有根的花和叶,只有两旁歪斜的楼房,随时随刻都象要倒塌下来,却比萨斜塔似的伫立着,一年又一年。
  
   象以往一样,无处不在的灰尘又在阳光里飞舞,然后铺天盖地落下来。落在盖着食物的白纱布上,绿色的纱罩上,商店的招牌上,桌椅上,人们的衣服上,头发上,所有的花朵上,一切东西上。小贩的纱布一天要换几次,花们也需要不时地浇水,不然它们会飞快地老去。不停落下的灰尘好象大雪一样,无论落下多少,永远还有许多在空中舞蹈。以至朵朵曾经怀疑,这条街会不会被灰尘淹没。造成这一现象的原因是这条街从来没有人来打扫,如果久不下雨,灰尘堆积在路上,三轮车开过或人走过就会使它扬起。但是如果下雨,街道又好象是一条流着泥水的河。雨停后街道
  
  就是干枯的河床,布满了龟裂的泥土。
  
   与之一街相隔的校园却是另一番景象,园内绿树成荫,繁花似锦。有青砖的教学楼,古朴的图书馆,仿古的木亭子,还有一个大湖。湖边垂柳飘扬,好似水妖的手臂。这一切朵朵并没有亲见,听人家说的。朵朵从未进去过,虽然这是一件非常容易的事,她不知道是什么阻止了她的脚步。
  
   在刮大风的日子,隔着飞扬的尘埃,远远的看见青砖的屋顶,波浪似的起伏的树梢,好象在沙漠中看刹那间的海市蜃楼。但是每次闭眼之后再睁开,它依然在那里,只是随着季节的更替变幻着一些色彩。此刻,在夕阳的照耀下,一切都是昏黄色的,有一种慵懒的温暖,使人意志全消。在油画似的暖色调中,一切物体的轮廓都有点模糊,看上去和往常有点不一样。人人的面孔也比往常可亲,仿佛有些什么在阳光中消溶了。时光放慢了脚步,缓缓的,悄悄的。所有的喧嚣象隔了一层,从遥远的地方轻轻飘来。
  
   有两个人在花前伫足,很快被另一家花店老板热情地招呼过去。朵朵守了一天,人被春天的太阳熏得软绵绵的,连小手指头都不想再动,无动于衷地看着两人离去。朵朵想,就算天塌下来,我也不要起来。朵朵把迷离的目光投向小街的尽头,那里有一堵拆了一半的墙,石灰砖头散乱地堆了一地,阳光正是从这残坦断壁处照耀过来。在一片金黄中,出现了一个男人的轮廓,逆着光看不大清他的面容,只见整个人发出柔和的光芒,如科幻片中的某些人物。
  
   男人渐渐地走近了,外套搭在手臂上,腋下夹着黑色公文包,身形挺拔,气宇轩昂。他在最近一家花店停了几秒,立刻引来老板殷勤的声音。但他不为所动,继续朝前走,又越过两家花店,来到朵朵的店前。他停下步来,不看花却仰着脸看朵朵,半眯着眼,似乎是在等待朵朵来招呼。
  
   朵朵拿不准他是不是要买花,犹豫着要不要起来。男人气定神闲地站在那里,一直望着她。在他无言的注视下朵朵突然心慌意乱,只得缓缓起身,嗫嚅地问:“先生买花?”
  
   男人又凝视了她一阵,才不慌不忙地说:“是啊,可是不知该买什么花。”
  
   “那要看送什么人。”不知怎的,朵朵有点脸红,好象探听了别人的隐私。实际上这句话再平常不过,一天要说许多次,属于业务用语。“女学生……或者说一个我想追求的女学生。”男人以一种充满自信的坦率的口气说。看他的年纪也不小了,朵朵微微有点吃惊,随即释然,淡淡地说“一般人送玫瑰,但是……玫瑰不够别致,也太直露。”男人颇有兴趣地等着听下去,朵朵却不说了,转身从那一大排瞿麦后面捧出一束紫丁香,混着少许白丁香,紫紫白白的颜色十分雅致,好似一个浅浅淡淡的面容。朵朵捧着花轻轻说:“紫丁香代表爱的萌丫,白丁香代表美丽的因缘。有人认为,紫丁香的花色是悲哀的颜色,如同爱的忧伤。”
  
   男人发出一赞叹,令朵朵感到莫名的兴奋。买下花后,他深深地看了朵朵一眼,并且说:“我还会再来买花的。”朵朵怔怔地望着他走进校门,心想不知那个收花的女孩是什么样子的。其实,朵朵本来想向他推荐代表思慕的瞿麦,因为瞿麦剩了很多没有卖完。在这样的天气里,在经过了一夜之后,它们会纷纷开放。而花,只有在含苞的时候才最具卖相。但花们全然不顾朵朵的意愿,不顾她痛惜的目光,在深夜无尽的黑暗中悄然怒放。
  
   夕阳一点点收起它的光辉,天色渐渐暗淡下来,这是夜的黎明,也许天上的星宿正在此刻换班。朵朵重新慵懒地坐进那张快散架的老藤椅里,随着夜暮的降临,朵朵的自由就快要到来了。
  
  
  
   实茭答里斯花 语:映照的容颜
  
   
  
  朵朵住的地方就在这条街的尽头,那些似倒非倒的房子的一间。这些房子传说要拆掉,所以屋主任其破败,无论是墙壁生霉屋顶漏雨,还是老鼠在地板上打洞,都一概不管。不过因此租金便宜。
  
   朵朵租的房间在二楼,有二十多个平方,很大一间。窗户临着旁边的
  
  房子,被挡了光,屋子里很暗,白天也象黄昏一样,这样子朵朵倒很喜欢。房东是个老眼昏花半聋的老太太,整日不是躺在床上就是坐在竹椅里晒太阳,对一切不闻不问,视而不见。这样子朵朵也很喜欢。
  
   屋子里只有不多的几样家俱,都是老太太的,样式笨重古老,油漆剥落。把手和边角雕着精致的花纹,一开门会嘎嘎作响,好象在痛苦地呻吟:饶了我这把老骨头吧!接口已经松了,有时候会自己荡开,发出悠长的吱嘎声。
  
  老太太晚饭吃得早,朵朵回来得晚,不容易碰面。在空旷破败的房子里,朵朵和老太太幽灵般时不时现一下,悄无声息的。这使朵朵想起有一种叫实茭答里斯的花,它的别名叫“妖精的手套”。传说妖精把它送给了狐狸,狐狸把它往脚上一卷,脚步声就消失了,可以放心地围着鸡舍打转。传说它还会变幻颜色,在两个命运相似的人面前会变成同一种颜色。
  
  天已经黑了,按理该做晚饭,但是朵朵站在屋子中间发呆。通常朵朵做饭很简单,烧一锅水,把不管什么菜都往里一丢,菜和汤就全有了。只有心情好或者是实在无聊的时候,才会支起铁锅炒菜。要是心情不好,饭就懒得做了,在那个大铁皮饼干盒里随便找点什么对付。
  
  今天朵朵心情有点古怪,拿不准是去炒菜还是去烧汤,或是吃饼干。这么想了一想,时间就悄悄过去了。天更黑了,屋子里漆黑一团。朵朵拉亮了灯,决定先看看书,过一会儿再来想吃什么。闻了一天花香,晒了一天暖洋洋的太阳,好象吸进了许多能量。
  
  屋角有个大黑漆木箱,朵朵走过去打开它,沉重箱盖闷闷地叫了一声,不情愿地站住了。里面是满满一箱书,如果说朵朵认为自己有什么财产的话,那么就是这些书了。本来可以买个竹书架来放置这些财产,用起来也方便些,但是朵朵喜欢在大木箱里东翻西找的感觉,就如一个财主在清点他的金币,感到无比富足。
  
  木箱一角是朵朵小时候看的书,大部分是童话。母亲曾经认为,这个看上去总是闷闷不乐的大女儿就是被这些书害的,所以她就不让小女儿再看这么多书了。妹妹果然活泼可爱,人见人爱。没人跟她争这些书,朵朵对此也很满意。
  
  最上面是本《绿野仙踪》,书很旧了,卷了角,纸张发黄,封面也破了,愈发使人感到亲切。这是一个美丽的故事,一个小女孩被风吹离了家乡,想要回家去,路上遇到了想要脑子的稻草人,想要得到一颗心的铁皮人,以及寻找勇气的小胆狮子,最后大家的愿望都实现了。
  
  朵朵摇摇脑袋,毫无疑问她是有脑子的,摸摸胸口,感到心在咚咚跳,至于勇气,好象也并不缺少。拥有它们,有些什么用处呢?脑子使她胡思乱想,心使她感受细小痛苦,勇气使她一个人住在了这幢破房子里。 朵朵还是把它打开,读了起来:“小女孩多萝茜问:你能告诉我一个故事吗?稻草人回答道:我的生命这样的短促,使我实在不能够知道些什么,我还只是前天才做成的。没有什么事情可想,所以过着寂寞的生活。” 朵朵很喜欢稻草人说:我还只是前天才做成的。朵朵已经被做成好久了,有了很多事情可想,所以也只好过着寂寞的生活。
  
  “铁皮人说:从前我是有脑子的,还有一颗心,把它们试用过后,我宁愿有一颗心……当我在恋爱中,我是世界上最快乐的人,但是没有人会爱一个没有心的人,所以我决意去请求奥芝给我一颗心……”
  
  “狮子用尾巴揩去一滴眼泪:这是我最大的忧愁啊……”
  
  不知什么时候,朵朵伏在书上睡着了。箱盖子倒下来把她扣在了里面,好象一个大嘴把食物吞了一半进去又卡住了,梗在那里不知如何是好。 朵朵是被周姨尖厉的声音惊醒的,她从箱盖里拔出头来,看见穿着样式复杂的套装,垂着许多发卷,一朵大丽花般的周姨正冲着自己嚷:“这
  
  样子也睡得着?门也不锁,不怕坏人进来?”
  
   这件带点粉色的衣服是朵朵陪周姨逛街时买的。当时周姨全然不顾自己的年龄,不顾朵朵的反对,买下了这娇嫩的颜色。为此朵朵暗暗好笑她的少女心态,一个女人能至始至终保持少女心态,怕也不是件容易的事。 朵朵睡眼朦胧地笑笑,伸个懒腰,揉揉蜷麻的腿,觉得饿了,自去找吃的。周姨跟在后面唠叨:“又没做饭?又吃饼干?早该把你那个破铁盒子扔了!”
  
   看她气急败坏无名火起的样子,朵朵就知道今晚的相亲又没戏了,于是直奔主题:“谁没看上谁?什么原因?”
  
   周姨早在等这句话,立刻倾诉:“他没有扣裤扣!他怎么能在一个女人面前这样!”
  
   这话令朵朵记起,周姨虽然四十好几了,还是个姑娘,一个老姑娘。老姑娘也是姑娘,比姑娘还要姑娘。周姨兀自抱怨:“早知如此何必花两钟头做头发!”朵朵慢吞吞地说:“如果你能每天保持一个姿式睡,还可以坚持到下一次相亲。”
  
   “你别站着说话不腰痛,你年纪也不小了,还不抓紧时间,转眼就会跟我一样。”周姨说这话的语气好象是她妈,而不是远房表亲。见朵朵打哈欠,又说:“你看你,年纪轻轻的就象抽了鸦片,整天没精打采。” 这话似乎有点自相矛盾,朵朵好脾气地听着,一点也不恼。要知道如果一个人用了二三十年来思念一个人,并因此成为一个老姑娘,难免会偏离常规,牢骚奇多。在这种情况下,朵朵不敢去问她是否还想念那个人,也不敢去对她说如果不把他放下来,永远也不会有地方让别的人走进来,这其实和袜子颜色领带样式或是裤扣都没有关系。
  
   朵朵有时候很好奇,不知年轻时的周姨是什么样子的,不知她该是怎样的形象才配得上这样浪漫的故事,这样执着的爱恋。朵朵觉得故事应当静止在那时,不要有后来,后来物是人非,令人伤感。
  
   周姨终于说累了,拉拉衣服站起来:“对了,明天一早我们单位要开会,你去花市进货吧!”
  
  “凑合吧,玫瑰和石竹还剩很多,满天星没有了,可以用情人草代替。”朵朵不想早起。
  
  “你这懒丫头,我死了店还不是你的?”“那我就改卖老鼠药,不怕放坏了,不必早起。”朵朵打着哈欠把她往外推,“走吧走吧,很晚了。”  她却又回过头来问:“最近老来买花的那个男人是谁?为什么买了花老不走,是不是对你有意思?”
  
  “人家追对面学校的女生呢,你别乱联想。”朵朵轻轻说,心里有点慌慌的。
  
  “噢……”周姨有点失望,“你自己留意吧!女人象花,很快就谢了。”朵朵站在黑暗的楼梯口,听见她的唠叨声渐渐远去,四周终于回复宁静。灰尘又沙沙地落下来,时光的脚步把它搅起来,弥漫在虚空中。一张阳光中有着金色轮廓的脸慢慢从黑夜里浮现出来,朵朵喃喃说:一个买花的男人。然后进屋睡觉了。
  
  
  
   迷 迭 香 花 语:危险的快乐
  
   
  
  这个季节好象是出香花的时候,茉莉、栀子、晚香玉、迷迭香、香雪球、德国菖蒲等大量上市。就象聪明的女子多半不很漂亮一样,这些气味芬芳的花色彩也不甚艳丽,大多是白色的。白色的花朵有的细碎有的硕大,有的一穗穗,有的一球球,衬着青翠的绿叶子,清新纯洁,楚楚动人。
  
  现在的花有许多在温室里培育,已不受季节限制,只不过在该开花的季节要多一些,而且进价便宜,所以这阵子花店里都是白色的香花居多。朵朵就坐在这一片朴素的花朵面前,伸长鼻子,深深地吸进沁人心脾的芳香。
  
  真花和假花多么不同,活的花插在木桶里,夜深人静的时候听得见滋滋的吸水声。象马蹄莲之类粗茎的花朵,仿佛可以看见水份沿着绿色的经络往上输送。花从含苞到怒放到凋零,和一个人从生到死没什么区别。在扔掉枯萎的花朵时,朵朵心里总有些叹息。而假的花朵,总是一个姿式盛开着,如同一个经久不衰的假笑,看着都累。即使旧了破了残了,蒙了厚厚的尘,盛开的永远盛开,含苞的永远含苞,永远不能安息。朵朵依然坐在那把快散架的老藤椅里,椅子一面网似的兜着她,她仰着头把脸凑到花前,双脚搭在椅背上,摊着的双手有一搭没一搭地画着圈,好似网里垂死的鱼。周姨最恨她这幅懒相了,无数次地说她站没站相,坐没坐相,整天东倒西歪,没长骨头似的,把顾客都吓走了。可是朵朵不大听得进去,或者说听进去也没办法,要叫她一天到晚站得笔直或正襟危坐,不知怎么活得出来。其实也只在生意清淡的时刻朵朵才放肆一下,大部分时候还是好端端坐在椅子里的,虽然看上去有点有气无力。此刻是午后,没什么生意,朵朵从一早上就坐在这里,感觉时光十分漫长,不知怎么才能过去。 花朵的香气引来了一些蜜蜂和蝴蝶,绕着花飞来飞去,使得花们也晃动起来。迷迷糊糊中朵朵看见花们在搔首弄姿,招蜂引蝶。茉莉说:蜂儿啊蜂儿,你到我这里来吧!我的味道清新怡人,我的花蜜香甜可口……晚香玉说:我的香味浓郁醇厚充满诱惑,特别是到了晚上,月亮出来的时候。蜂儿啊蜂儿,到我这里来吧!美丽的香雪球也摇动着它一簇簇密集的小花喊:蝶儿啊,你看我的颜色多么漂亮啊,有红的、紫的、白的………而神密的迷迭香一言不发,只是扭动着身子,张开花瓣,吐出一线浓郁的芳香……这一边蜂蝶涌动,嘤嘤嗡嗡,热闹非凡,另一边是些不起眼的雏菊,没什么香味,不能吸引昆虫。它们被扎成一束束的出卖,不似那些高贵的花是按朵数卖。一束里有一朵花高高地探出身来,倾向另一束里同样高出一头的一朵,好象要对它做倾心之谈。这两朵花一朵是红色的,一朵是白色的,都有着淡黄的花心。红花对白花说:“啊,你有着多么娇嫩的皮肤,多么纯洁的颜色!你的面容多么娇美!你的身姿多么妩媚,啊,你就是我心中高贵的公主!”白花回答道:“啊,你是多么热情洋溢,你红色的脸庞好象火焰一样,燃烧了我的心!”“我可爱的白色女孩,你是我遇见的唯一不浓装艳抹,不尖酸刻薄,不傍大款的雌性!”
  
  我亲爱的红色骑士,你是我遇见的唯一不搞同性恋,尚未婚配,没有爱滋病,并且无所事事没有工作的雄性……”“花世间有姹紫嫣红,千娇百媚,我独爱你这一种!”
  
  “花海里千花过尽,我等的就是你这一朵!”两朵花越说越热烈,越说越靠近,最后高的那一朵垂下来扣在了低的那一朵上面,进行了一个深深的长久的拥抱。
  
  两朵花的花瓣纠缠在了一起,很快褪去了本来的颜色,变做枯黄,这样它们看上去区别就不太大了。渐渐地它们的茎也由青转黄,变硬变脆。原来它们只顾恋爱,越拔越高,脱离了众多伙伴,吸不到木桶里的水,因而很快枯萎了。它们维持着紧紧拥抱的姿势,卷缩在一起。一阵风吹来,它们的花瓣就四散开来,化做飞灰飘向天空。
  
  风继续吹着,热热的,带着潮气,扑面而来……朵朵蓦地睁开眼睛,发现面前有一张微笑的面孔……正是那个最近常常来买花的男人。
  
  朵朵赶紧坐直身子,往四处看看。一切照常,花儿有的刚刚开放,正打开第一片花瓣;有的正在死去,刚掉落最后一片花瓣。那两朵出头的雏菊果然有点憔悴。
  
  买花男人仍然不慌不忙地看着她,但笑不语。他总是带着浅浅的笑容神出鬼没地出现在店里,等着她开口说第一句话。好象他是顾客,理应她来招呼他。每次朵朵端庄地坐着等他时他不来,一散神他就来了。
  
  于是朵朵只好狼狈地开口说:“噢,今天这么早?离下课还有好一会儿呢!”
  
  “今天我生日,不想工作。她答应与我共度良宵,左右无事,早些来候着。”
  
  说这些话的时候,他充满着恋爱中人的激情,浑身洋溢着鼓涨的生命力。朵朵一时又忘了他的年龄,以为面前是一个初涉爱河的毛头小伙子。 他的甜蜜使朵朵哑口无言,只得说:“噢……”
  
  他突然感叹:“时间是越过越快了,一晃这么多年就过去了。小时候总觉时光多么漫长,老象过不到头。可是过了三十岁,日子简直就象飞一样……你还小,体会不到这个。”
  
  朵朵顺口问道:“这是为什么呢?”
  
  “我想也许是一道数学题,一岁到十岁所感知的一切都是新鲜的,从未感受过的,是百分之百的;十岁到二十岁已有了一些感受过的东西了,只有百分之五十是新的;二十岁到三十岁有了更多感受过的东西,新鲜的只有百分之二十……依此类推,越到后面新的感受越少,百分比越低,在记忆中就会感觉没什么事情,时光就好象过得快了。”
  
  朵朵还是第一次听人说这种话,一时有点犯怔,半晌说道:“时光回想起来很快,可是在过的时候却很慢,就象我每天守在这里,感觉老不到晚上,老不能下班。”
  
  说这些话的时候,朵朵不觉又坐回藤椅里,孟柏森也在旁边一张木椅上坐了下来。两人老朋友似的微微向对方倾着身子,头顶上刚好是那两朵出头的雏菊。朵朵迷糊了一会儿,意识到这种姿态有点暧昧,于是站起来说:“今天的迷迭香不错,刚进的,很新鲜。”
  
  买花男人却说:“今天要出去吃饭,带着花不太方便,改天再买吧!”
  
  朵朵停了一下,仍然折了一枝下来,插到他的上衣口袋里,闲闲地说:“迷迭香可用来占卜未来,并且只在夜晚吐露最浓郁的芳香,象征着危险但充满诱惑的快乐。祝你们度过一个美好的夜晚。”
  
  他歪过头来眯着眼看了她半天,才说:“谢谢!”朵朵受不了他这样的目光,刚把头转过去,他就用手碰一碰她:“看,她来了!”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只见一个长发的女孩正在校门口东张西望。她穿着样式简洁的白色长裙,身姿挺拔,肤色如玉,额头光洁,聪慧秀雅,亭亭玉立。这一刹那,周围破败的建筑物,杂乱的货摊,喧嚣的声音,小贩愚钝的面孔,仿佛都是为了要烘托她的冰清玉洁。她站在那里,使得这个凡俗的世界更加凡俗。
  
  买花男人向她走过去,她欢喜地把手插到他的手臂里。两人挽着手向前走去,沐浴在下午金色的阳光里。小巷里其它的人和物都褪化为背景,只剩他俩缓缓前行。
  
  阳光使小巷布满尘埃的道路变做金黄,这条金色的小路向前延伸,伸向小巷的尽头,伸向天的尽头……他们沿着这条小路一直往前走,一直往前走,一直走到天堂。
  
  
  
   荷 兰 芹 花 语:年轻与悲伤
  
   
  
  雨季到了,雨下了又下,下了又下。下过几场狂轰滥炸的暴雨之后,是长久的绵绵细雨。斜飞的雨滴夜以继日地纷纷扬扬,好象一场义无反顾的集体自杀。
  
   这样的雨对于小巷简直是一场灾难,到处泥水四溅,所有的东西濡湿,长出绿毛。歪斜的房屋被水泡变了形,变得粗粗胖胖。雨水洗去灰尘,使得一切显出丑陋的原形。整个世界都泡在泥汤里,人还原成女娲造人时的泥点子。
  
   街对面的校园却因雨而更加美丽,树在青砖的房屋顶上摇曳着,柳树撩起绿色的发丝搔首弄姿,梧桐挥动千万只绿色的手掌频频致意。那绿色是那么绿,绿得汁水四溅,包医百病。如果说雨中的小巷让人觉得活着是一场恶梦,雨中的校园却让人感到生命是上帝的恩赐。周姨就在这样的雨中重逢了初恋情人。
  
   朵朵没想到周姨的故事还有下文,而且就发生在身边,因此也很激动,伸长脖子等着看好戏。但是重逢了初恋情人的周姨顾不上花店更顾不上朵朵了,世界上的一切对她都不再重要。她仿佛被魔杖点了一下,重新焕发了青春,每天喜鹊般扑来扑去。朵朵想起一句话:恋爱中的人智商最低。但也许这也是难得的体验。
  
   雨季影响了生意,朵朵每天早早的关了店,从泥泞里跋涉回家。雨夜漫漫,朵朵不知做什么才好,拿出一个大本子翻看以前的日记。日记不是记在本子上的,是记在一些夹在本子里已经干了的花瓣与叶子上的。也不是天天记,想起来才记一记。
  
  花瓣各式各样,其中以虞美人居多。这种扇形花瓣干后薄如婵翼,深沉的乌红半透明,写上字很好看,就是不小心容易弄破。叶子更是千姿百态,而且色彩缤纷,有黄的、棕的、绿的、红的、毫不比花逊色。
  
   花叶上留着细小的文字及日期,因为篇幅有限,大多只有几个字,或一句话。这个世界乏陈可述,有一句话已经足够。
  
   搬出来住的那天写的是:自由了,没了皮的毛。
  
   遇见买花男人那天写的是:一个男人来买花。
  
   关于周姨:让悲哀的爱情在你的眼睛里醒来。
  
   第一天卖花:卖花姑娘,清早起床。
  
   做了好吃的:吃饱喝足万事休。
  
   没有月亮的晚上:夜比棺材黑。
  
   关于买花男人对时光的见解:时光消失与记忆新鲜度成反比。
  
   ……
  
   一阵风吹来,吹落了许多花瓣,或者说吹掉了不少日子。其实这些日子早就不在了。朵朵俯身一一拾起这些刹那的记忆,夹回书里,并挑出一片空白的写上:下雨了,还活着。
  
   朵朵知道,雨终究会停的。酷热的夏季即将到来,烈日会把人晒得奄奄一息。然而它也会过去的,凉爽的秋风会让在烈日里苟延残喘的人们缓一口气。然后,然后是漫长的寒冷的冬天,把一切冻住的冬天。这一切会反复重现,许多东西改变了,这个却不会变。
  
   所以下雨时得活着,正如烈日或酷寒里也得活着。
  
   趁着雨季生意清淡,朵朵回了一趟父母家。
  
   母亲照例在做永远做不完的家务,父亲照例在边看电视扩展资料
一、黑色应用
黑色具有高贵,稳重,科技的意象,许多科技产品的用色,如电视,跑车,摄影机,音响,仪器的色彩,大多采用黑色,在其他方面,黑色的庄严的意象,也常用在一些特殊场合的空间设计,生活用品和服饰设计大多利用黑色来塑造高贵的形象。
黑色基本上定义为没有任何可见光进入视觉范围,与白色正相反,白色是所有可见光光谱内的光都同时进入视觉范围内。
颜料如果吸收光谱内的所有可见光,不反射任何颜色的光,人眼的感觉就是黑色的。如果将三原色的颜料以恰当的比例混合,使其反射的色光降到最低,人眼也会感觉为黑色。
所以黑色既可以是缺少光造成的(漆黑的夜晚),也可以是所有的色光被吸收造成的(黑色的瞳孔)。
Vertically Aligned NanoTube Arrays是人类造出的迄今最黑的物质,基于碳纳米管材料,通过碳纳米管之间的间隙来吸收光,利用不规则的表面降低反射率,可吸收99.965%的可见光。总反射率只有0.045%。这种物质可用于制造隐形武器。
参考资料来源:百度百科-三原色原理
参考资料来源:百度百科-黑色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黑帽SEO » 黑色加什么颜色会变成红色啊??瞿 麦 花 语:思 慕(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