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帽SEO黑帽SEO黑帽SEO

帽子发黄了怎么处理我也来凑热闹:老文:《英雄无敌》

1.用一下陈醋来洗一下被染的地方
2.试试叫彩漂的化学用品,如白猫漂彩
英雄无敌
  
    穆拉早晨做的肉粥突然提前沸腾了。她总觉得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征兆,惴惴不安。叫儿子和女儿起来吃饭的时候她一直愁容不展,刚刚成年的儿子杜克埋怨粥有股焦味的时候她甚至随手给他的碗里加了一勺盐。女儿刚刚十六岁,莫名其妙地看着母亲的举动,怀疑自己和山德尔约会的事情是不是已经传到穆拉的耳朵里。
    到了傍晚,穆拉的预感终于应验了。丈夫宛勒瑞恩急急忙忙地跑回家,还没来得及说一句话就被一支利箭从后心穿过,像木板一样愣愣地摔在地板上。血像蛇一样沿着箭爬出来,在地板上歪歪扭扭地穿行。没有人看清楚行凶的人长什么样,只有谣言说看见一个高高瘦瘦的女子,提着一把比她自己还长的弓在傍晚的村里一瘸一拐地穿过。
    穆拉请了三个像牛一样壮的汉子才把那支箭从他的后心拔出来,拉得宛勒瑞恩的胸口完全扭曲变了形。虽然死者身上的血被擦掉了,但是流到地板上的部分却无论如何也没有办法去掉。先是用刷子刷,然后用碱液泡,最后甚至请石匠把地板磨掉一层,但是却发现地板深处居然和表面一样被血染上了怪异的花纹。“这是死者灵魂寄居的地方啊。”石匠说,相信就算是再往下挖上一里也一定还是这个样子,说什么也不愿打搅死者的安宁。在村子的墓地里把宛勒瑞恩埋葬之后,举行了村里有史以来最隆重的祭奠仪式。
    宛勒瑞恩生前是村里最受欢迎的人——他把村里的特产运到百里以外的萨克城卖掉,换回村里急需的东西,整点会用通用语报时的座钟,能在找出自己祖先的埋骨之地的魔杖,半夜可以用来照明的石头,等等等等。谁也不知道他怎么会有仇人要杀害他,虽然点点滴滴地猜测说他强奸了一位贵族的小姐,但是这种猜测从来没有传到穆拉和她两个孩子家里。杜克继承了父亲的职业,却再也没有办法用同样的农产品换取父亲那么多的货物;女儿维克斯和山德尔约会的频率越来越频繁,也越来越散发出花朵般的芳香。在维克斯长到十八岁,村里所有人,包括穆拉都以为她会和山德尔结婚在村里和所有的姑娘一样生上两个孩子,快快乐乐地过上一辈子的当头,她突然对母亲说:“我听见父亲叫我到东方去。”
    穆拉以为她和山德尔吵架昏了头,说:“往东边?东边只有没完没了的树林而已。”
    当天晚上,维克斯没有回到家里,穆拉照例以为她和山德尔到村边的小磨房幽会去了,早上却看见女儿赤裸裸地躺在餐厅那片被宛勒瑞恩的血污染了,永远擦不干净的地板上。
    “你在干什么!”穆拉大声斥责她,声音几乎掀翻了屋顶。维克斯抬起头,用穆拉从来未曾见过的锐利眼神穿透了母亲的眼睛。
    “我在等一头雄鹿。”她平静地说,穿上平常的衣服。她从餐桌上拿起一张用来包裹食品防止腐败的纸,描下了地板上血的花纹,用无法理解的原因加上并不存在的线条,剔除因为时间变形的裂纹,分开粗线条的重叠,最后在宛勒瑞恩倒在地板上时心脏的位置上打了一个叉。
    穆拉莫名其妙地看着她,以为她得了宛勒瑞恩祖父晚年患过的失心疯。“我要送你去城里的教会检查。”她说,开始收拾自己的行李。这个时候,外面突然传来邻居大声地呼喊:“天哪!好大的鹿,快出来看啊,它的角是白色的!”
    
    
    维克斯提着一个大约装得下一个人头的口袋,跟着随梦中启示而来的鹿离开了自己长大的村庄,到死也没有在回来过。虽然在离开时表现了无尽的勇气和惊人的智慧,但她知道自己实际上是胆怯的。她并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要去干什么,要怎么去。只是一个梦突然在一个月前开始不断地在夜间出现,梦中藏匿一幅地图,时近时远,模模糊糊。在一次幽会回来的晚上,因为害怕穿过穆拉的卧室时将她惊醒,她在餐厅躺下,睡了。(那也就是宛勒瑞恩被射死的房间,她家进门的第一个房间。)那天晚上,梦中的地图格外的清晰,甚至看清了地图纸上沾着黄色斑点。她后来发现那斑点是她随手拿的那张包裹食品纸上的油迹。
    她开始模模糊糊地了解自己将要离开村庄的事实。日子越近,她越多地了解到细节。当母亲把她叫起来的时候,她脑子里突然闯进了一头雄壮高大有着白角鹿。不到十分钟,鹿就出现在她的面前。
    她甚至没有和母亲告别。穆拉听见女儿最后一句话只是:“我在等一头雄鹿。”鹿带着向东边无际的森林前进——森林从来没有人穿过,所有前往的人都已退回村子告终,如果不幸没有回来的话,不久猎人就会带回他的尸骨。
    鹿不停地往东边跑,有时候往北或者是南稍稍转个弯,但是大方向却一直都没有改变。维克斯精力充沛的时候鹿就急奔,疲劳的时候鹿也在前面休息,总保持着十步左右的距离。维克斯有时候向鹿讲话,鹿也从来没有表现出听懂了的样子。她是没有干粮出来的——即使有,也不可能足够她穿越整座森林。她抱着这种奇怪的信念——既然梦让她往东走,那么就不会让她在路上饿死。她采集浆果,在地下寻找营养丰富的块根,甚至幸运地时候捉住过野兔。这一切都没有让她避免靠森林里那些漂亮鸟儿充斥着浓烈桂花香的肉充饥。在她的胃口已经彻底被桂花的香味摧毁之后,那头雄健美丽长着白角的鹿消失了。
    鹿一直是在她眼前十步距离徘徊的,在她将身边一里的地方翻了个遍也没有发现哪怕是一个蹄印之后,她终于相信自己是永远地失去了它了。她惊人地感到孤独一人在四面不见出路的林中的凄凉,却开始为数个月以来的朋友的失踪感到忧伤。在太阳开始下山,她开始为自己的胃口挖开植物的根部的时候,一阵喧嚣的叽叽喳喳声在耳边响起。
    她一开始以为是鸟,体内有了反胃的联想,接着发现声音太过婉转,太多地圆润。她从土地上抬起头,四周望了望,除了树,什么都没有。她有些恐惧,想起故事里的幽灵。树丛间突然走出一个消瘦高大的人,尖尖的耳朵,皮肤却是木头般的颜色。他用那种婉转圆润的语言向她发问。她除了感觉到语气的严厉之外,说:“对不起,我听不懂。”
    两人面面相觑的时候,地下突然缓缓突起一块石柱,石柱上裂开人的眼睛和嘴巴,开口说:“人类的女子,请过来。”在她还没有回过神为什么松软的土壤会突然长出石柱,石柱又为什么会说话的时候,石柱转过身去,对着男子用他听不懂的悦耳语言交谈。石柱沉了下去,男子做了一个跟他走的手势,就向前走去。
    穿过盘更错节的树林,视野陡然开阔起来。一颗五彩斑斓的光球吸引了她的注意力,那是一颗巨树,却又是一座房屋。锯齿一样歪歪扭扭攀升而上的树干上每一个波浪的转折点坐落着一个房屋,房屋也随着树木盘旋而上,错错落落的五层,五彩流溢的光球在四层的地方飞舞盘旋。
    她想问那是什么,然而对方听不懂她的语言。一个长着蝴蝶般翅膀和妩媚的女子面孔的生物从四层的树屋飞出来,惊奇地打量她半晌之后,用拗口的通用语对她说:“请上来,他在等你。”她跟着她沿着树干爬到四层的树屋,推开门,一个苍老的男子凝神地看着她,手上碧绿的树枝顶端散发着殷红的光芒。
    “你好。”他用纯粹的通用语说,没有口音,失去了语言因为不标准而带来的认同感。“可以告诉我你是怎么找到我们这个精灵国度的吗?”
    这句令她出神地回忆起儿时母亲枕边的童话,故事里的精灵,妖精,龙突然间跃然纸上,从故事里跳到自己面前。她回味了很久,说:“你是……精灵?”
    男子慈祥地笑着摇了摇头:“我和你一样,是人类,或者更具体一点,我是一名德鲁伊。”
    于是维克斯给他讲起了那头鹿,那个梦,她怎么穿过森林,怎么捕捉到食物,最后一直讲到她的父亲是怎么被一个神秘的仇人杀死。她从夜晚讲到了黎明,名叫克撒的德鲁伊一直微笑着倾听,最后也微笑着说:“原来那是你的父亲啊。”
    维克斯没有想到自己会在这里接触到她父亲的秘密,甚至整个村里都不曾有人知道这样的事实。宛勒瑞恩从来就是不是一个商人,相反他掩藏在商人的外表之下的,是一个技术精湛的小偷。每次村里的货物都被他用低廉的价格卖给行商——他根本就不在乎那点钱——他真正的收入来自盗窃,那种神乎其技的本领令他拥有着村里人说不知道的财富。每次只需要一点点,就足够为村里提供那所需的一切。这样的把戏带来的村里人的尊重,他本可以这样快乐受人尊敬的过一辈子,然而却在那一天犯下了一个错误,盗窃了精灵王国特使的口袋。他翻遍了口袋,却没有找到任何有价值的东西。那张秘藏的地图被他翻开,却不能明白它的价值。然而这却给他带来了杀身之祸。一个精灵射手一直追杀他到家,从后心全力射出了致命的一箭。
    “往东走。”克撒笑着说,“他为什么会叫你往东?你的目的地不会是这里,精灵不需要你。你的目的地还要往东。”
    “那张地图到底是什么?”维克斯问。
    “圣杯的埋藏地点。”克撒回答,“这也许是你会在这里停下来的缘故了。”
    维克斯在奇异的树屋里呆了两天,换掉了一身破烂的衣服,洗干净自己全身,在藤条编成的房间里睡了两个晚上。在这期间,她了解到了圣杯的来历。那是埃拉西亚大陆的神宝。拥有圣杯的王国可以为创造出神的建筑,得到神的赐福。在埃拉西亚大陆毁灭之时,圣杯随之消失的无影无踪,当所有人都以为它已经消失之后,精灵却机缘巧合地得到了圣杯的地图。
    两天之后,维克斯重新踏上往东的路。当她离开树屋的时候,那头长着白角的雄鹿已经在等待了。
    往东,除了往东,维克终于多知道了一点——圣杯。
    
    
    这次的遭遇她花了以后一年的时间才终于消化,为何他们会努力追杀一个看过只一眼地图,甚至不明白那是什么的盗贼来保证自己秘密的安全,却放过甚至帮助盗贼的女儿——而她知道了那个秘密的真相。中立善良的精灵有着人类无法理解的理念,相较于人类,他们似乎过于单纯。
    往东,雄鹿带着她穿过杉树林,脚下的大地从松软肥沃的黑色变成僵硬的暗红色,树木渐渐地枯黄,死亡。就在恐惧慢慢在她心里占据了原来对食物难以下咽的烦恼的位置之后,雄鹿消失了。
    她以为这也是向上次一样,一次休整停留,直到看到亡灵法王的时候都还抱着这个缥缈的信念,成为亡灵法师的一员时也幻想第二天就会看到雄鹿出现在自己的面前,甚至在多年后战争最泥泞难行的时候还会幻想抬起头就看见帐篷外面闪过鹿的声音,然而这次,却是她最后一次看见那头长着白角的雄鹿了。
    当蝙蝠向她飞过来的时候,她没有感到任何不安,虽然小时候也听过吸血鬼的传说,也经历了传说的精灵和德鲁伊出现在自己面前,但是孕育着死亡气息的环境却没有激起她对吸血鬼的联想。当蝙蝠带着雾气在她面前变成面色苍白的高雅贵族之时,冰寒的恐惧气氛虽然淹没她的内心,却还是拥有足够的理智开口说:“等等,我有圣杯秘密。”
    吸血鬼放开自己的獠牙,望了她一眼。苍白面孔之上的殷红嘴巴咧开笑了笑,没有理会重新向她扑过来,就在她以为自己的旅程不过是一次愚蠢的送死的时候,一道火铸成的箭飞逝而来,吸血鬼在火焰中疯狂的舞蹈,直到变成灰烬。她以为她得救了,然而远处一个艰难而缓慢地步伐给他带来了不安。她想逃跑,却抬不起脚。
    她远远地看见一个衣着黑色华丽披风的身影向她走来,靠近,却看见披风之上是一个泛黄头骨,原本是黑色空洞的眼眶之下,却跳动着充满生命力的鲜红火焰,她尖叫起来,声音在死亡的枯木森林里回荡穿梭,连绵的回音传来,却没有回答。
    骷髅法师盯着她的眼睛,没有了肌肉和皮肤的脸上无法流露出任何表情,像是在山洞里回响般的声音从他的长袍中响起:“圣杯的什么秘密。”
    面对死亡和生命的交叉点的恐惧令维克斯颤抖起来,完全丧失了思考的可能。“地图,”她老实说:“圣杯埋藏地点的地图。”
    骷髅法师冰冷的指骨抓住她的胳膊,拉着她向黑暗的深处走去,那种冰冷纤细而又粗糙的感觉在她的记忆里永远地刻下了烙印。后来即使是在统帅骷髅大军的时候,她仍然对那惨白的手指骨感到无尽的恐惧。
    骷髅法师带着她穿过充满腐朽之气的墓园,僵尸在里面细心郑重地撕咬着腐肉,自己的或者同伴的;又穿过埋骨之地,骷髅翻检着堆成山的骨架,试图从人类,精灵,半兽人,牛头怪甚至泰坦的尸骨里找出可以接在自己残缺的躯干上的部分;又穿过散布着致死毒气的产卵坑,绿色粘液般蠕动的怪物将眼睛在身体表面移动,追随着两人的身影;穿过龙墓,房屋一般大的骨骼向死神丢弃的玩具一样抛得到处都是,村庄一样大的骨龙抬起头,用跳动着红色火焰的眼睛望了一眼,又无趣地垂了下去。
    维克斯已经被死亡和奇迹搅昏了头,当踏入布满了巨大的金属骷髅头雕像的神殿之时,她以为自己将看到一个长着三个头,穿着用头骨制成的衣服的怪物。阴暗中亮着绿色火焰的长廊尽头,一个略有些肥胖,脸上因为苍老而沟壑纵横的女子看了她一眼,一招手,一股巨大的力量从身后涌来,将她朝前推去。
    “一个美人儿。”亡灵法王嗤嗤笑道,声音有些沙哑。“好吧,让我看看那张地图。”
    地图从她的口袋里飞出,悬在法王面前展开,那双泛黄的眼睛退去多嘴妇人的笑意,换上了锐利光芒。地图在被看完之后,晃晃悠悠地飘落下去。维克斯抓住了它,它却猛地燃烧起来,炽烈的火焰让她慌忙地丢了出去,地图在空中划为尘埃。
    “小姑娘,我很喜欢你。”法王说,“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们王国中的一员了。”
    这句的意思显然遭到了误解,维克斯一愣,用从来不曾有的力气向外面跑去,然而刚跑出不到两步,就被两个突然出现在面前的恶魔吓得晕了过去。
    
    
    维克斯作为黑暗女神选定的亡灵巫师,统治了大陆整整一百年。这一百年中,生物的尸体不再被埋葬,僵尸和骷髅在白天也会在外面游荡。作为奴隶的低级不死生物充斥着整个大陆,甚至连保守的善良势力精灵也开始依赖这种廉价的劳力。对死者的尊重在大陆上消失了整整一百五十年。而这一切仅仅因为那个下午,维克斯的父亲不小心盗窃一张藏宝图。
    亡灵巫师的训练在痛苦展开。善良而无知的维克斯不喜欢看见将头骨当作饰物的老师,在她的眼里,骷髅,僵尸,吸血鬼不是可供操作驾驭的力量工具,而是夜里用来恐吓不愿睡觉的孩子的奇迹。亡灵巫师的课程进展的无比缓慢,她花了整整一个月终于熬制好自己第一瓶毒药,却失望地发现老师竟然当作止咳糖浆来喝。
    课程进展缓慢,当她终于学会利用蚯蚓的钢毛释放瓦解射线的时候,她兴奋地施展在了能看见的所有生物身上。当老师花了足足一个钟头为他们驱除魔法之后,她被处以虚弱和疲劳双重魔法,连吃饭的勺子都没有力气拿起来。为了改掉她滥用魔法的毛病,当她学会了召唤骷髅的咒语之后,法王亲自带她到埋骨之地让她把一座山一样的骨堆变成骷髅。从此,她养成了晚上用数骷髅来治疗失眠的毛病。
    花了半年时间进展缓慢地学会了初级的鬼神术和神秘术之后,维克斯终于表现出了被黑暗女神选定的素质,在无人指导的情况下学会了操纵尸体的进阶咒语,之后,三年的功夫里她掌握了宗师级的死亡法术,这一切即使是她的老师也花了十二年时间才能完成。
    她终于克服了对死亡的恐惧,开始和拥有强大智慧的吸血鬼开玩笑,和恶魔玩冰魔混战。不死生物和地狱生命都喜欢和她相处,她也在蔓延着死亡的国度找到了小时候在乡村的心灵宁静。
    她喜欢上了龙墓。最初是在里面和恶魔之子捉迷藏,后来发现等待一群骷髅和僵尸将战场上收获的黑龙仙女龙的尸体运回来是更有趣的经历。龙的尸体腐烂开始得很慢,然而一旦开始,却可以在两天之中除了骨头什么也不剩下。她更喜欢仙女龙,看着她的皮肤从红色蜕变成死亡的紫色让她陶醉,即使死了她也散发着花朵般的香气,直到拥有亡灵巫王用招魂将骨头制成骨龙。而黑龙的嘴巴总是充满了硫磺的味道,她钻它的消化道探险的时候常常需要吸血鬼的帮助。那种黝黑光滑的鳞片摸起来让她的身体燥热,就像是当年山德尔抚摸她的时候一样。
    就在那个时候,她喜欢上了一个优雅高挑的吸血鬼。吸血鬼叫阿留克,是亡灵王国的一名死亡骑士,一个统领幽灵团的英雄。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他正在着几百个亡灵之间休息。当时她并没有注意到被幽灵透明身体包围的阿留克,只是被那群不时将自己脑袋抛出去当杂技玩的幽灵吸引,像小孩子一样跑过去。一个幽灵在抛出自己的脑袋之后失手没有接住,然后就被大家当足球踢起来,脑袋在大家的脚下不断地诉苦,恳请大家把他安回自己的脖子上。在欢笑和哭闹之间,维克斯也忍不住踢了一脚。最后足球的哭声渐渐地大起来,阿留克飞起来,敏捷地抓住空中的脑袋,彭地一下给他安了回去。“玩自己的脑袋去。”他严厉地说,四周安静了下来,然后那个被当成足球的脑袋说:“谢谢敬爱将军,不过,我还有个忙请您帮一下。”阿留克看了他一眼说:“笨得要死,连自己的头都接不住。”幽灵接着说:“那个,可不可以请您把我送回我自己的脖子上去啊……”
    然后几百个幽灵忍不住一起大笑,维克斯甚至连眼泪都流了出来,跑过去帮可怜的幽灵找回了自己的身体。
    阿留克生前是精灵王国的神射手,在于边境和骨龙发生冲突,被咬死。然后立刻被招魂术转化成了吸血鬼。阿留克继承了精灵的智慧和英俊,又带上的吸血鬼的高贵。作为精灵他活了一百六十岁,然后又当了三十年的吸血鬼。时间的智慧令他战无不胜,然而在亡灵的国度只能当一个小小的幽灵指挥官。亡灵巫师是这里统治者,其他的,只是被赐予生命的工具。
    虽然维克斯明白这句话,但是青春的狂热让她无所顾忌。恋爱的热情从她传到幽灵,幽灵告诉吸血鬼,吸血鬼告诉冰魔,冰魔告诉恶魔,最后传到了亡灵巫王的耳朵里。“派阿留克去侦查独角兽森林。”巫王下达这样的命令。一周之后,逃回来的幽灵士兵告诉维克斯,阿留克在森林里被伏击,一只独角兽在临死之前把钻子般的角插进了他的脑门。
    她会来不及悲伤,巫王就命令她以英雄的身份统领骷髅大军前往火湖,去寻找传说中的龙麟盾牌的所在。
    
    
    在维克斯带来圣杯的消息之后,消息就像是长了翅膀一样在大陆上传开,和平像玻璃一样碎裂。在她在龙墓嬉戏之时,却全然没有想过生命上千年的龙死亡频率怎么会如此的高。
    维克斯对于混沌庇护所的了解仅仅限于书本上的知识,然而那些也足够叫她胆战心惊。可以在低等生物面前无声无息出没的盗贼,传说中看到她的眼睛就会被石化的美杜沙,承接着死亡和幻梦的激起你心中恐惧的梦魇,诞生于火山口包裹着火焰外衣的火怪,以及大陆所有生命毫无争议的至尊——黑龙。
    她看了看自己手下一团——1024名骷髅兵,知道虽然队伍貌似强大,然而却绝对不是战场上正面冲突的力量——甚至一头龙她都对付不了。
    她知道她的任务是寻找龙麟盾牌,也知道那支神器拥有为所有的友军带来抵抗火焰伤害的力量——这种力量正式面对龙,面对火怪,面对混乱巫师可以立于不败之地的。然而却怀疑这1024名骷髅兵能派上多大用场。
    行军漫长而艰苦,虽然骷髅战士不知疲惫然而速度缓慢。更痛苦却是没有一个可以理解她的伙伴,骷髅属于低等亡灵,没有自己的独立意识,只能服从命令。虽然部队上千,然而维克斯却有一种孑然一身的感觉。
    部队离开了死亡森林,踏入了混乱庇护所的领地。第一场遭遇战来得极为突然,甚至到了措手不及的地步。
    骷髅兵在大陆士兵排名中是最低等的所谓一级部队,而维克斯除了修习死亡魔法,根本不了解如何开展侦查。擅长隐身的盗贼部队无声无息地接近她,直到距离甚至可以直接把刀相向的时候,骷髅战士才发现敌人。这个时候,骷髅没有思想感情甚至成了优势,他们没有任何慌张,迅速地拔剑,开始近身战。
    反倒是维克斯自己慌了神,直到刀剑撞击的声音传来,她还没有弄明白敌人的数目到底有多少。一个人类站在骷髅群里太过明显,很快盗贼就意识到自己是首领,开始拼命地突破骷髅的封锁向她冲过来。她这个时候才清醒过来,发现,其实敌人不过在一百左右,按理根本不足为惧。“全军收缩包围。”她通过鬼神术命令自己的部队,发现其实对于骷髅来说,即使是一对一的战斗盗贼的实力也不如骷髅,虽然骷髅的动作稍稍迟缓,然而却对敌人雨点般的袭击毫无反应,倒是一剑挥舞下去,没有躲开的敌人往往身首异处。她一下恢复了全部信心,而这个时候,盗贼已经全部被歼灭,自己部队的损失却不超过二十名。
    她的第一场战斗开始和中止得不像样子,完全和她期待的辉煌战绩是两回事。招魂术施展之后,除了有了27名骷髅补充损失,甚至还有了一个幽灵。智慧不死生命出现的喜悦迅速掩盖了她战斗的不快,她立刻将这个几分钟前的敌人提拔成了军队的副指挥。
    从幽灵的口里,她知道附近的状况。这和她在死亡森林里了解的情况大大不同,这里已经不再是空旷安全的地域,因为不久前学院派遣金人在这个区域进行了疯狂地破坏和掠夺,这里已经派遣了相当数目的牛头怪守卫。
    “要回去请求别的部队来增援吗?”幽灵建议。争强好胜的人类的心这个时候压倒了她四年来在死亡森林学到的“一切为目标服务”的理念。“什么都没干就溜回去,岂不是太丢人了?”她想,却忘记了死亡森林里根本就没有所谓的丢人二字。她于是命令军队向火湖前进,深入到了敌人的腹地甚至到了丢盔弃甲的地步才找到龙麟盾牌,也算是不辱使命了。而时她却是雄心万丈,完全忘了刚刚发生的战斗中自己的失态。她并不了解牛头怪可怕,用盗贼的水平来揣测专职战斗的牛头怪的实力,这一点在战斗中吃了大亏。
    部队向北前进,浩浩荡荡的骷髅部队根本没有办法隐匿自己的行踪,当地居民对骷髅的恐惧远远超出了她的想象,她发现自己在这片大陆上是孤立无援的,人们宁可容忍胡作非为的盗贼甚至面目可憎的牛头怪,然而却无法容忍一群和善,不打搅人的骷髅。面对这空旷的村庄,她只有叹息,试图在木屋的床上找回小时候家里的感觉,却除了像一头猪一样累得趴下,没有别的感受。
    当面对第一次面对牛头怪的突袭的时候,她还惊讶于对方靠近的无声无息,后来才明白那是当地居民的杰作。
    坦率地说,除了头顶上那个头之外,牛头怪实在是长得很帅,但是巨大的喷着恶臭的呼吸的鼻孔实在毁完了他们的形象,然而他们的确拥有强大的实力,无论是攻击,防御,或者是生命,速度,都不是骷髅可以对付得了的,甚至五六个骷髅一拥而上,牛头怪只是一挥手中的巨斧,就将他们变成一堆白骨。他们对肉搏战的掌握已经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甚至十次攻击三次都会被他率先看破,格挡下来。第一次面对他们,维克斯看着严整以待的骷髅被呼啸而上的牛头怪切豆腐一样砍成碎片,惊得跳了起来。甚至有牛头怪冲到了她的面前,险险地将斧头从她的面门前挥过。惊惶之下,她甚至召唤了无比强大的死亡之手。将可以一次毁灭除了完全抵御魔法的黑龙以外的任何生物的死亡之手来消灭牛头怪,被提供亡灵巫氏力量的黑暗女神知道也会羞愧的。
    她的副官幽灵穿过骷髅群来到维克斯身边,用冰冷的接触将靠近的牛头怪老化,在他们行动迟缓的当口骷髅将他们切成碎片。他来回地穿梭忙碌,终于抽出孔对维克斯说:“瘟疫,疲劳,衰弱,别发呆,赶紧施法啊!”维克斯慌张地躲过一把飞来的斧子,从口袋里搜寻出施法的材料,向整个战场使用了瘟疫。
    染满了疫病的老鼠突然间像黑色的地毯一样盖满了整个战场,饥饿地朝牛头怪们扑过去,牛头怪虽然精于格斗,然而从来不知道该怎么对付一群疯狂的老鼠,虽然力量不大,但每口撕咬都带着致命的病毒。潮水样的黑暗向百余个目标袭拥去,像是地面突然耸立起的黑暗石柱一般。石柱疯狂挥舞着,试图将黑暗从身上驱逐出去,但是一点效果也没有。一拥而上的骷髅拼命地砍下去,疫病老鼠和牛头怪病态殷红的血像是从石柱上涌出,扑满了地面。很快,敌人全部被歼灭,而那时候,部队的损失几乎达到了五百。
    “如果你及时释放瘟疫,我们也许根本就没有损失。”维克斯开始让牛头怪的骨头离开身体,加入自己的行列的时候,幽灵在她耳边说。维克斯没有回答。过了快一分钟,她说:“不要指挥我。”
    这一次战争也许才该算是她面对的第一场站斗。用五百个骷髅换取了十八个幽灵,这样的交易是在是不怎么合算。随后她发现这群牛头怪是在当地居民的引来的,一怒之下,放火焚烧了整个村庄。
    敌人已经猜到她前进的方向,她只能期待敌人不知道她的目的。前往火湖的大路已经被用重兵封锁,据回报,敌人的数目超过了五百,靠目前的实力突破实在是没有可 3.用84消毒液稀释以后,稍微泡一下试试,不过一定要掌握好稀释的比例和浸泡的时间,这个和被染的衣服之地和被染程度有关系,最好多漂几次,宁可麻烦点,也不要漂过头了。
4.用安利洗
5.高锰酸钾和醋酸,做法是先将少许高锰酸钾溶于水,再将要漂洗的衣服放进去,要充分浸透,浸10至20分钟后,衣服会呈暗红色,将衣服拿起,洗一下清水;再将少许醋酸溶于水,把浸过高锰酸钾的衣服放入醋酸溶液中,衣服就会由暗红色慢慢转变为原来的颜色,并且染了色的地方也一并褪掉而不会损坏衣服原有的颜色.有时穿到发黄的衣服也可以用这个办法.
6.用含阴离子表面活性剂多的洗衣粉和洗洁精1:1加入温水中,把被染的地方放入温水中浸泡半个小时以上,再用手去搓洗。如果还是去不干净,就把全部的衣服都放进50度以上水中,加入少量的洗衣粉搓洗,利用该衣服的褪色来减小被染色的色差。
7.被染色的地方画成,或者绣上一朵花,一花遮百丑!哈哈^-^
8.将被染色处用水打湿.再将食用盐涂满.再用手反复轻搓.被染之色便没了.再用清水清洗即可.
9.把染了色的衣物放入盛有热水的盆中,每升水加10匙小苏打。用月桂树叶覆盖衣物,就这样放一夜,次日早上,清洗一下,你会发现它们又重现白.
注意:漂白漂出的衣服对身体不好,漂白是利用化学药品特殊锡化合物,是很强的氯制品,掌握不好衣服就会烧坏。帽子发黄了怎么处理我也来凑热闹:老文:《英雄无敌》(图1)有的是用高锰酸钾,再经双氧水强氧化漂白的,如果不白有的还加荧光增白剂。这些对人体都非常不利的.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黑帽SEO » 帽子发黄了怎么处理我也来凑热闹:老文:《英雄无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