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帽SEO黑帽SEO黑帽SEO

长篇小说《我的故乡是新疆》作者:方琦(六:太平间)张家界交警一大队吴琼:帽子“变色”服务“不褪色”

红网时刻张家界5月1日讯 (通讯员 赵前进)“您先到离这里不远的张家界中心汽车站,然后乘坐专线中巴车去武陵源,既方便又实惠。”5月1日11时许,在张家界市天门山景区索道下站志愿服务点,一名来自重庆的游客计划去武陵源核心景区游玩,但不知道该怎么选择合适的交通方式,于是在志愿服务点进行咨询,张家界市公安局交警支队直属一大队车管所副所长吴琼热情接待了他并耐心细致进行解答。

张家界交警一大队吴琼:帽子“变色”服务“不褪色”

今年“五一”假期期间,为更好地为广大游客提供优质、便捷、暖心的服务,张家界市组织全市旅游窗口行业党组织和党员开展“学史力行、优质服务”活动,在主要景区景点设置志愿服务点,“零距离”为游客提供贴心服务。作为张家界市公安局交警支队直属一大队车管所的一名党员,吴琼积极响应各级党组织的号召,主动请缨到客流量较大的张家界天门山景区索道下站志愿服务点,与其他同事积极开展志愿服务工作。在志愿服务工作中,根据该项活动部署要求,吴琼和其他同事穿戴志愿服务红色专用马甲和帽子,热情为广大游客解答交通出行、景区分布、旅游攻略等多方面咨询,受到游客广泛好评,还引发多名游客自发拍视频发抖音点赞。

“我们帽子虽然从白色变成红色,但是我们的服务绝不褪色!”吴琼介绍说,今年“五一”假期是疫情向好后首个“五一”小长假,必将迎来新一轮旅游高峰。为确保道路交通安保工作万无一失,大队全部取消休假,将全力以赴奋战在道路交通安保第一线。自己今年虽然帽子换了颜色,但作为交通警察的职责不变,为民服务的心不变,并将坚守到假期结束,在平凡的岗位上体现出不平凡的价值。

《太平间》
  伊自亮上小学三年级时,夏季有一天从母亲的家乡来了一位身材瘦小,皮肤蜡黄年龄约二十岁左右的小伙子,手里拿着一份来自伊自亮母亲家乡亲戚的书信,信中应该是说眼前到来的这个小伙子是伊自亮母亲家乡的一个的远房亲戚,现在独自一人从家乡来到新疆生产建设兵团一二二团投靠伊自亮家,希望伊自亮的父亲在汽车配件生产维修厂介绍一份工作给他。家乡这个远房亲戚到来的十分突然,伊自亮的母亲并不认识这个来自家乡的所谓远房亲戚,并且近期也没有接到来自家乡自己亲戚关于此事的任何消息,伊自亮的母亲对这个眼前来自家乡自称远房亲戚的小伙子身份还是比较疑惑,但这个小伙子带来的书信确实又是真实的自己家乡亲戚的亲笔书信,伊自亮的母亲想估计是在家乡有人央求自己的亲戚给眼前到来的这个小伙子外出谋生介绍一份工作,为了显示所托事情的重要性,所以使用远房亲戚的身份。伊自亮的父亲对这件事情非常恼火,这个突然到来的人不认识,事前也没有任何消息通知,来人的真实身份目前又不能及时有效的核实,安排一个所谓的远房亲戚进入本厂工作会给自己带来一些不必要的麻烦,伊自亮的父亲同母亲在屋内低声的争执着,小伙子低着头窘迫的站在院子中间,瘦小的两只手不知该如何放置,脚上的绿色军用胶鞋两侧已经开始脱胶,绿色的粗帆布鞋面开始脱线,没有穿袜子,脚踝黑黑的一圈泥垢。伊自亮好奇的看着站在院子内的瘦小窘迫的小伙子,感觉不到一丝亲近的念头。几天后伊自亮的父亲还是在本厂的模具翻砂车间给这个所谓的远房亲戚安排了一个临时工作,并落实了一个厂区内住所。这个夏季伊自亮再没有见到过这个远房亲戚。汽车配件生产维修厂大门前有一条宽度约两米的水渠,这是一条流经一二二团人工修建的农业灌溉渠,水流比较平稳,水深约一米五左右,厂区内的树林带绿化用水时,就将一个小型电动抽水机放置在工厂门前的水渠内,电动抽水机完全深入到水底,抽水机器上连接着一根粗粗的输水管,源源不断的将机器抽取的渠水输送到厂区内的树林带灌溉。一根黑色的粗电源线从工厂大门口的保卫室内电源开关上一直连接到水底的抽水机器上提供抽水机的电力。有一天下午放学,伊自亮从学校返回家的途中,快走到工厂大门口时,远远的看见工厂大门口前的水渠边围了许多的人,一定发生了什么事情,好奇心驱使着伊自亮小跑前进靠近围观的人群,斜背在身后空扁的帆布书包也随着跑动的身体上下跳动拍打着身体。当伊自亮跑到围观人群的外围时,有个身穿本厂工作服装的职工冲着伊自亮喊道:小伊,你们家那个远方亲戚被电死了。围观的人群开始有点松动,为伊自亮腾出一个挤进人群的小缝隙,围观人群的地上,平躺着一个身材瘦小浑身被渠水浸湿的小伙子,黑色的头发一缕一缕贴在前额,双眼紧闭,面色苍白,嘴唇是青紫色,一只裤腿平直,另一只裤腿随意的挽至小腿处,没有穿袜子,脚上一双褪色的军用粗帆布胶鞋,小伙子的身旁跪着一位身穿白色医生大褂的头戴白色医生帽的中年女性,交叉双手不停的向下用力按压小伙子的胸腔,这是本厂卫生所上海籍的女医生,伊自亮认识。厂卫生所的女医生双手交叉又持续向下按压小伙子的胸腔约有一分钟的时间,停止按压胸腔,用双手将小伙子紧闭的紫青色嘴唇上下分开,伏下身体进行人工呼吸抢救,时间好像凝固了周围寂静围观的人们都机械式的看着跪着地上的女医生努力的抢救着平躺在地面上已经毫无知觉小伙子,直到女医生也停止的人工呼吸的抢救,掀开小伙子苍白下垂的眼皮使用一个微型的医用小手电筒仔细的查看核实两只已经瞳孔发散的眼球,缓缓的从地上站起身体,将垂下的头发有掖回头顶上的白帽子内,平静的向围观人群中的厂保卫干事轻轻的摇摇头,人已经死了,通知车送团医院的太平间吧。然后提起地上的深棕色医用箱走出围观的人群。伊自亮一路小跑需要将这个消息告诉家人。事后伊自亮从父亲那里得到的消息是:当天下午下班后,这个远房亲戚在工厂大门口旁的厂办刘老财的小卖部买了一个变蛋,然后独自一人来到厂门前的水渠旁剥去变蛋混合着干草碎末的泥土外壳,打算用厂门前水渠里的渠水将剥去外壳的变蛋清洗干净,吃掉,谁知厂门前渠水里的电动抽水机突然漏电,将正蹲在抽水机旁身体前倾用渠水清洗变蛋的这个远房亲戚直接电死,整个身体都跌进渠水里,被工厂大门口其他的厂职工看见,马上断开渠水里抽水机的电源,将全身浸在渠水里的远房亲戚打捞上岸,通知厂医务室的医生来抢救,人没有抢救过来,死了。按照这个远房亲戚家乡的风俗,死者更换的新衣物需要由亲朋中的孩子带去,这个远房亲戚是独自一人来到一二二团的,所以这个任务就落到了伊自亮和另一个相互认识年龄相仿非血缘关系的两个孩子身上。第二天下午,两个孩子跟随着大人来到一二二团部医院的太平间,带着一些给死者准备更换的衣物同一个给死者使用的白色三角薄棉枕头。一二二团部医院的太平间座落在远离团部医院主体建筑的一片玉米地内,只有一条在玉米地内坑坑洼洼不宽的泥土道路到达,房子不高,从玉米地外向地里张望,不易发现玉米地里还有一个孤零零货仓式的房屋,四周地里绿色茁壮的玉米杆上已经结满露出金黄色长长穗丝的玉米棒,红色瓦片的屋顶,白色石灰粉刷的墙体,两扇油漆已经剥落的木门,门没有上锁,风一吹木门吱吱作响,木门的正上方白色的外墙上有一块砂浆抹平的长方形灰色背地,上门工工整整的刻着三个字“太平间”,外墙根已经被土壤里的盐碱侵蚀,白色的石灰整片的脱落,墙体上的泥土开始松软,粉末状滑落堆积在外墙根,露出建筑墙体的红砖上已经有一层薄薄的细绒毛般的白碱。太平间内有三张纵向放置砂浆混着红砖搭建的停尸台,表面由一层薄薄的砂浆抹平,远房亲戚的尸体放置在最里面的一张停尸台上,其余的两张停尸台空置,尸体肤色苍白,身上的肉开始松散变软下陷,骨骼僵硬,胳膊同双腿很难弯曲。死者的尸体已经被清洗干净,大人们将新衣服套在死者的身体上,白色三角薄棉枕头垫在死者的头下,伊自亮好奇同胆怯的轻轻触摸了一下尸体的手臂,软绵绵毫无弹性,整个过程所有人都没有交谈,大家走出太平间,将两扇木门相互掩实没有上锁。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黑帽SEO » 长篇小说《我的故乡是新疆》作者:方琦(六:太平间)张家界交警一大队吴琼:帽子“变色”服务“不褪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