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帽SEO黑帽SEO黑帽SEO

[衣裳饰品]黑色T恤 炎夏显瘦4大妙招(转载)晒晒太阳,就缓过来了。

  16
  没过几天,宝子来找我借钱,说是给他新近要追求的女朋友买生日礼物,打算要买块一百多块钱的手表。
  那女孩,和我们都是初中同学,叫小巍。宝子初中就一直暗恋她。最近才搭搁上,小巍在当时本市最著名也是唯一的一家夜总会——银河夜总会当服务员。小巍对宝子的狂热有点担心,所以欲罢还羞的,俩人关系还没正式确定。
黑色T恤 炎夏显瘦4大妙招
  那时的一百多块钱还是相当值钱的,小巍的一个月工资也就大几十块吧。
  
  
  
  
  我嘲笑他也太离谱了,给她送个生日礼物至于这么贵重吗?
  宝子发狠说不行,一定得送。
  我也没钱啊,于是和宝子商量着怎么弄点钱。
  
  宝子想到了卖血,我觉得也行就跟他一起打听着去了献血站。
  原来血站的血名义上不是买卖关系,是义务献的。
  
  导语:准备人气第一的百搭黑色T恤!它让你马上显瘦2kg,大V字领还有拉长脖子和瘦脸功效,裙式的下摆和袖口可以遮盖你略凸的肚子和粗粗的大臂,绝对实用,绝对显瘦。
  
  
   ⊙拯救壮壮宽肩
  
  我俩莫名地沮丧。
  
  但是血站领导目光灼热地盯着我们说,“不过我们有营养补助费,200cc35元,400cc70元。”
   系在脖子上的宽吊带让人忽视你宽大的肩膀,露出的一点点肩膀变得更加妩媚。
  “我献600cc!”宝子一听立刻来精神了。
  
  
  
  “那可不行,”领导说,“第一次献血最多只能献200cc。你们知道一次抽血过多对身体也不好。”
  “这么的吧。”我说,“他献400cc,我献200cc。”
  领导犹豫了下。
  宝子笑着看了我一眼。我说,“你女朋友过生日,总不至于我们俩献的一样多吧。”
  
  
  宝子满不在乎地对血站领导大声说,没事的,我体格好,400cc没问题的。
  
   ·宽条纹因为面积较大略显松散,所以要么搭配更紧凑的图案要么就选像今天这样的单色T恤,搭配起来很不错哦。
  领导笑说,“你们有身份证吗?”
  这下我们傻了,我们还没到办身份证年龄啊?
  
  
   ·造型建议:宽条纹比细条纹好,又色条纹简简单单,让人更显知性,大方。
  
  
   ⊙拯救平胸
  那时法定18周岁才办身份证。
  
  
  “正在办呢,马上就下来了。”宝子忙不迭地说着。
  “哎哟,”领导为难了,眼睛在我们脸上左扫右描的,“没身份证,不行啊。”
  “有啥不行啊?就差那几天啊!我没病没灾的,血贼香!”宝子都急了。
   平平的胸部穿黑色显得更平了,没关系!搭配鲜艳色彩的吊带可以造成胸部鼓起来的错觉!
  
  我听着都乐,看着那领导依依不舍的表情,自己都觉得那家伙象个大蚊子似的看着我们即将涌出的香喷喷的鲜血直咽口水。
  
  
  “就是,”我接着说,“你们血站上哪找我们这么好的血啊?”
  “你们真的想献血?”血站领导表情坚定了。“那我通融一次吧,你们身份证办下来后到我这补个登记。”
  
  走出医院的时候,我有点虚飘,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有点踩棉花的感觉。看看宝子还大步流星的混不吝。一点不像刚被抽了400cc样子。一边走,一边回头看我软绵绵的样子,然后大咧咧地说:“没事啊,晒晒太阳就缓过来了。”
  这句话让我至今想起来还心动不已,那时候真是年轻啊。在乎什么呢?好像晒晒太阳什么都可以从头再来了。
  
  我跟宝子抱怨说,“你没看那老B灯的眼神,看着我们的血,馋得哈喇子都下来了。你看看门口那几个献血的,黑瘦枯干,两眼昏黄,一看就是职业的。妈的,逮着我们这童子血,血站乐得屁眼都开花了。”
  宝子也哈哈笑,妈的,抽满了400CC,还又抽了我一管子。以前还真没注意,原来血是黑红黑红的啊。
  
  
  “靠,那是粘稠。质量好,没搀杂质。”我装明白,“妈的,早知道给兑点啤酒好了。”
  
  
  宝子东拼西凑地买了块一百三十多的手表,晚上的时候给他要追的那个女朋友送去了,俩人当晚就确定关系了。
   ·条纹拼色要少,基于本季简约风格,两到三种颜色的组合就足够了,条纹的组合越简单清晰就越显得知性。
  
  
  
   ·更多推荐:春天来了,衣厨里肯定少不了一件小衬衫,到底什么样的衬衫适合我们呢
  
  ⊙拯救大胸妹
  宝子后来跟我讲了事情戏剧性的一幕,晚上小巍下班,宝子把她拦住,俩人沿江边走。宝子把手表拿出来,小巍吓了一跳。宝子二话不说就给小巍往手腕上戴。小巍连说不要不要!然后竟掉头自己走了,宝子火了,奔过去,一个嘴巴抽得小巍晕头转向,宝子骂着,老子他妈献血给你买的表,你他妈不要?!你敢?!!!你不要,我就扔江里去。
  小巍捂着脸哭兮兮得半天,宝子把她搂过来又一顿赔礼道歉好言相劝。小巍扑到宝子怀里大哭说,“你怎么这么傻啊。”
  
  
  俩人就这么正式处上了,双方家长还见了面。直到三年后,宝子去乌克兰留学。俩人才不了了之。
   胸部太在就不要再遮挡了,否则会显得更壮哦!搭配性感觉的蕾丝吊带让你胸部露出一点,尽显性感而不臃肿。
  
  
  
  宝子跟我说的时候,眉飞色舞,告诉我说,“三!我发现了,要女人回心转意啊,就得大嘴巴抽,一抽就妥了。”
  
  
  
  “去你的吧。”我不以为然,“我发现你追小姑娘就知道放血,那年追小艳就写了几张血书;这回又献血买表。你是不是有放血情结啊?”
  
  宝子呆了半晌,呵呵笑起来,自己琢磨着说,“哎?你别说,还真是啊?我的爱情都和血有关。哈哈,赶明你就以这个为题,写个小说。”
   ·黑色T恤+一件蕾丝吊带衫,更显身材,胸口露出的蕾丝边,为女性平添一丝妩媚与柔美。
  “你那血呼啦的爱情就拉倒吧。”我愤慨,“你还欠我200cc呢。”
  “不就200cc吗?”宝子笑,“等你再想追那个小冬的时候,你献血的时候,我跟你一起献,还你就完了呗。”
  一听这话,我脑子里轰了一下,脑海中突然映射出,强子蹿到台球桌上挥舞着锓刀的画面。混子脖子上的鲜血喷射出来直冲天花板的壮观场景。一时又恍惚浮现出强子被枪毙时一枪爆头的热烈场面。血雾飞散。成群的苍蝇嗡地扎堆聚拢过去……
  “拉倒吧。”我制止了宝子的话,我几乎颤抖着声音,“再别说这不吉利的话。我可不想为个小姑娘把血都喷到墙上去了。”
  
  
  宝子走后,我一个人倚在床上复习功课,看着本书,呆了很久。
  
   ·搭配建议:春夏装也可以层次多元化搭配,一件基本款的吊带衫可以有N种表现形式,只要你能想的到。
  
  
  恍惚就睡着了,然后做了个乱七八糟的梦,一会是追杀,一会是逃亡。心里恍惚着好像自己是那个强子般为小冬杀了人,满手鲜血,命案在身,万念俱灰。一时又想完了,再也上不了大学了。然后是和小冬在人头攒涌的火车站告别,小冬哭喊着什么。这时候发现自己被抓住了,被几个便衣警察架着胳膊往后拖。隐约忽然觉得自己好像已经和小冬结婚了。于是哭着大喊,下辈子我还娶你!于是小冬真的穿着洁白的婚纱,婚纱上好像还沾着斑斑血迹。她被人墙阻隔着还向我执着地冲和大喊:下辈子我怎么认出你啊?!我一听也急了,担心下辈子认不出来她,几乎急哭,挣扎着向她冲。小冬这时用手比划着自己的鼻翼说下辈子我在这长个痣,你就认出来了。于是恍惚觉得小冬的鼻翼边上真的长了颗痣,觉得好丑,一时大急,不要长那里!!竟不知道她听着没有,人已经轻飘飘地飞了起来,就看见人群越来越小,离地越来越远。自己轻飘飘地直往上飘。一时心里也就淡定了,知道自己完了。抬头看天,蓝幽幽的无限深邃……
  
   ⊙拯救斜肩
  
  然后自己就醒了,一身冷汗,泪已满襟。定睛很久,才庆幸只是个梦,自己从没杀过人,来日依然可追。一时又嘲笑自己,难道对小冬竟真有今生来世的感情吗?
  
  
  
  我翻身下床到客厅去喝杯水,听见母亲在隔壁的卧室里唤我的名字,我答应了声,听见母亲说:“别学习的太晚了啊。早点睡吧。”
   ◆斜斜的肩膀穿起衣服总是感觉没有气质,只需要搭配小领子上衣,加系在脖子上的细吊带,就会平衡你的斜肩,让你肩膀变平!
  
  
  
  16
  
  星期天下午。
  
  
  
  
  
  
   ·像这样的小领子上衣加细吊带,比效适合有骨感的MM,不太适合大胸妹哦。
  
  
  我跟家里人编了个瞎话,出了门。
  手里拎着小熊公仔,那是给秀婷的生日礼物。
  
  秀婷家在郊区的山坡上,要走很长一段上山的公路。
   ·推荐几款:在炎热的夏季里,吊带衫是出镜率最高的,也是表露性感与女人味最浓的装备之一……
  太阳暖暖的,这是深秋里不多见的好天气。让人有感恩的冲动。
  间或有一两辆货车轰然驶过,有尘土飞扬让人靳鼻。
  
  
   结束语:对自己身材不自信的MM,可以选择一件这样的百搭品哦,黑色T恤败银120,品牌是Kaco,喜欢的MM可以去商场转转
    我骑着辆自行车,气喘吁吁地沿山路爬坡。路两边是高大挺拔的白杨树,沙沙拉拉地摇晃着枝头已经干枯了的叶子,地上的枯干的落叶被我的自行车迟疑地辗过,发出吱呀的声响。好像岁月流逝过后的叹息。
  我有些累,心里还反复琢磨着,我到底该不该去见小冬?见到后说什么呢?
  
  “我还爱她吗?或者说,我爱过她吗?”
  我停在路上思量着。看着地上的几枚叶子被和风席卷着,哗啦啦地扫过鞋面。
  我想象的爱情应该是纯粹的不顾一切的让我焕发出全部激情为之不惜生命的,和小冬的爱情是这么回事吗?
  
  我既给不出她任何承诺,也肯定做不到强子那么一往无前,也做不到宝子的那种率性而为,宝子至少现在知道她喜欢谁不喜欢谁,他为他的追求可以付出任何代价。我能吗?我好像只有梦里的哭泣和忏悔才让我感动,这就像我每天在她窗前唱歌一样让我羞于承认而不敢面对。为什么她第一次雨中接我,已经明显暗示我们的关系时,我脑子里的第一个念头竟然是“完了!”呢?我隐忧着什么?躲避着什么?
  
  前边不远处的拐角就是秀婷的家了。可以看到她家的院落里挺着几辆自行车还有辆摩托车,看来今天来的人也不少。里面依稀有些男男女女的欢笑。那里面也许就有着她的身影。
  
  我徘徊在秀婷家庭院的门口,跨在车上抽了两三颗烟也没能鼓起勇气走进去。忽然想起仅仅是两三个月前的那个细雨蒙蒙的黄昏,我第一次从后面向她企进,并坚决地和她并行而走时,心里真切的狂喜。当我歪过头和她说出第一句话“我可以做你的朋友么?”那时,我内心里根本不在乎她的回答。只充满了对自我表达的赞叹。我发现原来自己是个喜欢追求而又不喜欢承担的人。
  
  我停下车,拎着公仔走过去。在秀婷家的门口,我停住了,我把公仔挂在她家的门闩上。想了想,还是决定不进去了,转身就走。
  
  “不进去了?”迎面正好是秀婷从拐角的厨房走出来,手里托着盘子盛着几枚水果。她面色平静地,“我已经看你在门口站半天了。”
  “哦,”我把公仔从门闩上摘下来,递给她。“生日快乐啊。我还有事,得回去了。”
  “呵呵”秀婷接过公仔看也没看,“你考虑这么半天还是想打退堂鼓了?”
  “没必要了,”我平静地说,“缘分尽了。”
  “你们俩啊。”秀婷叹息一声,“怎么都这么别劲呢。”
  “我告诉小冬说你今天会来的,小冬上午就来了,中午吃完饭。别人打扑克,她就在边上傻坐着出神。跟她说话都听不见。坐了一下午刚才忽然坐不住了,非要走。我告诉她你马上就要来了。她也不听,急忙忙的,然后让我给你带句话。”秀婷平静地叙述着。
  “什么话?”我点着另一颗烟,镇定了下问。
  “只要你过得比我好。”秀婷一字一顿地说。
  “呵。”我吁出一口烟,“真巧,我也正想和她说这句话。”
  “她人呢?”我问。
  “走啦。也就10分钟前吧。”
  “我迎面来的,怎么没看着她?”
  “她说怕碰着你不知道怎么说,从后山小路走的。你要追这会还能追上。”
  我想了想,说,“不追了。算了。谁追谁啊??”
  秀婷颔首道,“你们俩挺有意思,也不知道为什么好了;也不知道为什么就分了;见不着都惦记,要见着了又都不敢见。”然后她盯了我一眼问,“你没事吧?”
  “有啥事啊?”我笑,“我回去了,你过生日吧。”
  
  我骑着自行车走在下山的路上,轻快飘扬。
  好像有眼泪朦朦地在眼前一再遮挡住视线。我屡次抬头看天,要把眼泪咽回到眼窝里去。
  初冬的夕阳红红的象个大橙子挂在树梢下面。晚霞灿烂如火,整个世界都笼罩在这种肃杀而温煦的气氛中。
  我对自己说:“没什么的,太阳晒晒就缓过来了。”
  
  
  17
  寒假过后,生机盎然。
  我在五月柳絮飞洒的时候开始了轰动一时的追求隔壁班一个写诗女孩的艰辛历程。在我有生之年能讲述的《西街故事》和《枯燥阳光》系列文章里将不同层面的叙述到那个更加悱恻凄婉漫长而不忍猝读的故事。
  
  只能说这个女孩没有让我失望,因为她让这个故事一直保持着单恋形态。这至少让我在接下来的高中年华里保持着旺盛的斗志和激情,并为此疯狂地迷上了写诗。写诗这件事应该影响到了我后来整个的学业生涯和从业生涯的价值取向。也许真相正如我所说,我喜欢追求,而不喜欢承担。
  
  七匹狼这个集体,在高三后就名存实亡了。期间也有小打小闹,也有凄惶吵喊,跄跄踉踉地毕了业,各奔东西。
  
  小马和小艳分手后和隔壁班的另一个女孩处了对象,依旧轰轰烈烈一番。女孩后来考上了北京政法,毕业后不知所终。小艳考上了师范,毕业后当了几年的中文教师,然后跟随爱人去了上海。
  
  小马和老滑在临毕业前的一次游戏厅的群体械斗中挂了彩。小马夺路而走,老滑被击晕。当时临近高考,俩人隐忍未发。高考结束当天,老滑带着几个社会上的兄弟血洗了那家游戏厅把当时动手的几个小混子堵在墙角狠揍了一顿,直到惊动了派出所才作罢。老滑因小马当日舍弃自己脱逃而一直耿耿于怀,从此俩兄弟心生芥蒂。毕业后老滑和小马双双去俄罗斯留学在同一个班级,竟然也就尔尔。三年后俩人从俄罗斯回国,老滑在家沉寂了两三年,之后考上了公务员当起了光荣的人民警察,现升为所长。成家生子后,其忧郁性格也逐渐荡却。他是个好警察。
  
  小马归国后一直做小生意,有赔有赚,不温不火。我结婚的时候,家里的朋友圈里只有他还没结婚,当了我的伴郎。有中年版赵本山垫底,我这个新郎也就不太显臃肿。据说他年初再去俄罗斯做起贸易生意,不闻其详。
  
  李光毕业后去了乌克兰,在乌克兰和宝子相遇,俩人过了逍遥的自由生活,挥霍一空。促使李光痛下决心下海经商。几年后李光娶了个略有背景的老婆,在黑河开了家餐馆间或做些贸易生意。现在据说带着几个俄罗斯的演出团体满中国找场子演出。据说鸟人是发了。今年春天的时候我、宝子和大鹏在长春喝酒曾邀他共聚,鸟人以在外地出差为由婉拒,并声称不日回来做东再聚。我等了20天直到回到深圳,鸟人的再聚也不知踪影。
  
  大鹏经历跌宕,高中毕业后,办出国日本留学,钱花了不少竟被中介的骗子讹诈一空。一年后,大鹏分别去了大连、深圳等地,是我们这群人里最早挣钱的,后因为酗酒,多次闹事,回到本市。又因酗酒,当街持枪恐吓,被剥夺了在金融系统工作的资格。之后百般消沉,一次械斗中被一群人打折了一条腿。朋友圈子里的大部分朋友几乎都因为大鹏的酗酒闹事不再与他来往,包括我们结婚的时候都没有通知他。大鹏孤独无栖,落寞寡合。直到三、四年前痛下决心戒酒自新,做起了家具生意。年初时曾来深圳,我用三扎啤酒对他三大瓶可乐把他灌倒,不亦乐乎。
  
  宝子经历了与小巍的爱情沉浮,93年初,去了乌克兰留学。去之前还曾帮我打了一架,捅了对方一刀,我很担心为此连累他出不了国,还好事情善终。98年回国一次畅聚一番,再次出国后,杳无音讯。直到2005年神秘现身,依然孑身一人,身无分文。这7、8年他发生了什么,有诸般猜测,但莫衷一是。2006年,我找熟人关系介绍他去了一家公司做业务工作,辗转鏖战至今。从他敬业的态度来看,宝子是吃过苦的人。
  
  和小冬仅有的一次见面是距离那次秀婷的生日后的四、五年以后,那时候我已经大三了。某个夏天假期回到本市,又是在公车上遇到她。
  那天车上人不多,我在空荡的车厢里无所事事。忽然看见了站在小冬穿着条红白花的连衣裙飘飘飒飒地站在过道中间。我从没见过她穿夏装,加上又这么多年没见着。一时还不敢相认,定睛了很久才凑过去。
  昔年含苞欲放清纯如水的小冬现在已经是成熟地繁华如梦,香浓欲滴,周身都散发着绚烂的女人气息。那时我才注意到小冬的身材确实是玲珑有致,有条有型。
  
  确认出她后,我侧脸忽然对她说:“你还这么漂亮啊?”
  她愕然地看着我半晌,一双水潭般的眼睛笑成了一对弯月。
  “你在哪啊?现在?”我们几乎异口同声地问。
  “我上大三了,都。”我首先回答。
  “真好,你是读的艺术吧。”小冬笑模笑样地问。
  “你怎么知道的?秀婷告诉你的?”我有点诧异,事实上我有好几年没联系过秀婷了。[衣裳饰品]黑色T恤 炎夏显瘦4大妙招(转载)晒晒太阳,就缓过来了。(图1)
  “你忘了我姨父在你母亲的单位吗?”小冬说。
  “哦哦哦。”我说,“你好吗?”
  小冬说。“很好啊。”
  “还在日本人那呢?”我问。
  “早不在那了,我换工作了。现在满好的。”小冬笑着说,我才注意到小冬脸上的白皙毕竟已经不如从前了,眼角纹也出现了。心里忽然满不是滋味。
  这时候车子已经快开到我家那站了。那个车站就是原来我经常在这接她的车站。我家已经搬到这面几年了。那瞬间,我犹豫了下,然后我轻松地说了一句,“你知道吗?小冬,那阵子每天晚上放学我都到你家的窗子唱一首歌的。”
  说完这句话后,不知为什么心里突然一桩心事土崩瓦解般的轻松起来。
  “是吗?”小冬的眼睛睁得好大,灿烂的笑容还僵持在脸上,眼睛里闪烁着难以置信的神情。
  “是啊,”我随口说着,“不然那天下雨你怎么能接到我,我家不在那站下的啊。”
  “你可真……”小冬笑着叹息着,“我都不知道……”
  “那时候我也没想让你知道……”我说,心里忽然泛起了一丝动情的感动,“那时候,恩,对不起啊。”
  “啊。”小冬还沉寂在莫名其妙的情绪中,“什么对不起啊。怎么这么说呢。”
  这时候,停驻的车子已经要离站了。我瞬间下了决心对她说,“我到家了,下车了啊。”
  她反应过来,脸上又洋溢起笑容,然后她说,好的,拜拜啊。
  我下来车,在车下向她招手,看着她招手时的笑容倏忽远去。
  
  又是个夕阳如歌的黄昏。我在路上往家走,心里豁然开朗又倏然怅惘。街边一个夜总会正在播放童安格的一首老歌《花瓣雨》。正是那几句缠绵悱恻的华彩:
  花瓣雨
  就像你牵伴着我
  失去了爱
  只能在风中 坠落
  
  脸上或泪或笑,再次想起宝子著名的名言“没事的,晒晒太阳就缓过来了。”
  或有哽咽难言,一时难以平寂,直视夕阳,如泣如诵,仅能对自己说:是啊,青春无悔。
  
  
  2007年8月18日星期六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黑帽SEO » [衣裳饰品]黑色T恤 炎夏显瘦4大妙招(转载)晒晒太阳,就缓过来了。